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58、“梁祝”音乐会  

2011-08-30 17:05:2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8、“梁祝”音乐会

 

秋天,县文艺宣传队杨应基北门街的家里。

小孔应朋友们的请求拉小提琴。他正在演奏的是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吴清华诉苦的选段。

舒缓、低沉、悲愤的琴声从他的指尖流出。我明白,他是在用琴声表达心中的愤懑——几天前,我陪他到县里报考县文艺宣传队,他的才华得到了有关领导的首肯,却慑于“政审”的淫威而将他拒之门外……

朋友们爱莫能助,静静地听他演奏。

突然,一位中等身材架着玳瑁眼镜的中年人从门外闯进来,径直走到小孔跟前:“把你的琴给我看看!”一口浓厚上海口音的普通话。

接过小提琴,他仔细查看琴身,又凑近琴身辨认音箱里的商标。然后旁若无人地在屋中站定,娴熟地用持弓的手指拨弦,继而试拉,一串流淌的音符从他的指尖滑出……

我满腹狐疑地望着这位不速之客,猜不透他的身份。是上海人无疑,但从年龄推断不可能是知青,因为比我们大得多。屋内的客人中除了贵阳五中的女生莫啸娴与我们有过一面之交外,其他朋友都是初次见面,我实在不好意思向别人打听来者是何许人。

“走!到我那儿聚聚怎么样?”来人向小孔发出邀请,对其他人却视而不见。

“还有我的朋友?”小孔指着我。“当然!”他这才转过身打量我,微笑着做了一个潇洒动作:“请!”然后自顾自率先退出门外。朋友中有人劝我们别去,有人欲言又止,露出害怕的神色。我和小孔却不在意,彼时的我们一无所有,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我姓张,叫张国平,在气象站工作。”一到街上,他便自我介绍,继而询问我们的情况。小孔和我简单地自报家门,跟随他往气象站走去。街边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令我莫名其妙。

气象站在县城西门外的坡地上,一个四周有百叶窗的白色木箱矗立在高地中央,箱顶伸出的风向标正随风摆动。不远处是办公用的青砖小平房,除了与之相距十多米的一栋平房宿舍外,四周全是碧绿碧绿的菜地,菜地周围是不高的栅栏。菜园里的植物井井有条,长势喜人。看得出园丁打理有方,而且颇具蔬菜栽培的专业技巧。房前屋后的树虽不大却枝繁叶茂,整个环境给人以清新静谧舒适的感觉。

老张把我们让进他的宿舍。室内杂乱无章,枕边、桌上到处是书,多数是外文书籍,一望而知这是个喜欢读书的单身汉的居室。

我一眼瞅见桌上的一本外文画报,老张顺手递给我,同时笑道:“你看看人家的服装,一人一个样,没有相同的颜色更没有统一的式样!”如他所言,画报中的服装式样简洁,色彩并不艳丽花哨,也没有多余的装饰,朴素大方得体的居多。画报中没有当时被视为洪水猛兽的奇装异服。

稍事休息,老张提议先做饭。他把我们领到菜地里,指着那块绿油油的菠菜:“随便扯,这是我的作品。”我大吃一惊,无法将园丁与眼前的老张联系起来,更没有想到这漂亮的菜地竟然会出自文质彬彬的老张之手。

我和小孔到井边洗菠菜,顺便挑回一挑水。老张从屋里迎出来:“呵呵,你俩洗的菠菜这么干净,吃了会长生不老啊!”其实,我们只是看到那菠菜根又肥又嫩,舍不得掐掉,用小刀刮净须根,洗净后那粉红色的根部在满菜篮的碧绿中格外惹眼罢了。

做饭的间隙,我们从老张的谈话中得知,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到贵州工作已经多年,由于有海外关系而被“控制”使用,文革中甚至被游街示众,是个常人唯恐避之不远的人。

我这才明白人们那怪异目光和朋友们劝阻我们的由来。

尽管他只有中专文凭,但通过自修英语已经达到相当水平。目前正在自修日语,据他介绍,贵州首台进口的日产冷藏车的说明书就是他翻译的。

他书桌的玻板下有一张精美的年历卡片,上面密密麻麻画着许多记号,有的日期上打叉,更多的却画着圈。老张仿佛看出了我的疑问,告诉我说,他每天就寝前都要检查自己当天定下的学习内容是否完成,然后在年历卡上记录下来警示自己。

我不禁立刻对这位仁兄肃然起敬,更钦佩他在逆境中锲而不舍的自学精神。

晚饭后,老张和小孔拿起了各自的小提琴,开始演奏“梁山伯与祝英台”。美妙动听的旋律顷刻在小屋里盘旋,我成了惟一的听众,独享那难得的音乐盛宴。

以前,我对这首小提琴协奏曲一无所知。第一次听到她的旋律,大约是一年前在贵阳逗留期间,偶尔听到在僻静的小巷深处有人用笛子吹奏,那流畅美妙的旋律一下子深深地吸引了我,过耳不忘。后来与小孔相识,才知道那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陈刚、何占豪当年在校时创作的经典曲目,曾荣获国际大奖。

而今,远离闹市的喧嚣,远离文革的政治纷争和狼牙大棒,远离白昼鼓噪的高音喇叭,在这世外桃源般的幽静所在独自一人欣赏美妙无比的音乐,不禁令人如醉如痴,浮想联翩……

陈刚、何占豪二位真不愧为音乐大师,娴熟地应用音乐语言将家喻户晓的故事一一道来:草堂共读的温馨,十八相送的委婉缠绵,楼台相会如泣如诉的无奈,化蝶双飞的喜从悲来……

当最后一个音符远去,我依然沉浸在遐想中,竟然忘了鼓掌致谢。

“怎么样?不会比文艺汇演差吧?”老张微笑着问。

“哪里可以相比啊?没有可比性!”我这才想起和小孔来县城的另一目的是打算观看文艺汇演。

 “你级别不低啊,一人独享音乐会!哈哈哈!”老张接着开玩笑。

我难为情地涨红脸连声道谢,小孔也在一旁打趣:“听见了吧,赶快操练一种乐器,加入我们乐队。”那一刻我简直无地自容,唉,谁叫我这么笨呢。

至此,我们在异乡结识了这位令人尊敬的兄长。

一年后,老张在小孔处看到我用英文写的短信,大加肯定。并用随身笔记本的内页给我写了几句话,我至今不忘:

“你要奋斗,要努力,要持之以恒!离开这些,我们对生活就不会再抱任何现实的希望了。”

四十年后的今天,当我完成这篇短文的时候,正好是六十一岁生日过后的第一天。回望历史,“梁祝”音乐会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那美妙动听的旋律还在耳边,不知老张仁兄如今何在?小弟在此向您请安了!

2011-8-30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短短的《“梁祝”音乐会》竟然那样的吸引人,那时的政治氛围的确很压抑,难得小孔和老张还能如此投入的演奏“梁祝”。尤其是老张些给自强的几句话“你要奋斗,要努力,要持之以恒!离开这些,我们对生活就不会再抱任何现实的希望了。”直到今天仍然对我们很有影响。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4-1-8 21:19:00 

 

小孔拉琴表愤慨,

老张闻声径自来,

二人合奏梁祝曲,

楼主一人欣赏开。

——龙行天下 2014-1-9 08:52:00

一曲梁祝觅知音。当年不少有才华的人,因家庭出身怀才不遇,殊为可惜。

     我们这里有一位知青,一直宣称自己是孤儿,从小与祖母相依为命。八十年代以后,海峡两岸互通,他自豪地宣布:他父亲是台湾同胞,1949年随国民政府撤离来台。八十年代以前,如果是台属,简直就是特务的嫌疑,难怪要隐瞒实情。另一个知青就悲催了,他说,他的父亲1949年坐船已经抵达台湾港口,由于台湾方面的限制,不能上岸,又原船返回福州,后面的日子当然不好过了。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1-9 12:30:00 

 

谢谢老农!勿须讳言,当年被打入另册的人尽管无辜承受无妄之灾却鲜有自暴自弃者。当历史还他们的父辈和他们清白之后,他们中大多成了社会的中坚力量,以自己的才智证明自身的价值并造福于人类。

——自强不息2014-1-10 10:26:00 

 

老兄的自学和生活能力都很强,遗憾的是不会玩乐器,在音乐方面有缺陷。恕我直言,不必在意。祝老兄安享晚年!

——挚友孙伯江2014-1-11 08:23:00

 

伯江您好!您说得对,对于乐器,我的确上不了台面。虽然笛子、二胡、风琴、口琴都曾经尝试过,自娱自乐还马马虎虎,也在深山老林的“宣传队”里“干过”,那不过是滥竽充数罢了。谢谢您的直言,祝您笑口常开!

——自强不息2014-1-13 08:24: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59、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