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35、探亲  

2011-08-10 16:18:5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探亲

也许是忙于疏散城市干居民,暂时无暇实施“下靠”计划,当局延缓了“下靠”实施的时间。

二弟带回家的大米很快吃完,离春节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家中面临粮荒,兄弟俩不得不计划重返农村取粮。

镇远车队党支部陈书记,一位年近花甲的老驾驶员的外孙是母亲的学生。他得知我们的情况后深表同情乐意帮忙,答应趁返镇远时送二弟回炉山,一周后再来筑送我回天柱。

母亲打算让我趁便跟车走,顺道去黄平看望父亲,返程时再到二弟的生产队看一看。姑妈也非常赞成母亲的建议,要我代表全家去探望逆境中的父亲。

我们坐上陈书记的货车,老师傅开车又稳又快,中午前就把二弟送到了大风洞,下午将我带到飞云洞。

飞云洞位于黄平到施秉的主干道旁,距黄平十五公里,是当地著名的风景区。我没有时间也无心观赏风景,赶紧往左边盘山而上直通东坡农场的公路走去。

父亲自服刑期满,迄今已经九个年头,先是在凯里农场就业,文革中随全体就业人员集体转移到黄平东坡茶厂,茶厂在飞云洞五公里外的东坡茶场内。

父亲在农场茶厂的食堂任保管兼统计。经人指点,我到食堂的菜地里找到他。几年不见,父亲明显苍老了许多,头上已经出现白发。他正在选留大萝卜种,见我到来非常高兴,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一边拾掇菜地,一边与我谈话。还不失时机地对我传授萝卜栽培及留种的有关知识。

我很惊讶,学理工的父亲怎么会熟悉蔬菜栽培知识?对于我的疑问他坦然一笑,万般皆学问,只要肯学,哪有学不会的东西?尽管当了近两年知青,也成功地种好了自留地,尝到过丰收的喜悦,但比起父亲的专研精神和认真劲头,我还是自愧弗如。身为知青,此刻我却帮不上父亲的忙。

父亲弄完了手里的活,父子俩在路坎边坐下来交流。

考虑再三,我鼓起勇气提出了困扰我多年的疑问:“你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着(关)的?”

“当年领导动员大家帮他们整风,那时单纯幼稚,相信领导说了几句真话,唉!要是早知道会弄成这样连累全家,啥都不说就好了。”看见父亲愧疚痛苦的模样,我也很难受。我知道,那是大势所趋,不能责怪父亲。

“我们单位总共八个工程技术人员,参加整风运动时七个发了言的人全部被打成右派和反革命,唉,着(整)的不止一家两家啊!”

知道了父亲蒙冤入狱的原委,我问他是否申述过?

“怎么会不申述呢?服刑期间,我曾经万念俱灰,甚至想过一走了之,管教干部劝我,多想想家庭想想孩子,想想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千万不该走绝路。从那以后,我就不停地写申述材料,留场就业之后更没有间断,要求回原单位工作。”

“有回音么?”

“单位不答应,你想想,他们要是在我的头上盖个红印,势必就要在自己的头上盖个黑印,他们怎么肯认错呢?”

“其实从目前的状况看,你在这里面也未必是坏事,至少不会动不动就莫名其妙被揪斗、陪斗和殴打。外面再混乱,也没人敢冲击公安机关控制下的劳改单位。”我安慰父亲的话虽然有阿Q精神的成分,但的确是实情。那些被无端揪斗殴打的老师和社会各类人员的惨状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如果父亲之前回到单位,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晚饭时,父亲从食堂拿来互相扣在一起的两个搪瓷碗,给我的碗里是雪白的大米饭,而他手里的那碗却是黄橙橙的包谷饭。我执意和他对调饭碗,我怎么忍心让父亲吃包谷饭而自己享用白米饭呢?父亲用亲手栽种的大白菜和姑妈带给他的香肠款待我,那顿饭,父子俩吃得好香好香。

次日离开农场前,我把身上仅有的十多斤粮票留给父亲。父亲一再叮嘱:“遇事别慌,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离开农场很远了,我频频回头,依然能看见父亲站在山头的身影。

2011-8-7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借机前往探父亲,

了解询问当年情,

耐心劝慰看优势,

茶场不会总斗人。

——老友龙行天下2011/9/9 13:41:00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庭发生政治变故的孩子早成熟、早担当!

        我有过相似的遭遇(我父亲解放前参加地下革命,解放后多次遭受不公正待遇,下放农场劳动,我也去看望过他),理解楼主当时的心情。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9/9 14:01:00 

 

    令人心酸的“探亲”,敬佩你的孝心和大胆,因为在那个“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代,哪怕是最亲的人,如果他是“罪人”,大都是避而远之的。这样的事在那个年代,真的是难能可贵,也给了你父亲心灵的慰藉和生存的勇气。你的父母有你这样懂事的孩子,是他们的福分。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1-9-26 01:43

 

    自强不息君探亲的经历令人悕嘘,父子都陷入困境,母亲也将下放农村,一家人前途渺茫。而我则是与父亲一同下放,相依为命渡过了最困难的阶段。这种经历使我没齿难忘。欣赏你回家之漫漫坎坷路!

 

        睡下没多久,还没睡着的时候,外面就开始下起了大雪,好大的一场雪啊!鹅毛大的雪花伴着呼呼的北风下了整整一个晚上。半夜时分,我被父亲轻轻地推醒,父亲说:你听,山上的松树被雪压断的声音。我尖起耳朵一听,真的,远处的山上象放爆竹一样,到处都是树枝断裂的啪啪声。那种风雪之夜,远山传来的声音,那样刺耳,那样苍凉,至今让我难以忘怀。我发现,父亲却根本未睡,他一直守在火炕边,一边烤火,一边聆听着茅屋被雪压出的咔咔声。我知道父亲也很疲惫了,但他不敢睡觉,他在守护着我,如果茅屋承受不了风雪的侵袭,他会第一时间叫醒我转移的。
        被父亲叫醒后,我再难以入睡,缩在被窝里思绪万千,我想到了许多许多……我想到了远在长沙我患病的妈妈,慈祥的妈妈此时此刻一定会挂牵远隔千里的西边大山里的儿子,也一定会象父亲一样祈求上苍保佑渡过这风雪之夜,我想到了我勤劳、辛苦的姐姐,她柔弱的身躯不仅要承受来自父亲政治原罪的压力,还要靠微薄的工资支撑整个家庭生活的负担,我想起了我那年幼的弟弟,姐姐在信上说,弟弟刚满十五岁已经利用寒暑假到土方队打短工挣钱贴补家用了。当然,我还想起了少时读的唐诗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句子: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安得广厦几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

                          摘自我的网文(那个多雪的冬天)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1-9-26 22:06

 

    衷心感谢西岭望雪兄的理解和点评!

    老兄的大作我一定细细拜读学习。在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无辜受难者并非个案。当年,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用笔自我辩护,自证清白!

——自强不息回复西岭望雪2011-9-27 08:19

 

    父子重逢,舐犊情深。感人至极。
    拜访朋友!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2-11-24  08:28

 

春节还有三个月,

家中米粮已吃绝,

搭车前往探老父,

方知当年冤案血。

——老友龙行天下2013/10/8 18:20:00

 

    “遇事别慌,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离开农场很远了,我频频回头,依然能看见父亲站在山头的身影。

        身处逆境的父亲对自强的叮嘱,倾注了一个父亲对儿子深沉的爱。相信多年以后自强都会记得父亲的嘱咐,也忘不了父亲那送儿远行的身影。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3/10/8 18:52:00

      特殊的年代,出于帮助整风的善心而因言获罪,而且8个工程技术人员就有7个获罪,真比窦娥还冤。

      有个回乡务农的右派分子对我说:当年因为在背地里议论,统购统销造成市场上农副产品紧张,被人检举揭发而戴上帽子。这个人当了20几年农民,总算熬到七十年代末,等到改正,重新安排工作。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10/9 8:25:00

弟弟回村去筹粮,

小伙探父到农场,

推心置腹谈得多,

深厚情感不一样。

——老友龙行天下2015/7/8 9:31:00

 

    当年我父亲在干校挨整时,我已离家插队去了,只有弟弟跟着父母,曾被迫写下敦促胡XX投降书。我一直不敢提起这件事,怕弟弟难过。自强兄能在那种情况下去看父亲,也是对父亲的安慰了。

——老友闯北走南2015/7/10 8:22:00

 

    闯北早上好!我非常理解令弟当年在强权淫威下被迫握笔的无奈,相信伯父伯母即使在当年也不会责怪自己的儿子;我非常理解你刻意回避此事的辛酸,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今天旧事重提——只是因为我们拒绝遗忘!

——自强不息2015/7/10 8:22: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36、知青兄弟》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