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17、插秧  

2011-06-23 16:34:0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插秧

插秧时节,队里忙碌起来。清晨,男子们忙着犁田。妇女们全都打早工下秧田扯秧抢工分。队里实行小包工,以扯秧的个数计分,而且必须在吃早饭前备足队里每天需要栽插的秧苗,当然也不能大于当天的需求量。于是她们争先恐后,动作之快让人咋舌。

桂花佬打过很形象的比方:抢工分就像抢舀一锅饭,饭锅只有那么大,你不舀别人就舀光了。

打早工相当于加班,我们从来不参加(其实也根本不会那些农活),通常都是早饭后随大伙一起出工。

为了保护妇女的健康,队里从来不要她们插秧。因此她们扯完秧后无需再下田,只负责做坡地里的农活。

早饭后其他男劳力继续犁田、耙田,为下午插秧做准备。上午只有桂花佬带我去插秧,阿四和老十他们之前已经回贵阳去了。

虽然我曾经在学校组织的“支农”活动中下过田,但从没插过秧。桂花佬真不愧是先生,从田里的身姿,到分秧苗、手握秧苗的姿式,无一不细心解释,耐心示范。

“蹲马步,身子要正,蹲稳了才好展劲(用力)!”

“右手分秧后,用拇指夹住根须,伸直其余四指护着根须往下插。”

“每一排栽五株,左脚要踩在第一株和第二株之间的位置,右脚踩在第四株和第五株之间的弄堂里,这样退过去就不会把秧苗栽在脚印窝里了。”

山里有不少水田面积不大,而且大多呈不规则弧形。在这种田里插秧很有讲究,插秧的质量不仅和产量有关,而且牵涉到今后薅秧的难易和好坏。

为了沿着弯曲的田坎均匀地插秧,保持均衡的行距和株距,就需要在栽插时动动脑筋。桂花佬告诉我这种方法叫栽“走边窝”。也叫栽“胞衣”,即平行于弧形的田坎一圈一圈把水田栽满。

“栽‘走边窝’的关键在贴‘鸡仔棒’”,桂花佬边说边示范,“就是在田坎向内弯时,以田坎为弧,以栽在左边的第一株秧苗为圆心,那么在栽第二排秧苗时就少栽一株,依然以刚才的那株秧苗为圆心来栽,这样就可以保持秧行与田坎平行了。”

“反过来也一样,如果田坎往外弯,弧和圆心的位置则相反。”

我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并暗暗为他简明扼要的指导惊讶,谁说师塾先生只能教“之乎者也”呢?以他的水平教几何我想不但卓卓有余,而且必定精彩。我为能碰到这样的好先生暗自庆幸。

见我一点就通,老人也非常高兴,收工时居然表扬道:“我看你是聪明有种富贵有根啊!”

“不!不!是您老教得好!”我由衷的否定道。一边活动酸胀的腰,一边查看自己栽的稻田。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同一块田里,师徒的作品天壤之别,前者植株均衡笔挺,距离均匀;后者植株大小不一,株距忽密忽稀,更要命的是,所有的植株都往一个方向倾斜。

“冇关系”,桂花佬显然看出了我的局促不安,“你刚刚学,慢慢来,多栽几天就好了。”

“秧苗插得正才活得快,斜了它就必须先立起来才能往上长。你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啊是啊,下午我一定注意,谢谢您的指点!”我被老先生的宽容感动,心悦诚服地道谢。

 

午饭后,男劳力除留两个人继续架牛耙上午犁好的田外,其他人全部下田插秧。

下午人多,去栽插队里的那些大田。栽大田的规矩与上午大不一样。首先由队里技术、体力最好的人破田。即栽五行横竖笔直的秧苗在水田正中,将水田一分为二就叫作破田。破田人栽一个秧(三手秧)后,第二个人才跟进,以此类推,次序按个人技术、体力的高低排列。我自然位列末尾,排在桂花佬(他是队里年龄最高的老人)的后面。

乡亲们插的秧苗横平竖直,非常匀称美观。更重要的是,只有这样才便于日后薅秧。

这里地处湘黔交界,受湖南生产方式的影响很大。比如薅秧用的秧耙就产自湖南。耙头是六寸长三寸宽两寸厚的木方,正中有个圆孔。耙齿是等距离排列的五块两公分宽呈内弯的扁铁,嵌在木方长边下侧。耙杆为两米左右的竹竿与耙头正中的圆孔连接。使用这种工具薅秧,不仅可以免去在田里的弯腰之苦,而且功效比黔东南某些地方用手指薅秧的落后农作方式要高出若干倍。

当然,这一切我是在学会薅秧后才晓得的。

栽了一天秧,我简直累得直不起腰来。农民的辛苦,农民的劳累,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我哪里会知道呢?

2011-6-15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栽了一天秧,我简直累得直不起腰来。农民的辛苦,农民的劳累,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我哪里会知道呢?”这就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心得体会,不错,有收获,哈哈……        

——挚友孙伯江2011/6/27 17:34:00

    插秧时节分外忙,老农把手教一场,一天下来腰难直,农民辛劳亲自尝。

——老友龙行天下2011/6/28 9:47:00 

    插秧的活儿十分累人,干一天下来,那腰那腿那臂膀简直不像是自己的了。个中的辛苦劳累,不亲身经历是难以言表的。

——中知网友石上清泉2011/6/30 18:05:00

    哈哈!“分秧” “走边窝”,老兄学得真扎实,至今还叫得出插秧行道的“名词” 来。佩服!我们都有同样的经历,而且用不了几个回合,堪称队里的插秧能手。其实插秧这活看似轻松,也是男将们最不愿干的活,因为男将的腰板太硬,插着插着,就又创造了一个名词——“搁膝”。 不知老兄所处是否这样称谓。

——中知网友烧窑卖瓦的2011/7/12 11:23:00

    谢谢朋友关注点评和鼓励!问好!您说的搁膝我还真不知晓,从字面上看,是不是累了把左胳膊肘放在膝盖上借力的动作?愿闻其祥!还望朋友不吝赐教!谢谢您!

——自强不息回复烧窑卖瓦的2011/7/12 14:07:00

    老兄折煞小弟了,赐教真的不敢当。不过是地域不同的插秧能手相互交流罢了。其实结论正如老兄所言。

          “搁膝是插秧过程中存在的自然现象,人累了,将左胳膊放在左大腿上会有短暂舒适感,但弊多于利。上晒下蒸,加上时有水浅上,时间长了胳膊和腿都会破皮。整个插秧姿式变形会影响骨格的生长,用城市话说,会患职业病 分秧困难, 插秧速度减慢。秧田淤泥的深浅也会导致体力增加。搁膝现象一般发生在知青、新手的身上,农民忌讳搁膝

——中知网友烧窑卖瓦的2011/7/12 16:34:00

    各地插秧不太相同,在长沙、汨罗等地是退着插,在会同山区一般是横着插。田要插得快,秧需分得快,两手与泥面要近,动作有节奏。会同高椅一带还有开秧门关秧门的习俗。插秧伤腰,不少知青老来腰痛,与当年过度插秧分不开。插秧的确是不可磨灭的足迹

——湖南知青网友健者2011-7-13 10:01

    谢谢健者兄关注!只有亲身经历过插秧的人,才会有这么精彩的点评!谢谢您!问好!

——自强不息回复健者 2011-7-13 17:14

    插秧还好一点,我觉得扯秧是个蛮累人的活。

    一是时间早,天还没大亮就要起来,搞了两三个钟头还吃不上早饭;二是直不得腰,一个接一个,没有直腰的机会;三是也要点技术含量,初学者捋不齐,洗不净,社员讥为蚂蚁上树,捆不紧;四是蚊虫叮咬,最讨厌的是蚂蟥,俗话讲蚂蟥听不得水响,叫花子听不得桶响(扮桶),扯秧又是个原地不动的活,多的时候,一只腿上巴得四五条蚂蟥,鲜血流出来红得一片。

        现在种田可以打散秧,比以前省了好多事,舒服多了。

——湖南知青网友楚风2011-7-14 09:47

    讲起栽秧,今天的我仍然记得的是那难以名状的痛楚。也许诸位对腰痛的感受是直不起来吧,而我那时不光是直不起来,更加重的是我无法让自己弯下去,那腰痛令我弯不下去直不起来,可仍然还是得一年要插3道田(早、中、晚)。湖区的农民插田再辛苦,也只要插两次田吧,腰痛已伴随我终身。

        自强不息兄对栽秧的细节还记得那么清晰。我也记得当年插田时若是遇到那难得的大田,插秧的高手也会下到田里从中间破田(不记得会同将这种形式叫做什么了),只插一行,笔直插过去,后面的高手会先站在田基上评价,然后也下田插一行或三行跟过去,其他人再跟在后面放肆插。这是难得的高手荟萃,农民对自己手艺自鸣得意的一刻。羡慕你们那儿的妇女,不需插田,真幸福!

        跟楚风的感觉是一样的,我们那时也不会扯秧:齐不起秧、洗不净秧、扎不紧秧把,好不尴尬。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1-7-14 22:26

    谢谢书荟的精彩点评!插秧的确是知青的必修课,湖南每年要栽三季水稻,你们的辛苦可想而知。比你幸运的是,贵州因为气候的原因,每年只栽一季。我插队时队里也曾根据上级指示试栽过双季稻,可是得不偿失,以失败告终。知青时代落下的病痛,还望你千万注意根治,注意劳逸结合,祝您健康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自强不息回复书荟2011-7-15 14:24

    由于在五龙冲受过腰伤,插秧是我最怕的一项农活,一天下来那个痛啊,非常人所能忍受,只到现在腰部不能受凉,这么热都不敢睡竹凉席,.有什么办法哟!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1-7-16 10:00

    我做得最好的农活就是插秧,这一项和队上姑娘不相上下.但扯秧就不行,扯的时候还蛮齐,一洗就三不六齐了.硬是学不会.

——湖南知青网友佳哉2011-7-17 08:05

    呵呵,又是一位插秧能手,巾帼英雄!谢谢关注!向您致敬!

——自强不息回复佳哉2011-7-18 11:37

    我没上山下乡以前,由学校组织到天津市郊区去参加劳动,干了一个礼拜插秧的活。那时侯我就领教了其中的艰苦,从水田的这头一直干到那头,腰疼得都直不起来了,照比在旱田干活累得多。

——挚友孙伯江2013/5/27 19:03:00

    栽秧可是有技巧,横平竖直要求高,幸有良师桂花佬,耐心细致把手教。

——老友龙行天下2013/6/14 7:02:00

    《插秧》再现了春耕大忙的情景。

        插队初期我们村里基本种植单季的高杆水稻,株距接近一尺。因为株距宽,要把秧苗插得横平竖直是个技术活,队长认为知青初来乍到,不堪重用,一般安排别的工种,例如挑秧。后来在公社科学种田的指令下,逐年扩大双季稻面积,推广矮杆水稻,矮杆适合密植,株距5寸,甚至更小。插秧工作量倍增,人手不足,老少爷们不论是在农田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手,还是初识稼穑艰难的新手,一齐赶鸭子上阵。队长恨不能把妇女半边天也叫来插秧,传统上妇女只负责拔秧。

        经过几年打压,高杆水稻终于消亡。其实这种水稻是经过千百年历史积淀而保留下来的优质品种,真正绿色环保原生态,不过当时没人重视。最大的优点是从来不用打农药,因为没有病虫害。也不用化肥,插秧后只要锄两次草,就可以坐等收成。所以在没有种矮杆水稻的时候,生产队仓库根本找不到农药和化肥。另外,出米率高,米质口感好。由于村里稻田多,每个人的口粮都绰绰有余。对村民来说,没人想种双季稻。

        矮杆水稻的优点是一年可以种两季,两季的产量总和超过只能种一季的高杆水稻。但对农民来说,增产不增收,要花钱买农药化肥,还要增加许多劳动量。而且米质堪忧,水稻已经抽穗扬花了,还要喷农药。我们村里随着每年粮食产量增加,征购粮也不断增加。村民当然把双季稻优先卖给粮站,自己吃高杆稻米。直到连单季稻也矮杆化后,老祖宗留下来的优良品种只能长存在村民的美好记忆中。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6/15 16:31:00

    一口气从头看到这里。真遗憾没有早进这个版看看!

        看了楼主精彩的回忆和大家画龙点睛的点评,尤其是看到对贵州插队生活的描述,好像又回到了云南,贵州与云南是相邻的省份,我们探亲都要从贵阳、凯里路过,只是七三年探亲回来在贵阳换车,停留了大概两个小时,签票之余,从车站顺大路走下去,经过大、小十字,又返回,由于是夜晚,印象里这就是贵阳的全貌了。后来再也没去过,这种印象一直保留到今天。

        楼主写的赶场、吃蛇、插秧、闹事、偷书……在我们知青身上似乎都发生过,读起来倍感亲切,云南的赶场叫赶街(gai;吃蛇时也是在外面煮,说法是烟灰掉进去吃了会中毒;插秧在云南是等雨季,时间一般在六月至七月之间,开始叫开秧门、结束称关秧门,每年的六月三十日都是大干之时,为了向党的生日献礼,所以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九、十点钟,党的生日那天多数知青都会瘫在床上,饭都懒得吃;闹事更是家常便饭,我们那里成都知青去的第一年,雷允(五营)的成都知青要开百鸡宴,到处抓鸡,险些惹起民族纠纷;……

        豌豆尖现在在北京已有卖的了,当年(九十年代)我经常托人从昆明带来,那种清香是什么菜都无法比的。我们在乡下时,云南的老乡看到你去扯豌豆尖,还会鼓励你多扯些,因为掐了尖后,分枝会更多,能结更多的豆荚。瑞丽的傣族买的米线上放着绿绿的豌豆尖,再加了蒜油、黄粉,浇上用撒撇煮出来的汤,那个味道真是美味。看看我都要流口水了。哈哈……

——中知网友雷午寨主2013/6/18 9:04:00

    看到麻沙老农关于水稻的跟帖,我也想说几句。

        六九年我们到了云南瑞丽的农场(后来改成兵团十一团),和当地傣族一样水稻田里都种的是大白谷,就跟现在市场卖的泰国香米一样,米粒长长的,煮出来有一厘米长,但是产量很低,我们的打出来就是每亩200斤左右,傣族是种白水田(什么肥都不施),亩产也就是一百来斤。好景不长,七〇年成立兵团后,来了现役军人,非说产量太低,要换新品种,七一年开始,我们就都换成了广二矮,没想到种下去之后,苗老长不起来,到结穗时,才40多公分,穗倒是挺长,可是收割就成了难题,原来的大白谷是一米四、五高,这下子一下子矮了一米,收割都要跪在泥地里,大伙儿那个骂呀,可是也没办法,还得干。这年秋收可把女生累坏了,一个个干得腰酸背痛;男生也不好过,以前打掼斗,不用弯腰就可以吧稻把子拿起来,现在就得弯下腰去取,这还不说由于稻杆太短,经常在摔打时,手磕到掼斗沿儿,……收割后,确实产量增加了,可是到出仓时麻烦又来了。谁都不要新米,各连都不要新品种,宁肯要陈年的旧米。后来我们试了一下,新米不香,饭刚蒸出来时,软软的与其他米一样,但稍一冷,就收缩了,完全冷了就硬的嚼不动了,冷饭放在铝的饭盒里一粒不沾一粒,一摇哗哗直响。连里的湖南老同志说:这下好了,打猎不用买铁砂了,把米装在火药枪里就可以打死鸟!结果,这批新米都调配到了地方,已经领了米的连队,除了开始试吃了一天外,就把它当饲料喂了猪、鸭子和做了酒。

        本来边疆地多人少,农场产的粮食自给有余,傣族的田还是采用的轮耕(一块田种一年,休耕两年,第四年再种),这次换品种,让傣族笑话了好久。

        直到现在,边疆吃的还是那种米,只不过都是缅甸运过来的了,原来农场的稻田里都种上了香蕉、甘蔗、中药等经济作物,吃饭只有靠国外了。

——中知网友雷午寨主2013/6/18 9:44:00

    老农和雷午二位朋友的跟帖让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当年的知青生活仿佛就在眼前。雷午寨主说的打掼斗我太熟悉了,不过我插队的地方不叫掼斗,叫富桶。在山里扛富桶可是技术活,那杠子的长短刚好抵住富桶内的上下对角点,分量不算重,但扛起来整个头部都在富桶里,只能看到脚下有限的地面。要把它扛着爬坡上坎到达目的地,就全靠自己对地理环境的熟悉和走路的技巧了。

    夏日炎炎,望各位朋友多多保重!祝你们健康快乐!

    再次向各位朋友鞠躬致谢!

——自强不息回复老农和雷午二位朋友2013/6/20 10:57: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18、蚂蝗田》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1112621927154/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