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29、垂钓  

2011-11-28 16:27:5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垂钓

 

“你们会钓鱼么?”地头歇气时世枚问。

同学们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我身上,我一边用眼神制止他们,一边反问世枚:“钓鱼?哪里有鱼?”

“小溪里有啊!”

“小溪?山下那条可以一步跨过的小水沟里会有鱼?”我疑惑地盯住世枚,“你摆(摆:当地方言,哄骗的意思。笔者注)我们吧?”

“小水沟?那是白,白头溪啊!”世枚委屈地眨巴着眼睛,求助地转向旁边正在抽旱烟的桂花佬,“不摆你们,不信你们问桂花佬,小溪下游宽得多,真的有鱼。”

桂花佬笑眯眯地频频点头:“不过没有大鱼。”

我暗自思忖,这可是个好消息,有时间又可以过过钓瘾了。看到世枚一脸认真憨厚可爱的模样,我突然想逗逗他:“我跟你学吧,不晓得难不难。”

“不难不难,一学就会,”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同学们在互换眼色私下窃笑,认真地说:“我负责教你,就看你有没有财运了。”

我毫不怀疑世枚的诚意。自从他教我们砍柴后,我就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率直的年轻朋友了。

“可是,我没有行头(渔具)啊。”

“包在我身上!”世枚很高兴:“哪天有空我叫你。”

“好!一言为定。”

 

世枚提供的渔具惊得我目瞪口呆:除了浮漂——五寸长的高粱杆还像模像样外,两米长的钓竿梢径比筷子还粗;鱼线用他母亲纳鞋底的麻线代替;鱼钩竟然用大头针弯曲而成。没有坠子,世枚告诉我到溪边捡块小石子绑上就成。

我的老天,这副行头不把鱼儿吓跑才怪!

鱼饵到很好找,翻开他家猪圈旁的石板,那缠成团的红色蚯蚓尤如囊中探物手到擒来。

小溪沿山脚蜿蜒而行,两旁茂密的灌木丛郁郁葱葱。顺流而下,左边是一块连着一块的稻田。这些水田尽管从不断水,却是浸水田(浸水:当地方言,冷水。笔者注),加上地处山谷底部,日照常年不足,产量并不高。

小溪下游的确比上游深了许多,世枚把我领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指着深不见底的溪水压低声音对我说:“就是这儿。”那蹑手蹑脚生怕惊跑鱼儿的模样几乎让我笑出声来。

我俩悄悄坐下来垂钓,他再次示意我不要弄出声音。

我点头让他放心,静静地盯住水面一动不动的两个浮漂。我当然晓得,钓鱼的要领首先是必须沉得住气静得下心,和水中的鱼儿比耐性。

然而此刻坐在远离故乡的深山小溪旁,眼前那一动不动的浮漂、麻线替代的鱼线和原始的“鱼竿”却让我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眼前仿佛幻化出在故乡钓鱼的种种情形。

 

刚读初中,我就迷上了钓鱼,周六下午甚至逃学去过钓瘾。尽管钓鱼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学习成绩,父亲知道后依然大发雷霆。那时语文课本上有篇古文《学奕》,其中有对三心二意的学奕者“一心以为有鸿福将至”的讥讽。父亲借此对我责骂:“学奕的一心以为有鸿福将至,我看你是一心以为有大鱼上钩!”

父亲的批评使我有所收敛,不再逃学。但却没能让我降低垂钓的兴趣。

文革开始,学校停课无书可读,我便名正言顺地把钓鱼当成了职业。每天和二弟早出晚归,技艺大长,收获颇丰。隔三差五还能把卖鱼的收入交给母亲贴补家用。

那时我们经常在河滨公园的水坝下钓鱼,公园的高音喇叭经常播出小提琴协奏曲《新春乐》。久而久之,一听到这乐曲,便会记起钓鱼的愉悦。

我站在坝下的水中刷浪,刷浪是钓白条鱼的一种方法,不用浮漂,只用红毛线拴在鱼线上控制鱼饵入水的深度。将鱼饵抛入浪中,观察随浪流飘下的鱼线。鱼儿是否咬钩有两种判断方法:一种是移动的鱼线突然停止不动;另一种全凭持鱼竿的右手感觉,并及时作出起杆的反应。

坝上方的桥栏边挤满了看我钓鱼的路人。那年月,学校停课工厂停工,闲人多的是。除了热衷于运动的这派那派,剩下的全是和我一样的逍遥派。

突然,我感觉鱼竿轻轻一抖,顺势往斜上方轻轻起杆,不料鱼竿尖竟弯成弧形,上钩的鱼死命往深水里钻。我心里一惊:莫非碰上大家伙了?

桥上的观众惊呼起来,浪声太大听不清他们喊什么。我也无暇顾及别的,全神贯注地握紧鱼竿一步一步往身后的沙滩退。退到岸上,我猛一用劲,将一条五寸长的“红尾鱼”拽到沙滩上。鱼不大,哪来这么大的劲呢?原来是鱼钩钩住了它的身子,怪不得这家伙死命挣扎呢。

 

“老王注意!”世枚小声叫我。

水中平躺的浮漂微微抖了一下突然立起来,我赶紧起杆,钩上的蚯蚓荡然无存。我很清楚,大头针弯制的鱼钩没有倒刺,即使有鱼咬钩也很可能轻易脱钩,况且那麻线也绝不是钓鱼的材料。有心打道回府,又不忍心拂世枚的好意。于是耐着性子重新穿上蚯蚓抛入水中,静静等候。

半晌,浮漂点了两点,接着便被拖得不见踪影。我连忙起杆,猛见一条黑不溜秋的东西扭曲挣扎着被拉出水面,惊得我的右手一抖,那东西便掉到水里游走了。

世枚见状笑出泪来:“老王,那是条泥鳅啊!”

慌乱中我根本没看清它的模样,误把泥鳅当成蛇了。

我们无功而返,从此我误认泥鳅为蛇就成了乡亲们的笑料:敢剥蛇的老王被泥鳅嚇倒了!

2011-11-26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很生动的描写,读起来兴味盎然。

——挚友玩墨者(小孔)2011-11-29 08:44

       山区可钓的鱼不多,水田里的泥鳅倒不少。我小时候也用大头针钓过鱼,钓的大多是鲶鱼。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12/13 23:21:00

迷上钓鱼早知趣,

乡间又得有新机,

可惜武器稍差劲,

收获未免不如意。

——老友龙行天下2011/12/14 8:13:00

    拜读自强不息网友的佳作——文章朴实无华、饶有趣味、一段插叙恰到好处,深化了意境。

       我也喜欢钓鱼,有次与朋友到郊外一条溪沟,水不是很深且较清澈,鱼不大,多是鲫鱼。谁知当我试着把鱼钩放进水底两个青石板中间的缝隙时,竟扯起一条近两斤重的鳊鱼,缝隙仅45公分宽,一旁的农民都感叹不已,说从没看到这个溪沟有这么大的鱼。估计是小鳊鱼在里面长大出不来了,被我鬼使神差给扯了出来。煞是有趣!

——中知网友丹阳2011-12-14 1:04:00

    钓鱼竟能卖钱贴补家用,我说老兄,您钓鱼的技术够高的!整篇文章写得生动有趣,好文笔!

——挚友孙伯江2011/12/14 11:48:00

    事实证明,我们这次选点是绝对正确的,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带来的两个背篓已经装满了鱼,足足有八九十斤。最大的一条金丝鲤有八斤多,被炸晕了,窜到岸边的浅滩上蹦着,被我发现,当时的情景简直象饿虎扑食,我一个鱼跃腾空,奋不顾身扑上去,将它紧紧压在下面,然后掐住腮邦,将它活捉。

        水太深了,我们在水中睁开眼睛搜索着,河床底下白蒙蒙的一片,那是被炸死的鱼群。我们拼命下潜,直到感觉耳朵闭得生痛,仍然摸不到那些躺在河底的死鱼,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这是我的 "炸鱼"片断。哈哈,你钓鱼,我炸鱼,比你来得快哦!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1-12-12 20:46

    自强不息:你的钓鱼经触动了我那敏感的鱼筋,我们又有相似之处了。幼年时,父亲执教的学校里,有一口很大的鱼塘,明着钓鱼是被禁止的,可禁不住我偷偷地钓,可谓是挖空心思,办法想尽:用细麻线绑上一节高粱杆,配上有倒刺的挪威钩,钩上乌黑的桑葚可钓草鱼;钩上蜗牛肉、螺丝肉可钓青鱼;钩上蚯蚓可钓鲫鱼、鲤鱼、鳊鱼和红眼草。为了掩人耳目,我们不用钓竿,将鱼线拴在塘边的小树上,人就在塘边玩耍,看到鱼标下沉,趁无人之机,逮它上来,将书拿在手里,用书包装鱼,骗过门卫,将鱼带回家。

       到广东后,我成了珠江边上一钓翁,渔具整齐,时间充裕,收获颇多,乐趣不少。钓翁之意不在鱼,而在渔也!谢谢你的美文。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1-12-13 21:31

    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没见过会同农民有那样的耐心去钓鱼的。如果是河边,那肯定有人在下网打鱼,如果是小溪,那到了夏天,农民肯定会抽一个晚上去闹鱼(用茶枯),后来有的外出修路回来私自藏了炸药,就如同西岭望雪说的那样去炸鱼了。

        天柱的农民看来活得休闲些。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1-12-20 20:50

    谢谢书荟!我们队所处的地理环境决定了那条小溪不可能有太多的鱼,更不可能有大鱼。后来我从贵阳带回了钓鱼的行头,与世枚又去钓了半天,我钓到满满一大搪瓷碗,其中最大的不过食指长。世枚却只钓到一条小指长的鱼,他母亲说他的财运冇(湖南方言,也许有的朋友不知道有这字,我看见多数朋友都用子代替。不好意思,在湖南知青朋友的面前班门弄斧,请原谅!)我的好。

    那时和我一家的两个女同学还在,我的收获让大家打了一次牙祭。自从她俩离开后,我就没了钓鱼的兴趣了。

                                                             ——自强不息回复书荟2011-12-23 09:50  

    那时的闹鱼、炸鱼,都可以理解,因为穷疯了的人们要填饱肚子,要用动物蛋白来补虚。也许正因为如此,前几年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自然生态中几乎钓不到鱼了。这些闹鱼、炸鱼的人,一如当年的我,胡作非为,对我们的生存环境和后代子孙是一种犯罪。假如现在还有人这么干,我是反对的。地球只有一个,毁坏了,难道真要让子孙移民其它星球?那是全人类的悲哀!留点鱼给儿孙吃吧!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1-12-21 10:32

 

    生活中的小插曲偶尔也能娱乐那清贫枯燥的知青生活,回忆过去也是一种人生态度,不管有悔无悔,虽是不情愿很无奈的下去,至少我们懂得了生活,懂得了艰辛,懂得了满足。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1-21  17:49

    垂钓白头溪,枯燥生活中一朵小小的欢乐浪花。我们也会在 黑龙江的激流中钓鱼,方法跟老兄文中讲的“水中刷浪”相似。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8  12:57

    溪水中的鱼儿最鲜美,没有丝毫的污染。

——新浪网友天敌乙2013-6-21  03:23

       学奕的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我看你是一心以为有大鱼上钩!您父亲说的这句话,颇有学问,o(_)o 哈哈。

    和我一起插队的知青,有很多人是在河边长大的,你说是游泳或是捕鱼,都相当有两下子。有的知青从天津带来钓鱼竿、鱼线和鱼钩,去到池塘边钓鱼。令人感到诧异的是,鱼不咬钩,真乃怪事!

——挚友孙伯江2013/9/5 9:20:00

一大爱好是垂钓,

父亲严管才收稍,

下乡也常尝钓趣,

错把泥鳅当蛇逃。

——老友龙行天下2013/9/5 12:17:00

        下乡时,如果能够钓到鱼,能够弥补肉食的不足。不过,钓鱼也是个技术活,还要有耐心。同队的知青也曾扛着用细竹竿制成的鱼竿,到小河里垂钓,结果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能够立竿见影的方法有两种:毒鱼和炸鱼。当然现在被看成是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

        当年村民并不是用农药毒鱼,实际上农药不容易得到,而且要花钱。村民从山上采来的一种含有麻痹成份的野草,捣碎后放入小河里不停地漂洗,野草汁顺流而下,一会儿就可以看见有小鱼在水面漂浮。野草的毒性有限,对生态影响不大。而且村民还有个奇怪的观念,认为如果长期未下雨,毒鱼就可以引来雨水。

        要吃大鱼还要用第二种方法。有个大队干部从关系户拿到炸药和雷管,叫我一同去炸鱼。为了增加爆炸威力,他把炸药装进玻璃瓶里,再插上雷管和导火线。到小河的深潭处,点燃导火线后投掷,结果炸到大鱼,大快朵颐。不过,这种方法风险很大,导火线很短,如果没有及时扔出,后果可想而知。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9/5 16:26:00

毒鱼炸鱼都危险,

知青当年最喜玩,

一为裹腹一为戏,

精神物质得两全。

——老友龙行天下2013/9/6 7:21: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30、同窗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