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56、无头鸭子半只鸡  

2011-09-27 14:43:1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6、无头鸭子半只鸡

 

杨老师是桂花佬的女婿,也是我代课时的同事。我曾经无意间听到他向其他老师谈到乡亲们对我的评价:“他这个人与别的知青不同,即使从别人家的板栗树下走过,也不会弯腰去捡一颗板栗。”他说的是事实,凭我与桂花佬等乡亲们的关系,即使偶尔捡掉在地上的板栗解馋,他们也绝不会责怪我。但我的确注意力避瓜田李下之嫌,日久便赢得了乡亲们的口碑。

然而扪心自问,我就真的那么一尘不染么?非也!有无头鸭子半只鸡为证。

 

先说无头鸭。某日,知青DZ到湖南赶场,途中到我处投宿。彼时知青点只有我留守,稀客光临自然非常高兴。虽无美酒佳肴待客,但我的自留地里菜蔬瓜豆却是应有尽有,稍感遗憾的是只能用水煮盐香的烹调技艺招待二位——我已经断油几个月了,那时即使有钱也买不到统购统销的食油。

让我想不到的是,来客竟然自带荤菜——从挎包里掏出只无头的鸭子。他俩看出我面有难色,安慰我说:“你放心,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怪’我们是在江边打的,绝不会影响到你!”

他们讲的地方是靠近白市的清水江边的入山口,离我们大塘大队确实非常遥远。但是我知道,那里正是金岸大娘的女婿所在的生产队。不过事已至此,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赶紧生火烧水,到地里摘菜张罗做饭。DZ负责烫鸭拔毛。鸭毛本来就非常难拔,更何况是只扭断脖子死亡多时的残鸭。二人费力许久,终于在天黑之前弄完。至于嵌在皮里的若干毛桩就顾不了许多了。D亲自掌勺,炒了锅同样水煮盐香的鸭块。

尽管心有疑虑,我依然和二位同学风卷残云般把饭菜吃得精光,毕竟很久没有沾到油荤了。

 

如果说无头鸭子我是被动参与的话,“半只鸡”则是主动入伙的了。

那时筱君晓虹还在生产队。秋收之前,队里安排我和桂花佬看田水。我们的任务是每天巡视所有的稻田,检查田坎是否垮塌,田水有无断流。顺带看看有无家禽、家畜到田里糟蹋稻谷。当时各队都有不成文的乡规民约:但凡发现家禽到田里,格杀勿论!谁杀谁享用。

我和桂花佬正是在看田水时发现了不知从哪里跑到田里偷食谷子的一只两斤来重的小公鸡,并且颇费周折将其捉拿归案。此时已到午饭时间,桂花佬用随身携带的柴刀将其一分为二,我俩各拿一半回家。

午饭后,趁两个女同学午休时,我忙不迭地烧水烫鸡,虽然知道乡规民约,断定无人会来找我的麻烦,但心里依然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仿佛做了亏心事一般。那一刻我才真正晓得什么叫“做贼心虚”,尽管这“贼”似乎当得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好在一切平安无事,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山里发生的一切乡亲们心知肚明,只是没人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一次队里聚餐,世枚的大爷就酒后口吐真言:“俩知青在江口偷了只鸭子,拿到白头溪(我们小队的地名)吃掉了;邻队某某家的公鸡跑进田里,被桂花佬和老王捉住分吃了。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哈哈哈……”

我大吃一惊,始终弄不懂他何以知道的这么详细。尽管没人追究我的责任,但我还是有一种无法面对的犯罪感。

无须讳言,知青中流行的《偷鸡谣》尽管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和社会原因,但是,自称社会弱势群体的知青将手伸向更加弱势的乡民,无论如何是有失厚道有失公允的吧?

知青岁月,我不相信饥寒起盗心的混账逻辑,更不屑与偷鸡摸狗之徒为伍,虽然曾经赢得乡亲们的口碑,但远未达到独善其身的境界。今天将往事晒出来,绝非哗众取宠,只求洗掉曾经污染心灵的尘埃。

2011-9-27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这样的事情在知青中是时有发生,试想想那个年代明知有罪却要去干,真的有点逼上梁山哈。生存,为了生存!

——好友冬雪2011-10-06 21:55

 

感谢上帝!这样的反省很久不见了!敬佩!

——网易网友上帝所赐的生命2011-12-22 12:08

 

是哦.....同为知青,我确更加惭愧!

——网易网友萧潇雨2011-12-22 12:10

 

想达到独善其身的境界是很难得,也是古来无数圣贤的追求。我辈有此念想已经不易。今天将往事晒出来,绝非哗众取宠,只求洗掉曾经污染心灵的尘埃。已属于知耻者近乎勇的勇敢者之列。

——中知网友晓寒2011/12/23 21:46:00

 

自强不息老弟的自责反思,说明绝大多数知青当年虽身处社会底层,但内心还是有道德底线的。而乡民对知青是宽容的。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12/24 0:19:00

 

自强当年就自爱,

尊重乡亲不乱来,

唯二两次记忆清,

晚年拿出还要晒。

——老友龙行天下2011/12/24 7:55:00

 

我插队的地方种西瓜,邻村知青找去玩,明知是想吃西瓜,很多次给队长申请要几个,次数多了,自己不好意思要了,也是进瓜地自己摘,看瓜的老农睁只眼闭只眼呗,为了个嘴,现在想起来好后悔的。

——中知网友海喜2011/12/24 13:05:00

 

实不相瞒,社员家的“鸡鸭鹅狗”我都tou吃过。不过都是整个的,没有缺头或半拉的,哈哈。在蹉跎岁月艰苦的生活中,要想做到独善其身,确实很难。现在忏悔,就念“南无阿弥陀佛”。

——挚友孙伯江2011/12/26 9:42:00

 

在那个年代,其实很正常!楼主不必内疚!应该有很多知青朋友有过性质相同的故事吧!哈哈!

因为生长在老毛年代,几乎都廉洁奉公!为楼主品性赞美!

——中知网友黄蓓2011/12/27 9:45:00

 

按说,自古就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一说,并传为中华民族美德。一个“文革”把是与非、美与丑、善与恶完全颠覆了。知青中出现的偷鸡摸狗固然与当时生活艰难有关,但传统美德不再亦是一重要因素。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1/12/28 20:52:00

 

那个年代,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社员们都是这麽想这样做的。不足为怪。

——中知网友永远的柳遥2011/12/29 5:49:00

 

我们公社-知青为招待同学,偷农民的鸭子,被发现后游街示众。
  
老弟虽未被追究,但至今还有一种无法面对的犯罪感,并将往事晒出,说明心本善良,勇于自责,赞赏!

——新浪网友sanguangshuise2013-1-10  21:00

 

我也曾去农村,我也曾是知青,看了您的博文,感到很亲切。知青岁月令人难忘,知青岁月值得回忆。

——新浪网友天宇2013-1-12  16:46

 

这是知青的另一面,沿袭了文革的土匪习气,在农村上无老下无小,我也有过边走边采毛豆,回家煮一锅,看了你的回忆自当惭愧。

——新浪网友603室的清茶淡饭2013-1-12  21:15

 

我们的18个知青都是一个学校的,基本上都很老实胆小,因为都不具备红卫兵资格,再说了那里穷的要啥没啥的,只是有男同学上瓜地晚上偷吃西瓜的事。
我们知青家男同学在库房拿芝麻(公家)包饺子。晚上拔烟叶苗当小白菜下面条,结果都没吃成,反而为没地方消灭证据犯愁呢?
那个年代都是饥饿闹得。绝不是生活中的偷摸主管意识。尽管家家都受很好的教育,年轻学生在没吃的前提下,还能清高自责吗?
自责的应该是为啥没有吃的原因才对.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1-24  14:13

 

敬佩老兄近乎苛刻的自我审视——尽管那无头鸭并非老兄所为、半只鸡实乃“潜规则”的产物。但是老兄说得对,当地老乡更加弱势,回过头来想想,将手伸向他们心有愧疚。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6  08:29

 

 无头鸭子的现象在知青中较普遍。少数知青确实有鼓上蚤时迁的手段,多数知青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也都尝过来路不当的鸡鸭的滋味。因为知青的基本原则是:见者有份。在那种环境下,能够独善其身的人,难以见到。知青还有一项基本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做坏事也要到别的村庄去,本村乡亲朝夕相处,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有较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

      半只鸡的现象在我们这里倒不存在。发现家禽到田里格杀勿论,这样的乡规民约有些严厉。我们村里夏收或秋收后要晒稻谷,一直晒到元旦以后。晒谷场就在村里,虽然建有围墙,但满地的稻谷极有诱惑力,村民的鸡鸭常趁人不备,溜进场内饱餐一顿。如被发现,只是把鸡鸭赶出去了事。有一次仓库保管不胜其扰,用碎砖把一只鸡打伤,鸡的主人还理直气壮地大吵一场,保管面红耳赤,好像干了错事一样。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1/2 12:22:00

 

同学远方捉到鸭,

拧去脑袋来玩耍,

田中捕捉一只鸡,

一人一半分掉它。

——老友龙行天下2014/1/3 9:30:00

 

老兄把“无头鸭子、半只鸡”的往事写出来,发到知青网上供大家评判,足见内心里的忏悔之情,也说明了心地善良。拜读了,非常欣赏。

——挚友孙伯江2014/1/3 11:10: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57、送别》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21722018182/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