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55、垦荒鸹噪眼皮跳  

2011-12-14 11:23:1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5、垦荒鸹噪眼皮跳

学生时代受的教育使我向来不信迷信,然而下乡以后的几次遭遇却一次又一次动摇了我的信念,让我似信非信困惑不已。信吧,驻地旁的板栗树上就有一个喜鹊窝,那喜鹊见天欢叫也不见什么喜事降临;不信吧?我与五步蛇不期而遇前确实碰到乌鸦乱叫。

还在学校时就听同学说过,眼皮跳有讲究: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女生则相反。谓之男左女右云云,说得有板有眼。我虽不信,但逢左眼皮跳时心情格外好;右眼皮跳时情绪就特别差。也许是不知不觉中心理暗示作祟的原因吧?

分家之后,原先的同窗好友变成路人,却又不得不在同一屋檐下生活。躲不掉绕不开,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份憋屈、尴尬和无奈让人郁闷不已,一起出工时更是别扭得很。

那天去垦荒。开垦去年收过小米的烧荒地,准备种包谷。男女老少十几个人全体出动,在山脚一字排开,人手一把锄头,有的还带着柴刀。善解人意的桂花佬把我叫到身边,与阿四和老十之间隔了七八个人。

小米地里遍布大大小小的树桩,挖土时必须逐一把它们挖出来。当然,那些树根特深的除外。

几只乌鸦从头顶飞过落在不远处的树上,鸹噪不休让人心里烦躁发毛。恰在这时我的右眼皮猛跳了几下,不禁打了个寒颤。我本能地四下张望,唯恐发生不测。

大家都在专心干活,没人理会树上的鸹噪。人们一边和身旁的人说笑,一边起劲地刨树根。

一根硕大的枯树横亘在半山腰上,那是大家伙约定工间歇气的地方。

社员们齐头并进,身后是新开垦的山地。地里那些分布大致均匀根深未挖的树桩尖口朝上,就像指向蓝天的一柄柄利剑。人们的身后,还有一堆堆大小不一的树根。

看着那些形态各异千奇百怪的树根,我突发奇想,觉得当柴烧掉有些可惜,似乎可以拿它们做点别的什么东西。当然,那时我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有“根雕艺术”的概念。直到离开农村很多年以后看到根雕作品,我才明白当时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模糊念头就是根雕啊!

毋须讳言,当时困扰我们的主要是生计和出路问题。别说没有艺术天赋,即便有,也不会有那样的闲情逸致,更没有必备的经济基础。那时我的思维方式与农民没有两样,多挣工分养活自己,多砍柴以备生活之需。鲁迅先生说,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爱情如此,爱好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眼看就要到达预定休息的枯树了,我的面前已经没有什么树根可挖,便加快了挖土的速度,打算早点休息。

“老王,当心!”身旁的世枚见我踏上了刚被掀翻的蚂蚁窝突然尖叫起来。我不以为然,蚂蚁有啥可怕的?刚要笑他大惊小怪,就被蚂蚁咬得跳起来。

原来这不是普通的蚂蚁,而是会咬人的毒蚂蚁。它的个头比普通蚂蚁大好几倍,乡亲们称它蠚蚂蚁。人们对它敬而远之,从不轻易去惹它们。

休息时,我一边揉又红又肿的脚背,一边听桂花佬讲蠚蚂蚁的习性。我们身下坐的枫木树只有主干,表面已经开始腐朽剥落。如果不是两个大树桩将它卡在半山腰,它早就应该滚到山脚下去了。

枫木树很长,全队劳力坐上去也毫不拥挤。大家都面向山下坐着休息,只有阿四和大家相反,背朝下蹲在树干上和老十聊天。

突然,阿四不知何故掉了下去,触地弹起后又连续几个后滚翻一直滚到山脚。惊得大伙敛声静气目瞪口呆,我的心脏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只见阿四在山脚停住后翻身起来拍打身上的泥土,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阿四从近60度满山树桩的陡坡滚下多次触地,居然毫发未损。尽管已和他分家,我依然为他庆幸。物伤其类,毕竟,我也是知青啊!

乡亲们更是坚信:是阿四祖上积德,保佑他呢!

2011-12-13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从来不信迷信,有毒蚂蚁、南方还有毒蛇,我下乡都遇见过。亲临其境的人才有亲身的体会。真实感人的记忆。

我们都是南方人,共同的人生经历。也有许多共同的故事。

——好友秋儿2011-12-14 13:14

 

同是知青,你经历比我深多了,我可是没遭遇过毒蚂蚁之类的。至于迷信不迷信之类的事,现在有许多事情解释不清哈。只是经历让我越来越听天由命了。哈哈哈、、、、

——好友冬雪2011-12-14 13:40

 

冥冥中,有一只我们看不见的手……

——挚友玩墨者2011-12-19 16:39

 

“原来这不是普通的蚂蚁,而是会咬人的毒蚂蚁。它的个头比普通蚂蚁大好几倍,乡亲们称它蠚蚂蚁。”

头一回听说,还有这种蚂蚁,真可怕!

侯宝林大师说过:迷迷糊糊的信了,就是迷信。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事情,有一些竟然难以解释。依我说,遇到不顺心的事,信与不信之间,还是注意点为好。

自强不息老兄肚子里的故事颇多,趣味无穷。

——挚友孙伯江2012/7/5 18:19:00

 

原来这不是普通的蚂蚁,而是会咬人的毒蚂蚁。它的个头比普通蚂蚁大好几倍,乡亲们称它蠚蚂蚁。人们对它敬而远之,从不轻易去惹它们。

 

这是在南方插队知青所经常遇见的自然生物,被咬着确实不是好玩的。

——中知网友枪神2012/7/5 19:38:00

 

谢谢枪神朋友关注、点评和理解!你我同在南方插队,相似的经历必定会产生许多相同的感受。衷心感谢您!当年在乡亲们的眼中尽管我算得上贼大胆,其实我最害怕的还是毒蛇。呵呵,让您见笑了!

气候炎热,祝您夏安!

——自强不息回复枪神2012/7/6 10:45:00

 

下乡生活奇事多,

本不迷信却哆嗦,

只为生计抛根雕,

慨叹阿四命福乐。

——老友龙行天下2012/7/6 8:36:00

 

人在无助时往往容易迷信,或听天由命,或求助上天保佑。

 知青,自有知青的命运!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7/6 21:04:00

 

以下是引用山光水色在2012-7-6 21:04:00的发言:

 人在无助时往往容易迷信,或听天由命,或求助上天保佑。

 

特别是知青,广阔天地里确实遇到过许多一时迈不过的坎,他们只好选择迷信,求助上天,这实属无奈。

——中知网友烧窑卖瓦的2012/7/7 9:21:00

 

山地危险,我们全是一马平川。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1-19  17:59

 

在农村,特别是偏远的农村,常发生与“经验之谈”的传言巧合一致的事情。对大自然我们必须心存敬畏之心。

——新浪网友天敌乙乙乙2013-6-10  00:06

 

分家之后人情淡,

村民心明不旁观,

看到知青没摔坏,

心中仍有一片暖。

——老友龙行天下2013/12/26 11:19:00

 

从陡峭的山坡上滚下来,能够平安无事,真是幸运。

      学生时代接受的是破除迷信的教育,到农村后,接受的是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对民间信仰一般采取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态度,所谓江湖跑老,胆子跑小。我们村外5华里的半山坡有一座小庙,有一次到那一带劳动,走进小庙,只见建筑依旧,神像没有了。村民说,小庙在1966破四旧时被毁,领头的是大队通讯员。此人血气方刚,爱出风头。无巧不成书,破四旧的第二年,大队通讯员骑自行车去公社办事,从山路上跌进路下的沟渠送了命。村民普遍认为是他不知天高地厚、自食其果。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12/26 12:05:00

 

谢谢老农!俗话说,信(迷信)则有,不信则无。以我们当年所受的教育,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相信那些的。但是到农村后看到听到的许多事情却又让人无可适从疑惑不已。

——自强不息回复麻纱老农2013/12/27 14:09:00

 

艰苦的生活,精彩惊险的回忆。好文!

——中知网友闲人一个2013/12/26 14:56:00

 

迷信不迷信,这是每个人的思想认识问题。像咱们这个岁数,凡是经历的灾祸,仔细回想起来都有先兆。我认为,还是相信一些为好,但是不可迷信。

——挚友孙伯江2013/12/27 9:58:00

 

谢谢伯江兄弟!您说得对,信与不信的确是个值得推敲玩味的辩证问题。当年及至当今某些人的某些做法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没有约束无法无天,于是胆大妄为常常做出损人利己甚至损人不利己的荒唐事情。或鱼肉百姓,或祸害乡里;或欺上瞒下,或强奸民意……殊不知离地三尺有神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定会报!呵呵,扯远了,打住。

新年转眼到了,祝您和桂荣弟妹幸福安康!新年快乐!

——自强不息回复孙伯江2013/12/27 14:35:00

 

人活在世上,确实需要一点敬畏之心的!

——老友龙行天下2013/12/28 8:33: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56、无头鸭子半只鸡》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