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36知青兄弟  

2011-08-10 16:22:3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知青兄弟

离开农场原路返回,我步行来到黄平县城,时间已近中午。午饭后我坐上到重安镇的短途客车,盘算着下车后怎样走才能在天黑之前顺利到达二弟的生产队所在地平良。

此前二弟告诉过我,从重安江边小路逆流而上,可以抄近道走捷径抵达平良,不过岔道多,行人少不好问路。最保险的路线是沿重安江到炉山的主干道回到大风洞,再从右边的岔道直达平良,虽要多走些路但万无一失。

父亲临别“注意安全”的叮嘱言犹在耳,权衡利弊,我决定走大风洞。

重安镇依山傍水,风景如画。宽阔的重安江碧波荡漾,江面划过一两只渔船,船舷上的鸬鹚有的抖动双翅,有的在梳理着羽毛。两岸绿树成荫,建筑物鳞次栉比,头顶蓝天白云,好一片风和日丽秋高气爽的宜人景象。

虽然几次回家路过这里,但我每次都是坐在车里匆匆而过,没有条件这么近距离地观赏这如诗如画的水乡美景。不过此刻我却不敢贸然停下来在此逗留,前面还有33公里的路要走,我必须在天黑前赶到平良。

我由大风洞折进岔道,就碰到三三两两从炉山赶场归来的乡亲,得知我第一次到平良看望弟弟,乡亲们说只管跟着走就是。他们也回平良,虽然与二弟不在一个小队,但知道他的驻地,答应顺道把我带到那里。

这是一条可以行车的简便公路,尽管车过时灰尘满天,但比起天柱我插队的地方不知要好多少倍。交通如此便利,至少二弟他们上交公粮或购买化肥时不用像我们那样劳累吧?

平良是比较富庶的产粮区,那层层叠叠傍山修建的梯田让人不禁联想到《敢叫日月换新天》里描绘的大寨景象。

在乡亲们的指点下,我来到了二弟的知青点。知道我要来,他已经做好饭在等我了。

知青点住房虽然简陋,但却是队里专门为同学们建造的,这点天柱县就远不如人家了。据我所知,天柱知青的建房款大多被挪作它用,甚至被不法者贪污,没人过问也没人追究,对于知青的举报和投诉,从来没人理睬。

这是一栋与山寨分开的独立小茅屋,六扇五间。男生三间,女生二间,男女各用一间做厨房。屋前是梯田,屋后是坡地。

让我奇怪的是,男生小屋的地脚枋(连接木屋柱子根部的木枋)缺失了好几块。二弟和他的同学告诉我,他们砍柴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天寒地冻情急之下,那些地脚枋已在冬天被他们锯下来烧火做饭了。呵呵,面对这些十七八岁的大男孩,我还能说什么呢?

知青点三男二女,全是贵阳三中68届的初中生,都是二弟的同班同学。虽然他们也因故分家,但并没有弄到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晚上,同学们聚在一起,有同学提议让我给大家讲故事。我欣然应允,将不久前看到的短篇小说《刺花的灯罩》介绍给他们。我对这篇小说的印象太深刻了,作者那优美流畅的文笔我无法转述,但那触目惊心的故事我却记忆犹新:

“一对幸存的法国夫妇出国旅行。自从二战中痛失爱子,妻子一直郁郁寡欢,魂不守舍。做丈夫的百般体贴关怀备至,试图让夫人在旅途中抚平创伤。

他俩在柏林邂逅丈夫早年医学院毕业的德国同学,老友相见分外高兴,做主人的自然盛情款待来宾。晚餐之后两位男士在客厅里叙旧,主妇将女客领进自己的卧室,向她展示自己的收藏精品,一一介绍如数家珍。

突然,卧室内一个精美的灯罩吸引了客人的目光,灯罩上的玫瑰花她似曾相识。

女主人注意到客人的兴趣,很高兴地夸她识货,请她到灯罩前细细观赏。

灯罩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质地细腻异常精美。客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朵精致的玫瑰花,花心有一小块痕迹让她几乎不能自持,此前种种恐怖的传闻出现在她的脑中——德国纳粹分子曾经用集中营里囚徒的毛发编织饰品,甚至用活人的皮肤制作各种皮具……

她的儿子幼时背部不慎被壁炉跳出的火星子灼伤,留下一个疤痕。为了隐藏疤痕,夫妇俩请人在儿子的伤疤处纹了一朵玫瑰,做母亲的对那疤痕太熟悉了,那心形的灼伤疤痕早已镌刻在她的心里。当仔细辨认确信灯罩上玫瑰花心的痕迹与儿子的疤痕无异后,她晕了过去……

丈夫闻讯赶来,安慰主人:没关系,她历来心脏有病,打一针就好了。

男主人很麻利地从家庭药箱里取出注射用具和针剂,非常冷静地为女客进行注射,丈夫焦虑地注视着爱妻,深情地呼唤着她,没有注意到他的同学使用的针剂瓶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标记。

这位夫人再也没有醒过来。”

故事讲完了,没人说话,大家都陷入沉思当中。

我想,同学们也许和我第一次读到这个故事时那样,为德国法西斯令人发指的罪行震惊,一定也在诅咒那些灭绝人性的纳粹匪徒吧?

 

次日,我和二弟的几个同学在炉山街上很顺利地搭乘铁路二局的货车,于傍晚回到贵阳。

2011-8-10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有过与楼主相似的经历,是从家里乘货车返山区时,货车只到距我们公社还有近20公里的另一公社。走公路回去要多走很多路,听说有一条山路近很多,可我独自一人,又不认得路,正踌躇时,恰好遇到我们村的几位农民,便同他们从小路回。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9/13 21:07:00

 

不顾美景直赶路,

只为要与弟相晤,

夜来无事讲故事,

刺花灯罩太残酷。

——老友龙行天下2011/9/14 8:32:00

 

据我所知,天柱知青的建房款大多被挪作它用,甚至被不法者贪污,没人过问也没人追究,对于知青的举报和投诉,从来没人理睬。

 

给我们知青盖房的松木檩子,就被生产队长偷梁换柱。我们向大队领导反应此事,归齐也是不了了之。

——挚友孙伯江2011/9/14 16:15:00

 

《刺花的灯罩》这篇文章是文革前,我在一本叫【译文】的特别厚的杂志上读到的。记忆至今。

   20世纪60年代初期,鄂华先生的反法西斯主义名篇《刺花的灯罩》问世,给一两代人留下难 以磨灭的印象。作品中女主人公海林格夫人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纳粹女战犯。她为了获得人皮做艺术品,竟惨无人道地注射毒药杀害了无数的青年战俘。这个故事其实 确有其事,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海林格夫人的生活原型名叫伊尔丝科赫。伊尔丝科赫这个女魔王后来恐惧制裁,自杀了。《刺花的灯罩》曾被拍成电影。

——中知网友晓寒2011/11/3 20:13:00

 

天柱知青的建房款大多被挪作它用,甚至被不法者贪污,没人过问也没人追究,对于知青的举报和投诉,从来没人理睬。

我在内蒙古插队,国家规定每个知青360安家费和3分购木证,一并下拨给生产队。后来生产队给我们男知青,盖了5间三条房檩的土房子。不但间量狭窄,而且房檩都是破旧的柳木和杨木。我们小队20名知青,安家费共计7200元。生产队给我们盖房子花费不到2000元,剩余的安家费稀里糊涂的不知去向。

像老兄说的这种情况,大多数知青插队的地方都有类似现象。

——挚友孙伯江2013/10/12 9:21:00

 

知青安家费在许多地方都是糊涂账,正应了那句老话: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哪怕那权力只有绿豆芝麻大,如果没有监督机制,它也会无限膨胀!

——自强不息回复挚友孙伯江2013/10/13 8:55:00

 

探弟要走大风洞,

美好风景乡亲送,

见到兄弟一班人,

刺花灯罩特感动。

——老友龙行天下2013/10/13 7:37:00

 

当年知青的住房多数是村里的旧房,有的是所谓不干净的房子,村民忌讳而成为空房。我们村里就有这样的房子,原住户在文革中被批斗,想不开寻了短见。知青是外来的,不明真相,正好作为知青住房。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后,有个别多嘴的村民告以实情。知青从小就受破除迷信的教育,而且自信血气方刚,百害不侵,果然平安无事。邻队有个女知青嫌住房条件太恶劣,只在村里呆了不到一个星期,户口也不要了,自行回城。后来,全大队的知青都想不起她的长相,并相传已嫁作他人妇。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10/15 8:14:00

 

插队知青的遭遇不尽相同,但愿所有的知青兄弟姐妹都有安定的晚年生活、和睦的家庭和健康的身体。衷心祝福大家!谢谢老农老友的跟帖!祝您健康快乐!

——自强不息回复麻纱老农2013/10/15 8:14: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37、鸽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