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72、告密与陷害  

2010-04-26 08:36:5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2、告密与陷害 

 

        三十四年前,一封告密信将我置于不仁不义百口莫辩的尷尬境地。至今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那是上山下乡的第六个年头。随着招工招生的重新启动,知青政策有了些许松动。知青的家长们各显神通,竭力通过各种渠道让子女尽早逃离苦海。留守农村的知青除了少数是家中实在无能为力的平民子弟外,就剩我们这些被打入另册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了。

        那时,散居各插队点的知青几乎都独处一隅形只影单,只有赶场天(周日)才有机会从四里八乡赶到场坝(小镇)上匆匆一聚。

        我插队的地方在湘黔边界深山老林中的独家村。每次与其说赶场还不如说是赶路,因为那条崎岖蜿蜒的山路实在是太长了,清晨出发赶到小镇已到正午。如果在小镇呆的时间稍长,天黑前就根本无法赶回自己栖身的小屋。

        因此,性格内向又不善交际的我变得郁郁寡欢更加孤僻,在留守知青中除了另一公社的挚友小青和友生外,再无可以交心的朋友了。

        又一个赶场天。一踏上小镇街头我就觉得不对劲:那些不十分熟识的同学的目光赤裸裸地流露出对我的轻蔑与鄙视;相识的同学也对我爱理不理,极力回避我的目光,有的甚至视如路人与我擦肩而过。

        我狐疑地在小饭店找到小青想探个究竟,但小青对此也一无所知。只好等友生来后再看看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终于盼来了友生。不等我开口他就毫不客气地盯着我:他们说你是点水雀!

        点水雀告密者?我如五雷轰顶莫名其妙。

         “你给知青办写过信?

         “写过,我没有理由否认:这事小青晓得。

         我晓得,小青立刻证实道:那封信我看过,与别人无关,我可以证明安平不是那种人。

        一周前我确实给知青办写过申诉信。在信中我竭力为自己辩护,声称自己不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因为家父(省水文总站的工程师)于1958年因言获罪,被判刑3年。但早已刑满留场就业,不再是五类分子,应该由敌我矛盾转化为人民内部矛盾。因此我不是黑五类,不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范畴。

       我天真地以为,凭我的申辩和劳动表现(这从公社对我的屡次推荐可以证明),知青办也许会在政审时放我一马。圆我的上学梦。

       今天看来,那时的想法实在愚蠢之极幼稚可笑。因为否认自己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立论本身就是无法自圆其说的悖论。否认的结果无非两种:其一,承认自己是不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其二,证明自己是不用教育就好的子女自来红。前者当然不是我的本意,后者却绝非我辈能享受的殊荣。

友生让我知道了原委:上周确实有人在知青办看到用我的名字向知青办写的告密信,告发佘某(我们公社另一个大队的知青)曾经在镇供销合作社偷窃过一把小刀。

       这事此前我毫不知情,告密从何谈起?我真比窦娥还冤啊!

       尽管我历来反感饥寒起盗心之徒,也不屑于与偷鸡摸狗之辈为伍,但我更恨暗地告密的奸佞小人。我怎么可能与其同流合污呢?

       怀疑猜忌和中伤依然在知青中蔓延。没有人站出来公开与我理论,我无法自证清白,更无处鸣冤。

       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盗用我的名义告密?我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不善交际,但我向来与世无争,从未在知青中得罪过谁呀。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除了继续忍受白眼和误解,我又能怎么样呢?随它去吧。

       告密信没有奏效,佘某还是被省水电学校录取了。

       一年后,我与小青一起造访原知青办主任周立金。自我介绍之后,周很奇怪地问:你就是王安平?”“是啊。”“你与竺某有啥矛盾?”“没有啊。”“那她为什么要用你的名字写举报信呢?

        天哪,陷害我的人竟然会是她!

        这真应了那句古老的名言: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竺某是本公社三个留守知青中的唯一女生,在佘某相邻的小队落户。她曾告诉我,同伴们离去后,为预防不测,孤身一人的她每到夜晚就紧闭门窗,就寝时绝不会忘记在床头放一把锋利的柴刀。

        我同情她的处境,更钦佩她的勇敢与坚强。在原先离去的同学和我的眼中,她是既善言谈又活泼大方颇有教养的女子,这从大家送给她的雅号—“博士便可见一斑。

        她对我俨然以大姐自居,曾用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安慰屡遭政审打击抑郁沮丧的我。而我也乐于在偶尔搭伴赶场时充当她的临时保镖。

        此刻,她在我脑海中的形象轰然坍塌,剩下的只有愤怒、鄙视和厌恶。

显然,当初她企图一箭双雕,用告密信阻止佘某进入水校以便自己取而代之,同时将告密者的恶名转嫁到我的头上。

        可怕又可恶的女孩!

        真相大白。我却无力诏告天下洗刷冤屈。因为那些留守知青们早已带着对我的误解陆续离开了农村。而竺某也悄悄转点不知去向。

 19981230,我应邀参加本校(贵阳市第十六中学)赴天柱知青上山下乡30周年纪念会。

        之前我反复考虑怎样找竺某算帐:是单独质问她?还是当众揭露她?我太想出出这口憋在胸中长达24年的恶气了。如果她主动赔礼道歉,我能不能原谅她?我该不该原谅她?

竺某没有出现。

        今年,我又将参加本校老三届同学离校暨上山下乡40周年纪念会。但我已经没有找竺某算帐的冲动和与她理论的兴趣了。

        年近花甲,昔日的怒火和怨恨已趋于平静。回顾历史,我以为是畸形的年代让竺某产生了畸形的心理,是特殊历史时期恶劣的政治环境扭曲了她的人格。从这个意义上讲,她又何尝不是可怜又可悲的受害者呢。

        当然,这绝不能成为她告密和陷害别人的理由!

        我想类似竺某这样的告密者在当年的知青中也许不乏其人,如果他们能够重新审视自己当年的丑陋行为,真诚认真地反思和忏悔,也许会得到受害者的宽恕吧?

        因为我深信,道德法庭只对道德尚存良知未泯的人具有威慑力。

        仅此而已。

2008-11-28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人是社会综合关系的产物。在那个时代,人的劣根性被激发出来也在情理之中。好在时间是治疗创伤的良药,作者的大度也令人佩服。

——老知青网友深山有道2010-9-2 19:48:00

深山有道网友说的好啊,“人的劣根性被激发出来也在情理之中……作者的大度也令人佩服。”在那个年代,尤其是文革的恶劣影响还在,“人性恶”还经常在某些时刻、某些人身上有所显现。但随着岁月的消逝和观念的转化,怨恨也逐渐淡化。我所在的知青点,也有同样令人发指的行为,比如有高中男生领着初中男生到我们女知青屋里抢去口粮……等等。教育我们如何生存的往往是反面的东西,这对我们的良知是个考验。

——老知青网友信手琵琶2010-9-3 20:03:00

“人的劣根性被激发出来也在情理之中……”其实啊,人的心里既有积极的东西也有消极的东西,它们会在不同的情况下此消彼长。尤其是在社会大环境处于动荡时期,人的消极因素就更容易被调动出来。即使现在,一些人经不起诱惑也能做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蠢事,这也是消极因素被激发的结果。

——老知青网友亦童亦叟2010-9-4 0:46:00

知“恕”易,行“恕”难。知难而能行,方为可贵!

——挚友玩墨者2010-10-15 14:48

相逢一笑,何必计较,几十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值得追究的,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大度留给他人的永远是宽容。。。。

——湖南知青网友三人2010/12/11 0:11:00

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了,也就将不愉快的过去都忘记了吧,我相信你是一个大度之人。祝你现在天天快乐。

——湖南知青网友蓝箭2010/12/12 1:09:00

她比你更可怜,你扭曲的是生活路线的轨迹,她扭曲的是原本纯洁的心灵!

——湖南知青网友顾月影2010/12/13 11:27:00

那个年代,人的心灵是扭曲的,为了所谓的zhengzhigeming,一些人什么事情做不出?

的确几十年过去了,我也认可你放弃与其去算账、理论的打算。知道其人的为人,从此不与其为伍便是了。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0/12/16 21:55:00

你的涵养本来就好,那曾经流逝的岁月经历多多,更能锤炼人的意志,让人逐渐成熟、完美。你对“小人”的宽容,更能体现出你的素质和品格。深感佩服。这件事我好象听你说起过。

——老友冬雪2011-07-11 17:10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一阵风地吹去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善良的人!

——网易网友七分队2011-12-07 16:59

40年多过去了,已经没有找竺某算帐的冲动和与她理论的兴趣了。是啊,她何常不也是受害者呢?祝朋友秋日平安,新周快乐!

——网易网友平凡老头儿2012-09-03 17:16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也许,她这几十年中一直在为这件事而羞愧,否则,为什么不敢面对你呢?

——老友明月依旧2012-03-11 20:14

拙作中对竺某其人的剖析和自己的观点,得到众多网友的支持(我曾经将此文发到多家知青网站)。如果说写文章时还有一丝怨气的话,时至今日也烟消云散了。我校四十年聚会,她依然没有出现。听小宝说,她郁郁寡欢。“想不到原来那么开朗活泼的人会变成这样……”(小宝的原话)

谢谢老同学的点评!

——自强不息回复 明月依旧2012-03-12 08:47

当年无端遭污陷,

只因她人想升迁,

本来一肚怨气冲,

如今思来已释然。

——老友龙行天下2010/12/20 10:00:00

看了自强不息的“告密与陷害”,使我想起很多早已“忘却”的往事,我插队时也曾遭人(知青)陷害,被送进“学习班”,当真相大白时,我和公社的武装部长反倒成了好朋友。对于陷害者,我知道是谁,但我没找他算账,直到今日我也不理他,这种人不值得理。我同意你的话:“回顾历史,我以为是畸形的年代让竺某产生了畸形的心理,是特殊历史时期恶劣的政治环境扭曲了她的人格。从这个意义上讲,她又何尝不是可怜又可悲的受害者呢。当然,这绝不能成为她告密和陷害别人的理由! 我想类似竺某这样的告密者在当年的知青中也许不乏其人,如果他们能够重新审视自己当年的丑陋行为,真诚认真地反思和忏悔,也许会得到受害者的宽恕吧?”

——中知网友老连2010/12/20 14:40:00

这种人这辈子一定会遭到良心的谴责!

——中知网友槐乡2010/12/20 15:45:00

当年为争取上学、招工的机会,即使是一个班的、一个青年点的,也会各显神通,因为机会难得,难免有的人剑走偏锋。自强不息遇到的就是一例。其实,那个当事人也很可怜,她付出的代价是永远无法面对当年被她伤害过的同学。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0/12/20 19:36:00

千版:谢谢您!你说得对,那个当事人也很可怜,她付出的代价是永远无法面对当年被她伤害过的同学。我校两次知青聚会,她都没有露面。几十年过去了,大家都到了花甲之年,也不知她是否能看到我的文章,但愿她能够从曾经伤害别人的阴影里走出来,独自真诚地反思、忏悔,健康快乐地安度晚年吧!

——自强不息2010/12/21 17:01:00

我所在的生产队先后接收过多批知青。我们那一批是最团结的。抽调时都是互相帮助,你推我让的。第二批知青是72年下乡的,到开始抽调时曾有过些矛盾,当时我还在队里,给他们做了些工作,后来也都不争了。再以后的每批人数都不多,我也走了,就不知道怎么样了。估计也都是各显神通了吧。

——老友龙行天下2010/12/21 9:47:00

真羡慕你们拥有团结的集体。患难见人心,抽调时互相帮助,你推我让,多么弥足珍贵的知青情谊啊!

实事求是地说,为求升迁各显神通并没有错。而不择手段伤害同类的人毕竟是极少数。

——自强不息2010/12/21 17:17:00

楼主悲天悯人,充分理解他人的不幸!让人钦佩!

——老友龙行天下2010/12/23 8:45:00

毕竟多少年过去了,懵懂青年已进入花甲,没有什么看不透、想不开的了,平安之夜我们也向当年的告密者送上一份祝福,希望她不再为陈年旧账所累,能够平安、开心。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0/12/24 16:37:00

竺某不如诚恳地道歉求得被伤害人的谅解,也好放下心中的石头。

——中知网友卷耳2010/12/29 22:42:00

您说得对,谢谢关注点评!

不过对我而言什么都无所谓了。

但愿她能够过得好吧。

——自强不息2010/12/30 10:05:00

“我校两次知青聚会,她都没有露面。”也许她带着沉痛的自责和悔恨已驾鹤西游,说不一定。您就宽恕她吧,上帝保佑,阿门。

——挚友孙伯江2012/9/5 16:20:00

伯江您好!谢谢您关注我的旧作!如您所知,我早就对此事淡然处之了。据我所知,她还健在人间。只是很少和原先的同学交往,家庭不是很顺,先生几年前病故。当然,这些情况都是我的知青好友今年看到我的博客,获知我的这段遭遇后告诉我的。朋友还说“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也许,她这几十年中一直在为这件事而羞愧,否则,为什么不敢面对你呢?”

而我的挚友老孔非常赞赏我的观点,并留言:“知‘恕’易,行‘恕’难。知难而能行,方为可贵!”

但愿她能够摆脱生活的阴影,健康快乐地安度晚年吧!

——自强不息2012/9/6 10:14:00

那个年代为了达到目的,是有那么些人不择手段,行贿,走关系,从那个时候腐败就开始。我想你是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应该用理性去对待。

——新浪网友603室的清茶淡饭2013-3-4  11:10

在那种情况下,正常人的做法是表现自己,而不是嫁祸于人,她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3-4  13:20

谢谢“603室的清茶淡饭”、“雁归烟霞”二位好友!

无耻,是无耻者的通行证;善良,是善良者的座右铭!而我,不过是善良无辜不幸遭遇无耻自私之徒罢了。

拙作写于四年前。在我校“老三届离校暨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纪念会”上,竺某依然没有出现。而今我更是没有兴趣与她理论了,就让她安静地安度晚年吧!

——自强不息2013-3-4  17:15

那个年代让人的心灵扭曲、失去的是善良可爱。落井下石多了去了。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3-4  21:55

拜读并欣赏嘉文!向知青战友问好!我也是个知青,特别关注知青题材的博文,我会关注你,并抽空一一拜读博文的。祝好!

——新浪网友淡紫2013-3-6  15:08

在文革中,人性的扭曲,人人自危,陷害他人不足为奇,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吧。

——新浪网友心随志远2013-3-11  20:55

可怜的污蔑者,她会为此内疚终生的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3-13  18:44

回复 上海跃进农场三连:我的同学们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也这样分析,认为这是她至今不敢面对我的真实原因。其实,我已经不想再和她理论了,就让她安静地度过晚年吧,她毕竟也是受害者啊。

谢谢好友的来访!紧握您的手!

——自强不息2013-3-14  08:16

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嫁祸于无辜,实在应归于小人之列。老兄是个厚道人,说的也对,时过境迁,大家都已步入迟暮之年,她若良知未泯,自当坐在夕阳下悔忆当年;即使不存愧疚之心,也让她静静地安度晚年吧,毕竟也在上山下乡的激流中沉浮多年!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7  13:27

回复 上海周忠明: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老是在设想与她见面的情景,设想怎样开口,最终都被一一否定掉了。当我决定放弃追究她时,才真正平静下来。挚友小孔(现在应该叫老孔了)说得好:“知恕易行恕难。”学会宽恕,才能超越自我,活得更加舒心、坦然。

——自强不息2013-4-18  10:37

正当抽调紧张时,

出现被诬告状事,

得知真相很生气,

至今不追信丑实。

——老友龙行天下2014/3/13 8:09:00

明枪好躲,暗箭难防。知人知面难知心,“博士”太阴险了,真是可怕又可恶!如果她有良心,定会谴责自己而忏悔。

往事如烟,随风消散,忘恶存善,宽怀心安。老兄多多保重!

——挚友孙伯江2014/3/13 8:45:00

伯江早上好!非常赞同您的观点:忘恶存善,宽怀心安。虽说知(恕)易行(恕)难,但历尽磨难终于苦尽甘来,早已过了耳顺之年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紧握您的手!衷心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自强不息2014/3/14 10:00:00

孔子说:“巧言令色鲜矣仁。”某些能说会道、和颜悦色的人,其实靠不住。知青渴望招生招工,但是靠陷害来打击他人的,真是小人。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3/13 15:57:00

老农老友早上好!谢谢您的深切理解!

拙作《告密与陷害》动笔之前,这件对我伤害极深的往事如鲠在喉如芒在背,那种无处伸冤无处倾诉无处辩解以及遭人误解遭人白眼的滋味实在是太恐怖了。当我完成初稿特别是当我首次将其在网上公布后,立即得到了众多知青朋友的理解和支持,才如释重负。多年的纠结终于化解开来,对告密者的刻骨仇恨变成了可怜,毕竟,她也是上山下乡和恶劣政治环境的牺牲品啊!

——自强不息2014/3/14 10:18: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73、政审》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222983744369/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