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45、鼎罐饭  

2011-12-19 17:25:3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5、鼎罐饭

 

“田里麦苗当韭菜,岩石压着鼎罐盖”是乡亲们时不时眉飞色舞嘲笑上海知青的话题。

实事求是地讲,前者别说上海知青,恐怕贵阳知青也不见得人人都能够分辨清楚。后者说的是用鼎罐煮饭时,水沸腾后产生的蒸汽将鼎罐盖顶开,米汤溢出鼎罐外,上海知青不知所措,慌乱中用岩石去压盖子。每次说到这儿,乡亲们都会乐不可支,开怀大笑。

农村生活向来单调乏味,乡亲们找点乐子委实不易,偶尔拿城里娃开涮也无伤大雅。不过我觉得这种编排有些可疑,天柱县的确有不少上海知青,但白市区却没有一人,不知乡亲们的消息从何而来。究竟此事是他们善意的编造调侃,抑或是真有其事?至今无从考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大塘的知青绝没有出过这种洋相。本人自幼就读于贵阳市南明小学,学校附近的观风台(山)那时是我们天然的儿童乐园。我和小伙伴们成天在山上玩耍,居然还将野生韭菜摘回家。所以绝不会把麦苗错当韭菜。

再说煮饭。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此话一点不假。由于家庭变故,我不到十岁就学会做饭了。

但是用鼎罐煮饭,此前的确是闻所未闻。

下乡伊始,队里指派房东大娘为我们做了一个月的饭。我仔细观察过老人的操作,其实与我们之前在贵阳煮饭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炊具各异,炉具、燃料不同罢了。

在我看来,用鼎罐煮饭甚至比用铝锅煮饭更容易掌握火候,当然这与燃料和炊具有很大关系。农村烧柴,火力大小很容易掌控;生铁铸造的鼎罐壁很厚,易于保温,米饭容易焖熟且不易烧糊。不像铝锅坐在煤炉上一不留神就会将饭烧糊,或者煮成夹生饭。

此外,我还注意到了大娘端鼎罐时用来防止烫手的特制工具——弯成弓形的篾条两端各吊着一块十平方厘米大小油黑发亮的厚厚棉布。这工具平时就挂在厨房的壁上,用起来挺顺手方便。

轮到我们自己开伙做饭时,本打算学做一个房东大娘那样的端锅工具,无奈篾条易找棉布难觅,只得作罢。

嗨,还是二位女生心细,竟然从贵阳带回了劳保用的帆布手套。她俩下乡前对做家务也不陌生,所以我们并没有因为自己开伙而吃夹生饭或者大种稀饭。

虽然没有明确分工,我们对家务事的料理依然非常默契。我负责砍柴、挑水等体力活,她俩负责做饭菜。

得知我们的生活情况,母亲来信千叮万嘱:离家在外,你们就是兄弟姐妹。女孩生理情况不同,你是男孩,不要吝惜体力,力气去了力气在,你一定要尽力照顾她们……

而队里有位大嫂背地里却对我嘀咕:“老王,你不划算!”

“不划算?”我莫名其妙。

“你分子(工分)高,仰工(出工)多,和她俩扯在一起你要吃亏!”

“吃亏?我饭量大,比她们吃得多啊!”

“哎!你呀,就是忒老实。日子长了你就晓得了。”

我确实从没考虑和算计那许多。直到她俩调到白市樟木林场离开这里,我和她们始终和平共处相安无事,从没发生口角言语,更没有因为生活琐事闹过别扭。

她们离开后,我特意买了个最小号的鼎罐。此时我虽然不得不独自面对全部家务事,但却没有感到丝毫困难。做饭对我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不在话下。

我还练就了用铁夹(当地专用的火钳)代替帆布手套和包锅布的本领,直接用它将煮饭的鼎罐从熊熊燃烧的火上夹下来放到火边焖饭,不用像往常那样退火,直接架锅炒菜,菜烧好后饭也熟了,节省了不少时间。

有时上午备好了全天的菜肴,下午收工后只需煮饭和烧水就更省事了。闲来无事,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利用煮饭的间隙坐在火塘边拉拉二胡。几曲下来,白天的疲惫似乎就在琴声中渐行渐远了。

屋外,如洗的月光静静地笼罩这这半山腰上的独家庄;屋内,火塘上跳动的火光将我操琴的剪影映在墙上。远处偶尔传过来一两声犬吠,一切又归于寂静……

 

至今回想起来,那份难得的静谧依然难以忘怀。如果撇开当年艰难的生活环境和无望的精神折磨不谈,那种简单的生活又何尝不是返璞归真的一种享受呢?

2011-12-18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这张照片是湖南知青网会同板块版主书荟为我提供的。特粘贴在此以飨读者。

并向书荟版主致谢!(注:我插队的地方——贵州省天柱县白市公社大塘大队与湖南会同县接壤,我与会同知青是地地道道的邻居。)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这鼎罐可能与长沙地区农村的生铁炉锅相似,经烧不变形;文章读来有味,闻到了那种饭香,肚子饿了好好呷一大碗,管它有菜冒菜!

—— 湖南知青网友狄德罗二世2012-1-4 11:53


    鼎罐饭太熟悉了!在乡下男女知青搭伙吃饭长久下来很难没有矛盾的,看来你们都是大度之人,这才能相安呢。贴上一张我在会同高椅拍的鼎罐照片上来以证:

——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1-5 16:06

 

    看了自强不息的鼎罐饭文章和书荟的鼎罐饭照片,那都是远去很久了的知青生活场景,似乎又闻到了久违了的柴火鼎罐饭的诱人香味。大约是小学二年级时,班上来了一个从上海来的张伟钧同学,每天放学后我都到他家做作业,他要负责做晚饭,我觉得很有味,跟着他边写作业边做饭,便也学会了。下放后,我当仁不让地当起了十一个同学的大师傅,随着同学们的逐渐离开,我的鼎罐也越来越小。到剩下我独自一人时,为省事,我每天早上用最小的鼎罐焖二斤米(一天)的饭,就着不见荤腥的小菜,越吃越香,往往吃得鼎罐见底。到中午回来吃播厄饭时,就只有咾皮了。勤快就用水煮一煮,偷懒就干啃咾皮。会同话说,“一碗咾皮三碗饭”,何况那温在火塘里的咾皮还很香很香的呢。回想起来很有味!谢谢你们的文章和照片。

——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1-6 20:35

 

    谢谢老兄的关注、点评留玉!从您的网名推测,您对鼎罐一定情有独钟,一定也有很多故事,期望能够一睹为快!谢谢您!提前祝您春节快乐!

——自强不息回复大鼎罐2012-1-9 08:24

 

回复 7# 自强不息:谬矣。此鼎罐非彼鼎罐。我从金鱼口转点到连山大坪后,一群长沙知青都叫我大哥哥,用会同话说就是“大的个”,与大鼎罐一音之转。此一称呼,我欣然接受。时隔四十年,此一名称早已淡出。20116月,枫叶缤纷回国,在鼓楼聚会时,枫叶缤纷用当年的大鼎罐名称称呼我,调动了我的记忆,倍感亲切。认可此一名称的还有大坪风等。我十分看重那段特殊环境中的特殊情感,遂以之为网名。

——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1-9 23:02

 

    呵呵,对不起!是我望文生义张冠李戴了。您说的大的个我太熟悉了,作为您的邻居,我插队的大塘也是这么称呼大哥的。在下属虎,66届老三届。冒昧地问一句,我该称您大的个还是“néi的个?谢谢您!

——自强不息回复大鼎罐2012-1-10 08:26

 

回复 10# 自强不息:只有反映灵敏的人才会望文生义,那些埃踟的人想这样还做不到呢。我属牛,当然是大鼎罐了。谢谢你的回复。

——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1-10 20:06

 

    看到这样的鼎罐,真是太熟悉了。围着火塘坐,用鼎罐煮饭是下乡后学的笫一件事。煨出来的米饭香喷喷的,无菜都能吃上两大碗。看来会同,与自治州山民们的生活习惯完全一致哦!

——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1-11 22:47

 

    “至今回想起来,那份难得的静谧依然难以忘怀。如果撇开当年艰难的生活环境和无望的精神折磨不谈,那种简单的生活又何尝不是返璞归真的一种享受呢?”

 同感!我插队的公社,就有一对知青姐妹在原插队的地方盖了一幢别墅,经常回那里住一段。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1/4 14:22:00

 插队下乡要做饭,

乡村习俗用鼎罐,

和谐团结小集体,

剩下一人也安逸。

楼主好心态!

——老友龙行天下2012/1/5 8:49:00

 

           “我不到十岁就学会做饭了咱哥俩得握握手,由于我父母是双职工,我九岁就开始做饭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做着饭还拉二胡,真乃苦中作乐。

——挚友孙伯江2012/1/5 16:11:00

 

    尽管都有知青经历,但是南北生活不同,看了楼主文章,使南方的知青也能感受北方知青曾经的生活感受!分享了!谢谢楼主!

——中知网友黄蓓2012/1/9 9:06:00

 

    看着都悬!让人感觉提心吊胆的!这要是一下子不小心还不得闹火灾啊?!

——老友龙行天下2012/1/10 9:05:00

 

    的确如此!插队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明白我们小队为何要建成独家村了。主要是考虑防火啊!山高林密水远,独家独户自己小心,即便发生意外也不至于殃及他人。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队里人口和户数都少,否则也无法可想。

    上次回去就听说其他队失火,损失惨重。

    可喜的是如今有条件的后代们都修建了砖房,而且靠近路边,生活的确好多了。

——自强不息回复龙行天下2012/1/11 8:15:00

 

    看见这熟悉的铁鼎锅,好像回到当年插队的地方和回想起了插队的日子,我插队四年用的也是这种铁鼎锅来煮饭。

——老知青网友枪神2012-2-11 17:05:00

 

乡村做饭用鼎罐,

知青学习成习惯,

生活悠静时恬然,

返璞归真特简单。

——老友龙行天下2013/11/12 10:26:00 

 

    看到鼎罐的照片,虽然没有尝过鼎罐饭的味道,感觉用传统方式煮的米饭,可能比电饭煲味道好。而且在冬天时,在火塘上用鼎罐煮饭,可以享受烤火的温暖。不过,房间内烟熏火燎,搞卫生是一大难题。

       我所在的山村,每日三餐也是烧木柴煮米饭,不过没人见过火塘和鼎罐。村民自己动手用砖头砌的柴火灶,上面安放两口大铁锅。如果叫村姑用鼎罐煮饭,一定是束手无策。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11/12 15:21:00

 

    我在内蒙古插队的村庄,是用图片中的这两种磨碾米磨面,而且是套驴拉磨不用人推。这是妇女干的活,有时男人也帮忙。当地人流传说-指妇女而言:成天围着锅台和磨盘转,抱着孩子可炕蹭。

——挚友孙伯江2013/11/13 10:03:00

 

    是您的不怕吃亏,才能和知青们和平共处。否则一个人开火很孤独。
    我们大队有八个生产队都有知青,有好几个队都分家单开火。
    我们没有您这种鼎罐。我们那是用锅,做饭炒菜都是用锅。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2-12-14  15:58

 

    撇开青春无悔的话题,撇开那些政治因素,我觉得知青到农村得的最大收获是能自立、自理、宽容;坚韧、执著、不媚。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2-12-14  22:10

 

    见过这种鼎罐。但好像是用来煨汤的。我们十二个同学一起吃,两人一组轮流做饭。刚下去也是生产队派了一位大娘为我们做饭的。

——新浪网友咏絮2012-12-18  20:02

 

        lzqwap兄好!在两个网都拜读了你的力作《足迹》,文章向我们展示了插队知青(特别是在南方地区插队)的生活,由于地理环境、生产队的收入等因素,我们基本都是一两人在一个队,什么都得靠自己。由于气候的原因,我们几乎一年四季都在田里耕作,我们只能默默的在那里辛勤的劳动着,那个苦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但是在我们插队期间,当地的农民对我们还是比较满意和给于了一定的帮助。我就插队在广西、湖南、贵州三省交界地的深山里,我的插队经历在拙文《我的知青经历》中已有叙述。

    期待你的精彩文章继续后续!

——老知青网友枪神2011-11-7 20:29:00

    枪神斑竹:您好!谢谢您的关注!谢谢您实事求是的点评和充分的理解!如您所言,我们在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乡亲们认可的同时,还获得了勤劳善良淳朴的乡亲们的帮助。每当我写回忆录时,他们的音容笑貌就会出现在眼前,尽管许多乡亲已经驾鹤西去,但那份挚朴的真情却永远留在我的心底,不敢忘怀。

   ——自强不息回复枪神2011-11-9 9:02: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46、盐香》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