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1、表哥的婚床  

2011-05-20 16:59:1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表哥的婚床

 

19681230下午临近下班时,16辆覆盖着篷布的解放牌载重卡车,满载我校首批赴天柱县插队的400多人驶进黔东南州府所在地凯里街头,停靠在州政府前的北京东路人行道旁。

寒风怒吼,街上几乎见不到行人。没有人理会我们这些风尘仆仆疲惫不堪远道而来的学生,与早晨离开贵阳时敲锣打鼓的热闹场景的反差让人仿佛一下子掉进冰窖般寒冷。

大家在东方红饭店就餐之后,没人张落晚间的住宿问题。我只好带着同伴老十和阿四去凯里老街找表哥借宿。

表哥是凯里建筑公司的工人,正为元旦结婚的准备事宜忙得不可开交。顾不得寒暄客套,直接带我们来到他的新房,安排我们睡在他刚刚搬进屋的婚床上,就又出去忙他的了。

当晚凯里停电,四周一片漆黑,屋里没有火烤,再加上从来没有受过这种长途颠簸,我们又冷又累,三人挤住一床互相取暖,不久便进入了梦乡。

突然,很响的声音把我们惊醒,三人不约而同猛地坐起来,只见两三束在房里晃动的手电光照到床上的我们后急忙移开,同时发出一阵嘻嘻哈哈的女人笑声,原来是几个为表哥帮忙的女同胞搬东西进来。尽管看不见她们的模样,我们依然羞得一声不吭地赶紧躺下。

只听有人小声地说:“是金竹的表弟,快走快走!”说完便领头悄悄退了出去。

她们走后,表哥婚床的油漆味一阵又一阵送入我的鼻中,我睡意全消,早晨离家时的情景顿时又出现在眼前:

天亮前,三个弟弟还在睡梦中,我悄悄与母亲道别。

头一天我就和母亲说好不要她去送我,我很害怕看见她的眼泪,更不想让她去承受那种生离的煎熬。

邻居小贵把我的行李放到从简老师处借来的自行车上,推着车陪我去学校。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谈的伙伴,临近分别仿佛什么语言都显得多余和苍白。

学校里已经人声鼎沸,16辆解放牌卡车整齐地停在操场上,因为气候寒冷,所有的汽车都已经在发动,引擎声响彻整个操场。每辆车旁都聚集着一堆一堆送别的人群。

天亮了,分别的时刻越来越近,远处渐渐传来了哭声,一时间整个操场上相互感染,震天的哭声淹没了引擎的轰鸣和欢送的锣鼓声。

我和小贵紧紧握别,转身蹬上最后一辆卡车。正想躲进车内避开那令人伤感的场面,小贵叫住了我,这才看见闻讯赶来送我的姑妈站在他身旁含泪向我挥手,我的眼泪一下子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汽车开动了,车后依然紧紧跟着大群送别的亲人,有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女儿的乳名……

不知什么时候,我才昏昏沉沉地入睡。

次日回到车上,我们才知道昨夜同学们全部在车上过夜,那可是滴水成冰的寒冬啊!

 

 
足迹(1)初离贵阳 - lzqwap - lzqwap的博客

 后排右二为老十,前排中为阿四,前排右一为笔者。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四十多年的旧事,犹如发生在昨日,读来似曾相识,感慨万千,随着故事展开,一定引人入胜,盼望你的续集,向楼主问好!

——西岭望雪(湖南知青网版主)2011-6-21

       自强不息兄下放时是那么的悲凉呀,怎么会途中没人安排住宿?还幸亏你有亲戚,可能当时的凯里还无能力一下安排四百多人的住宿。这种事情湖南应该不可能发生,学生伢子会当场造反的。到了农村给你们安排的是那四面透风的房子,这在会同农村应该也不会有。因为会同农民住房不紧张,他们大都是两层楼的木板房。想来你们比我们那时生活更艰难。

    你们从省城下贵州的边远山区,我们从省城下湖南的边远山区,两地相邻。生活习性、生活用具都是一样的。点火用松油柴,厨房里烧的是火塘,煮饭是黑鼎罐等等,这些都太熟悉了。

用真情记下那难忘的岁月,至少是给了自己一个交待。

——书荟(湖南知青网版主)2011-6-23

    

    山区的知青比湖区知青艰难很多。他们经历了寂寞、孤独、无奈、企盼......。是我们知青的脊梁。

——韵味螺(湖南知青网版主)2011-6-27

    

    自强不息兄:你们从贵阳下到黔东白市大塘,我们从长沙下到湘西会同高椅,这从西到东与从东到西是何等的对称,大家是同一山区的知青,你写的事我们爱读,它与我们经历过的事是何等的相似,谢谢你。

——健者(湖南知青网老知青)2011-6-27

    

    锣鼓喧天离家去,无人问津到凯里,幸亏表哥婚床大,留宿表弟三兄弟。

——老友龙行天下2013/3/30 7:52:00

 

    四十多年的旧事,犹如发生在昨日,读来似曾相识,感慨万千,随着故事展开,一定引人入胜,盼望你的续集,向楼主问好!

——西岭望雪(湖南知青网版主)2011-6-21

 

    害怕见到妈妈的眼泪! 

    我的眼前浮现出1970714日北京站送知青去内蒙兵团的场景。车窗窗口被同行的知青挤的满满的,孩子们的身体探出窗外,家长在站台上哭天抹泪,我只能透过人缝看着父亲,看不见我的父亲急红了双眼,眼皮都红了,那是没流出的泪水憋的。我一辈子没见过父亲流泪,父亲从没有要哭的表示。那天我唯一的一次见到父亲的眼皮发红。

——天敌乙(新浪网友)2013-4-11

 

    无论天南地北,生离死别的情景何其相似乃尔!这是当今影视作品和主流媒体极力回避的历史画面,但在千百万亲历者的心中却是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

——自强不息(2013-6-7  09:11)

 

        19691111日中午,上海北站,欢送知青远赴黑龙江的场景:锣鼓喧天、彩旗飞舞,黑色的蒸汽机车一声低沉的汽笛声,车上车下刹那间泪雨纷飞……你的文章让我又一次记起这一幕。

——上海周忠明(新浪网友)2013-2-4

 

        当地州政府为什么不给你们安排住宿?你们太老实,应该找当地领导解决住宿。否则就给他闹个天翻地覆,看他们管不管。

——挚友孙伯江2013-3-29

 

    谢谢伯江兄弟!您的问题提得好,这也是曾经困扰我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在我们之前这里已经路过N批插队知青,但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彼时已到下班时间,党政机关早已人去楼空。我们人生地不熟能够到哪里找人?夜深人静饥寒交迫之际,路边的简易木桌(当地居民的临时货架)等等能够燃烧的东西就成了同学们发泄的对象和取暖的燃料。(这一切是去年才从分别40年的同学处知晓的)

——自强不息2013/4/1 9:18:00

 

    看完老友的大作,当年在寒风凛冽、滴水成冰的时节露宿凯里街头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我们在筹备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的活动时,曾经有白市的老知青问过我,19681230日,我们的午餐在哪吃的?吃的是什么?我回忆良久,竟无言以对。那天我们根本就没有中餐吃!我们是饿着肚子下乡的!也许,这就预示了我们上山下乡的路是坎坷的。

——挚友叶小青2013/4/20 21:55:00

 

    将知青回忆录重新修订整理,使大家能欣赏到更多的佳作,可喜可贺。

    曾到过凯里以及黔东南的镇远、西江苗寨、岜沙苗寨、小黄侗寨、肇兴侗寨、隆里古城等旅游点。感觉黔东南山清水秀,独特的风土人情。不过属于走马看花。

当年对知青的接待工作做得太差。我们这里的知青插队时,当地政府都会组织群众,敲锣打鼓做出欢迎的样子。如果途中需要过夜,都会安排食宿。虽然是睡地铺,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

——麻纱老农(中知网友)2013-3-29

当年所走知青路,

精神收获最丰足,

如今成文来发表,

先说下乡第一步。

——老友龙行天下2014/12/13 10:09:00

    再次拜读强哥的大作,仍是爱不释手,春风扑面。表哥的婚床将知青下乡时的窘境描述得入木三分。

 次日回到车上,我们才知道昨夜同学们全部在车上过夜,那可是滴水成冰的寒冬啊!

由此可见,笔者由于有了表哥的相助,有幸得到些许温暖,但他的内心依然是酸楚怆凉,这是背井离乡时的真实写照。

——老友老龙头2014/12/15 8:08:00

 

         贵州地理位置特殊,知青们下到山里条件更差。所遭遇到的艰难困苦就可想而知了。

——闯北走南2014/12/22 10:14: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2、县城过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