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54、馐米  

2011-12-07 08:52:2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4、馐米

 

对糯小米最初的印象,我是在下乡前除夕的餐桌上获得的。母亲将亲友从乡里带来的糯小米做了一道甜食——小米鲊,那又甜又糯又油的滋味从此就留在了记忆深处。

然而真正认识糯小米,则是下乡成为职业农民之后。

起初,世枚老是纠正我们“小”米的发音,嘲笑我们咬不准“馐”。尽管查字典得知,“粟”才是正确的学名。入乡随俗,我们也就没有与他争辩了。

乡亲们管糯小米叫馐米。想想也不无道理。母亲当年端上餐桌的小米鲊不正是可口的珍馐么?另外一层意思,小米从播种、收获到脱谷,投入产出比太低,确实是来之不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种植小米竟然采用最原始的农作手段——刀耕火种。

让人困惑的是,为了产量不高的小米,为了来年栽种产量同样不高的包谷,或者说最终为了开垦那并不肥沃日照严重不足的山地,就用如此野蛮的方法一把火烧掉成片的山林,如今想来着实令人心疼不已。

当然,那时我们根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而乡亲们即使有异议,也不会贸然站出来反对。于是,这种集体无意识的毁林开荒就堂而皇之公然在“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下明目张胆地进行。

栽种小米得先把确定烧荒范围的所有植物全部伐倒,再在周边劈出一圈防止火势蔓延的安全隔离带,然后选择阴冷风小的天气烧荒。烧荒时值守的都是青壮男劳力,出于对知青的保护,队里从不让我们参与这种危险的工作。

好在贵州“天无三日晴”的气候帮忙,烧荒还从未出现火势蔓延越过隔离带的险情。

烧荒第二天,男女老少全体出动,剔除尚未烧尽的枝干,清理烧荒现场,防止死灰复燃。

等到春雨过后,队里才派老人和妇女前去撒种。

小米长到一寸高时,依然由老人、妇女前往坡地里薅除(确切地说是用手拔掉)杂草。我曾经跟随桂花佬干过这活,活儿不重,但得细心而且考眼力。因为在我看来小米苗与部分嫩草形状色泽相差无几,加之当时视力不是很好,要在密密麻麻的小米苗里迅速分辩杂草将其拔除就不那么容易了。

更要命的是,坡地上的咀蚊子(咀蚊子:当地俗称比芝麻还小的蚊子——笔者注)叮到裸露的皮肤上黑麻麻一片,咬得人疼痛难忍。薅草的人一字排开,也不知那蚊子欺生还是咋的,仿佛挨咬的总是我。那些蚊子讨厌之极,虽然一掌拍去能让几十只丧命,但顷刻间其它的又会卷土重来,弄得人烦躁不堪顾此失彼,顾得了打蚊子就顾不了除草。好在身边的乡亲善解人意,尽量向我靠拢,才让我不至于落在后面。

薅完小米后,小米的种植即告完成,此后再不去管它。

收小米是妇女的专职。她们不用镰刀,实际上也无法用镰刀,因为小米地里杂草丛生,小米和狗尾巴草以及不知名的杂草参差不齐混在一起,只得一根一根地把小米穗从杆茎上部抽下来。这活儿看似轻松实则不易,需要细心和耐心,确实非妇女莫属。

小米脱谷非常麻烦,由于没有小米脱谷机,只能用碓舂。下乡第一年我们分到的小米就是在房东金岸大娘的指导和帮助下由两位女同学舂完的。

在农村,男子是从来不去舂碓的。我不顾乡亲们的嘲笑,试着到碓房帮忙。

原以为舂碓只要有脚劲就行,没曾想舂了不到一刻钟我就落荒而逃——看到金岸大娘在碓锤起落的间隙伸手进碓巢去翻动小米,我胆颤心惊吓得要命,双腿肌肉紧张得几乎抽筋,深怕自己一不留神舂坏了老人的手,只得在她们的哄笑声中退出碓房。

当地谚语云:馐米九层壳,懒脚婆娘踏不脱!(这里的“踏”指的是舂碓——笔者注)足见其脱谷之难。

我踏碓的时间虽短,那腰酸背疼的感觉至今难忘。而小米的来之不易,从此更是刻骨铭心了。

2011-12-6

 

【原创】足迹(52)馐米 - lzqwap(自强不息) -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碓——如今不多见的原生态工具(照片为湖南知青网会同板块版主书荟提供)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勤劳付出才换得香甜的小米饭。值得一赞!

——网易网友驿路梅轩2011-12-07 11:29

 

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拜读佳作!

——网易网友天高海阔2011-12-07 18:43

 

我们在黎平没种过小米,还不知道小米这么来之不易哈。我也很喜欢吃小米鲊的。看到这篇文章仿佛尝到了小米鲊的香味。

——好友冬雪2011-12-08 21:44

 

对糯小米最初的印象,我是在下乡前除夕的餐桌上获得的。母亲将亲友从乡里带来的糯小米做了一道甜食——小米鲊,那又甜又糯又油的滋味从此就留在了记忆深处。难忘的记忆!

——好友秋儿2011-12-12 20:02

 

糯小米在我插队的地方叫黏小米。要不是上山下乡,我真不知道还有这种小米。推成米可以熬黏米粥,磨成面蒸黏饽饽都挺好吃,但是得有白糖。

——挚友孙伯江2012/5/3 11:58:00 

 

地方不同,我只知道有糯米,可煮成糯米饭,我插队的地方,逢年过节,农民都做糯米糍耙。没听说过糯小米。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5/3 23:02:00

 

不知此米有何恙,

每次种植必烧荒,

收获加工皆不易,

只为吃着实在香。

——老友龙行天下2012/5/4 7:40:00

 

 糯小米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小糯或者是旱糯,这种植物产量不高,农民一般不会用好田地来种植它,大部分就像楼主说的在山坡上刀耕火种种植一片,收成好坏要靠山吃饭。风调雨顺收成就高些,否则就......,那块地种了一年小糯后,来年基本上就是种玉米或者荞麦,总之都是产量不高的作物。但是也能给人多地少地区的人们增加一点糊口的东西。

      这种小糯米市场就有卖,由于生长期长和种植在旱地的原因,它的口感、黏性等和大糯(人们常说的米)有很大区别,但是小糯比较受农民和消费者喜欢。

——中知网友枪神2012/5/4 11:20:00

 

谢谢枪神老友!久违了!谢谢您详细的补充和说明,也许您的跟帖能够让更多地域不同的知青朋友明白我拙作中所指的东东吧。谢谢您!顺祝周末愉快!

——自强不息回复枪神2012/5/4 13:58:00

 

我们这一代人,学到了许多东西,知识成分很杂……

——中知网友百万飞龙2012/5/9 14:34:00

 

 又一次欣赏了你的好文章,证实了你所说的你的下放地与会同在地理上的相邻、语言、习俗上的相同。你说的 馐米,也就是会同人说的粟米,也就是一般所称的小米了。另外,会同还有一句很生动的话,叫着“瞎子踏碓,正措起”。读来、想来,都很韵味。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5-3 15:24:32

 

馐米做成小米鮓,挺好吃的,现在是贵州的特产了。

    同自强不息兄一样,对那山区的刀耕火种靠天收的生产方式特别有印象。先砍倒山坡上的树,然后再来烧,等天下雨后便去撒种,以后就只需来收割了。其实这是明显破坏了自然生态不好的生产方式,但这种方式至今还沿用。

   我们到乡下后,用碓舂米的机会已是很少了。偶尔也去借用,因平时只听农民说踏碓,我们中的一位去跟农民说:借你家的“踏”用一下,结果被那农家笑了好些年。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5-4 15:47:22

 

湘西也叫粟米,由于产量太少,很少种。倒是刀耕火种包谷的多,利用那一点火土灰作肥料,真正的广种薄收。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5-6 05:58:35

 

真不知道种馐米,收馐米和馐米脱谷的过程这么特别又这么复杂。好像我们那儿从没种过馐米,也没见过那古老的刀耕火种,长见识了。谢谢自强不息的美文!

——湖南知青网友枫叶缤纷2012-5-6 12:49:02

 

想起当年苦中寻乐!难忘的记忆!感谢支持!祝福老知青朋友!

——新浪网友七彩云霞2013-1-5  21:57

 

那时无意识地破坏大自然的事情做得不少。我们那里的野鸭把稻谷吃得一塌糊涂,场部就下药,第二天一条50亩的田地里黑压压一片都是野鸭。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1-8  15:44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上山下乡耗尽了我们的青春年华,但也让我们经历和见识了中国农民的艰辛。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5  10:00

 

 

没想到,七十年代还在采用刀耕火种的方法。从文章中见识了原始耕种的全过程,而且脱谷也很麻烦,真是粒粒皆辛苦。如果这些烧荒的土地种植油茶树或果树,还可以保护生态环境。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12/23 15:51:00

 

实事求是的讲,当年烧荒的山林并不适合种果树,因为日照严重短缺,加之土层太薄种油茶树也没戏。但那些叫不出名称的灌木丛和杂树在惨遭焚烧之前却是防止水土流失的天然植被,且能够不断向乡亲们提供燃料,保护它,远比毁林开荒有用多了。

    谢谢您,我的朋友!祝您岁岁平安!

——自强不息回复麻纱老农2013/12/24 15:22:00

 

按现在的保护生态环境的理念来讲,是有点败家了。但是在那个年代里,这个举动绝对是革命行动。几个那时会唱的一首歌:“南渡江啊水流长......”说的就是这一段故事。

——中知网友闲人一个2013/12/23 20:07:00

 

诚哉斯言!事实上乡亲们——特别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老人对此心知肚明,只是迫于当年的政治气候敢怒不敢言罢了。

    谢谢您,闲版兄弟!祝您岁岁平安!

——自强不息回复闲人一个2013/12/24 15:26:00

 

刀耕火种植小米,

烧荒大片种植稀,

呵护简单不精心,

收获困难也严厉。

——老友龙行天下2013/12/24 8:22:00 

 

“糯小米”在我插队的地方叫“黄粘米”,也叫“粘糜子”。现在东北地区人人爱吃的“粘豆包”,就是用黄粘米做的。

——挚友孙伯江2013/12/25 9:37: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55、垦荒呱噪眼皮跳》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