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足迹]28、难忘的旋律  

2011-11-21 15:47:3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难忘的旋律

自幼受双亲影响,我对音乐情有独钟。而今年过花甲,依然忘不了幼儿园老师教唱的外国民歌,忘不了读小学之前家父一句一句教唱的《美丽的姑娘》和《燕子》。

更让我忘不了的,是知青岁月里同学们传唱的那些被当时主流媒体视为“黄色”和“有问题”的——优美动听的中外歌曲;忘不了那些用歌声陪伴的蹉跎岁月。

 

无论在懵懂无知的下乡初期,还是在历尽坎坷尝到人间冷暖窥见世态炎凉的时候;无论在同学们欢聚一堂的美好时光,还是在独居山乡孤独落寞的漫漫长夜,只有歌曲是我们抒发情感、排遣迷茫忧伤的忠实伙伴。

 

阿四嗓子不错,而且比较大方说唱就唱。面对白茫茫的山林他张口就来:“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那低沉忧郁略带伤感的旋律一下子深深吸引了我。

虽然眼前的情景与俄罗斯相去甚远,但满天飞舞的鹅毛大雪和屋檐下挂着的冰柱,南方农村罕见的寒冬和初次尝到的离愁别绪,与歌曲的情绪那么吻合,让人产生共鸣,我很快就跟阿四学会了这首《三套车》。

 

筱君在校时是班里的音乐科代表,据说嗓音极好,但平日里难得听她亮嗓。不知是因为大家初次接触有些矜持,还是真人不露相?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那时我初学拉二胡,只要她听到《婚誓》之类的曲子,就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提醒我:“当心啊!这首歌有问题!”于是,我的练习曲就立刻变成《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毛主席》或《王杰小唱》之类的了。

 

我和阿四、老十外出归来,听到筱君在溪边洗衣服时唱《清粼粼的水来蓝蓝的天》,嗓音果然名不虚传。

“……昨夜晚小芹我,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二黑哥当了模范。人人都夸你,夸你是神枪手,人人都夸你打鬼子最勇敢……”

清纯的歌声在山谷中回荡,让人生出几多遐想。

 

夏天出工,在最边远的大坡(地名)薅桐油树林。对面山上人影晃动,世枚眼尖:“老王,你们同学也在那边仰工(仰工——当地方言,做工、干活之意,笔者注)呢。”

仔细一看,果然是邻队知青点的同学。那一刻我真想唱“对面山上的姑娘,你为谁放着群羊……”然而阿四、筱君他们就在旁边,我不好意思班门弄斧,况且贸然开口也害怕显得唐突,只得暗自反复默唱。

 

我从小比较内向腼腆,学生时代参加学校歌咏比赛时,就老想往后排躲。无奈老师偏偏要让我站前排中间,让我忐忑不安手脚都不晓得怎样放才好了。

但我独处时却喜欢唱歌,喜欢自娱自乐。

到白市寄信、取信归来,走在高高的兰溪山岭上,头上是阵阵松涛,脚下是厚厚的松针,空中弥漫着浓浓的松脂香味,让人情不自禁放开喉咙:“冲破层层封锁线,展翅飞向华蓥山,华蓥山上么茫苍苍哎,万年的青松遍山岗啰喂,松涛阵阵噻,如海啸啰喂,好一片啰喂好一片雄伟气象哎雄伟气象……”

    同时收到四封同学和家里的来信,兴致特高。唱了歌又唱京剧:“那一天同志们把你夸,在一起议论你沙妈妈——”

“妈妈”的拍子还未拖足小路却转了弯,一眼瞅见坐在路边休息的五六个陌生的女同学一起扫过来的目光,我顿时收声敛气,面红耳赤地快步从她们跟前走过去……

后来和筱君谈及此事,她告诉我那些都是初一和初二的同学,那次是到湖南赶场。她们还对筱君说,“沙妈妈”走得真快!我疑心与她们不期而遇时自己的窘态一定成为她们的笑柄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我们独家村的知青点每当有同学来访,寂静的山林就会热闹起来。虽不至于夸张到“真是乐死人”的地步,但那《真是乐死人》的歌声却让大家暂时忘却了眼前的烦恼和处境,唤起对学生时代美好时光的追忆。久违的老歌一次又一次响起。只要有人起头,不管是小学时的《歌唱王二小》、《让我们荡起双桨》,还是中学时的《洗衣歌》、《金珠玛米亚古都》;不管是《敖包相会》还是《红梅花儿开》,大家都会兴趣盎然地跟着唱起来。

《智斗》人人会唱。没人指派角色,大家自然分成三伙,想唱谁都行,唱二角三角也不会有人干涉。女声不够时男生们便尖着嗓子加入阿庆嫂一伙,唱跑调时惹得哄堂大笑不得不终止“演唱”,更是时常发生的事情。

当然,大家最喜欢唱的是那些与爱情有关的中外民歌。

在这远离城市政治喧嚣的山村,不必担心有人上纲上线乱扣帽子,也不必害怕哪个会去告密。什么“阶级斗争”,什么“路线教育”通通抛到九霄云外。大家随心所欲,想唱就尽情地唱,想笑就开心地笑。就连个别平时比较腼腆矜持的女同学也情不自禁地参与到大家的合唱中来……

有女同学调侃:“男生(对女人)好像有些孱头。不信你们听那歌词:你的歌声迷了我,我从山上滚下——哎呀呀,你的歌声婉转如云霞!”

男同学立马反唇相讥:“你们不孱头——少女的思恋没法讲出来!”

这下可好,惹得女生们群起而攻之:“是哪个愿做一只小羊蹲在她身旁?”

“是哪个愿让那皮鞭敲打在身上?”

“是哪个让人家赶着马车还要带上嫁妆、妹妹来?”

“带妹妹来?想得美!没有比这更孱头的了!”

七嘴八舌一阵猛轰,直轰得男生哑口无言偃旗息鼓,舌战以女同学们大获全胜告终。

 

欢乐总是那么短暂,世上从来没有不散的宴席

同学们离去后,我们又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特别是同伴们相继返城之后,我曾一度陷入抑郁的自我封闭状态。

面对黑魆魆的夜空,我情不自禁地唱起了《秋水伊人》。

“往日的欢乐,反映出眼前的孤单”正是我彼时彼地的真实写照。

可是,忧伤又有啥用呢?我为自己的软弱暗自羞愧,不知怎地突然想到了《夜半歌声》中的宋丹萍。

 “空庭——飞着流萤,高台跑着狸鼪,人儿伴着孤灯……”

 

次日出工只有我和桂花佬修田坎,歇气时,桂花佬问我:“王,昨夜你唱么个歌?”

“昨夜?”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老人,不知他想知道啥。

见我没吱声,老人又说:“我好像听你唱什么刑余的史臣。”我这才明白老人指的是《夜半歌声》,赶紧告诉了他。

“你知道刑余的使臣是哪个吗?”“知道,是司马迁。”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吸了口烟,缓缓地说:“司马迁,了不起!歌里何至(何至——当地方言,怎么、怎样的意思。笔者注)讲他?”

“歌词里说:我愿做刑余的史臣,尽写出人间的不平!”

“呵呵,是这样,讲得好!”老人便要我唱给他听。

我其实不喜欢独自在人前亮嗓,尤其害怕在人前露脸。不过此时仅有桂花佬一人,老人平日里对我不错,我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硬着头皮放开喉咙:“空庭——飞着流萤,高台跑着狸鼪,人儿伴着孤灯,绑儿敲着三更。风凄凄,雨淋淋;花乱落,叶飘零……”

老人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听我唱完又问我:“还有一首呢?我听起来有点凄惨啊。”

“啊,另一首叫《秋水伊人》,也是电影插曲。是部老片子,叫《古塔奇案》。”

“奇案?”老人兴趣大增,“讲的么个事情?”

“我没有看过,真的不晓得。”我很遗憾地告诉老人,并在他的要求下详细地把歌词背给他听。

“写得好写得好!”老人连连称赞,“听起来一定是个很悲惨的故事!”

 

和小孔的相遇、相识、相交到相知成为挚友,让我从抑郁的自闭状态中走出来。

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尤其在我们全力复习功课备考的日子里:在清水江游泳后我们会在木排上对着碧绿的江水唱《乌苏里船歌》;在赶路时会对着山野唱《马儿啊,你慢些走》;在灶前做饭时,更是一曲连着一曲地唱到开饭。

 

独自在生产队出工,我也会用歌声调节情绪。

上山砍柴:“太阳出来哟喂,喜洋洋啰啰喂,挑起扁担朗朗喂,咣策,上山岗啰啰喂……”

工间歇气:“汾河流水哗啦啦,阳春三月看杏花,待到五月杏儿熟,大麦小麦又扬花……”

收工回家:“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曲折的小路……”

沮丧时:“我,我瞎了眼!我,我有罪!不知那天上的风云,就不该轻易地高飞。魔鬼迷住了我的心,猎人的眼睛蒙上一层灰。分不清恩人和仇人,分不清善恶和是非……”

 

高兴时:“冬不拉,弹起我的冬不拉……”

 

想家时:“纵使游遍美丽的宫殿享尽富贵荣华,可是无论我在哪里总怀念我的家。好像天上降临的声音将我亲切召唤,我走遍海角天涯总怀念我的家……”

 

报考落空,招工无望,前途渺茫。酷爱提琴的小孔创作了一首《命运》:啊!命运啊,是谁掌管命运?为什么这样残酷?为什么这样无情地作弄我……

词曲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当时我们的心境。

 

在农村代课时,学校没有提供音乐教材,我只好向已经回贵阳的小孔求助,他很快给我寄来几首最新的电影插曲。

我很喜欢《青松岭》的插曲《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便用毛笔将它抄写在大纸上,准备教同学们。小学部有位老师看见后试着哼了一下说:“这首歌不怎么样啊。”

下午上音乐课,我让孩子们安静下来,听我试唱:长鞭哎那么一呀甩吔,啪啪的响哎,哎咳咿呀,赶起那个大车出了庄哎哎咳哟……

孩子们的兴趣被提起来,认真跟我一句一句地学唱。

下课后,好几位老师都来找我借歌谱,并且打听我从何处找到的资料,还有没有好听好教的歌曲。我如实相告,并把小孔寄来的歌谱全部给了他们。那时学校没有专职的音乐教师,也真难为这些任劳任怨的农村老师了。

 

几十年后,当我参加同学聚会时拿起话筒,在卡拉OK伴凑中演唱《梭罗河》时,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腼腆和羞涩,大大方方在同学们面前亮嗓:“美丽的梭罗河,我为你歌唱,你的光荣历史,我永远记在心上。旱季来临,你轻轻流淌,雨季时波涛滚滚,你流向远方……”

同学们为我的变化高兴,我更为彼此的友情感动。我唱了一首幼儿园时学会的外国民歌答谢大家:“那天我打从你门前过,你正提着水桶往外泼,泼到我的皮鞋上,街上的行人笑呵呵,你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就眯着眼睛望着我。你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就眯着眼睛望着我。”

诙谐、俏皮的词曲逗乐了大伙。“他记性真好!”有同学的称赞传入我耳中。

而此刻,我想起了教我这首歌的肖丽华老师,还有她的儿子——我的同学黄存新,不知大洋彼岸的他们是否安好?

我默默地遥祝她母子健康长寿、幸福吉祥!

2011-11-18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情真意切。在遭遇人生的低谷时,我也常常会独自唱歌以排解胸中的郁闷。所以有同感。

——中知网友万花筒2011/12/29 10:02:00

    天下知青是一家,所唱的歌曲和戏曲几乎相同,深有同感。

——挚友孙伯江2011/12/29 11:27:00

       年轻真好,活力四射,即使农活再累,生活再艰苦都能听见他们的歌声。那真是难忘的岁月,难忘的旋律。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1/12/29 21:03:00

        歌声伴随着我们度过知青岁月,知青的歌声曾响澈在祖国的四面八方!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12/29 22:38:00

        生活里有了歌儿,日子就好过。生命里有了歌儿,这辈子就好过。

——中知网友晓寒2011/12/29 23:11:00

       上山下乡当知青,生活处处伴歌声,喜怒哀乐全要唱,表达各种细心情。

——老友龙行天下2011/12/30 9:10:00

          他记性真好!

      那些几乎已经遗忘的歌词与旋律,让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挚友玩墨者2011-11-25 17:25

    音乐给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插队生活带来些许欢乐,真羡慕老兄有如此高雅的爱好!我们那时候就知道喝酒,每人手里一根咸豆角,就能喝掉一瓶烈性酒。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8  12:46

    唱歌,苦中作乐,知青们,都是如此。

——新浪网友天敌乙2013-6-21  03:17

        文中说:大家最喜欢唱的是那些与爱情有关的中外民歌。深有同感。

        我们大队知青除了唱中外民歌,还有不少台湾流行歌曲。虽说台湾歌曲正式进入大陆是八十年代的事,但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福建与台湾一衣带水,近水楼台先得月,使台湾歌曲在知青中流传。当年大陆革命歌曲属于西北豪放派,台湾流行歌曲属于江南婉约派,风格迥异,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例如《绿岛小夜曲》,连五音不全的公鸭嗓也能哼唱几句。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大家正处在青春期,唱几首情歌再正常不过。

        台湾歌曲的输入管道大概有两个:1、华侨返乡传入。我省有人数众多的华侨,而台湾歌曲在华侨中广受欢迎。2、台湾电台广播。虽说有敌台的嫌疑,但在山高皇帝远的山村是小菜一碟。并且敌台时常声音强劲,超过本省电台,想不听都不行。

        最后不能不提流传甚广的《知青之歌》,这首由南京知青原创的歌曲,在我们大队知青中传唱时,大家并不知道这是禁歌,作者也身陷囹圄。因为看歌词用我们的双手绣红地球,赤遍宇宙,说它是红歌并不过分。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8/26 20:23:00 

    下乡时没有别的文化生活,看书、唱歌是知青们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看来自强会的歌还真不少,遇上啥事唱啥歌。好在偏远山区没那么多说道,只要你会,唱啥都行。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3/8/26 20:50:00

知识青年爱唱歌,

人前人后唱不落,

最喜对境先歌唱,

爱情歌曲欢迎多。

——老友龙行天下2013/8/27 7:37:00

    能大胆唱歌这方面你们比我们好,有些歌我们兵团是不能乱唱的,扣个帽子就不小。

——中知网友酸辣苦甜2013/8/27 7:46:00

    看着文章我仿佛听到了老兄淳厚的歌声,在我耳边久久萦绕。老兄的文章写得十分生动,也很细腻和朴实,敬佩学习。祝秋安!

——挚友孙伯江2013/8/27 10:53:00

    “美丽的梭罗河,我为你歌唱,你的光荣历史,我永远记在心上。旱季来临,你轻轻流淌,雨季时波涛滚滚,你流向远方……”知青的写照。

——中知网友冬月雪2013/8/28 19:55:00

    知青当年唱歌是排遣寂寞的主要方式,我们当年在云南边疆接触到了来自缅甸的流行歌曲,中文的小册子,凤飞飞等人的名字就是当时知道的。还有就是外国民歌200首里的歌,我至今还保留着当时抄的歌本,可惜的是原来有几本,现在大概只剩下一两本了。

——中知网友雷午寨主2013/9/3 13:00: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29、垂钓》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