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78、无米炊  

2011-10-10 15:03:0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8、无米炊

 

民以食为天。无须讳言,自幼困扰我们这一代人的始终是粮食问题,知青年代尤为如此。

下乡第一年,尽管国家有粮食供应,但在那物资匮乏缺油少肉的时期,正是我们长身体急需营养而不得,同时又必须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时候,每天挨不到就餐时总会感到饥肠辘辘。那有限的供应仅仅够勉强维持一日两餐,而农村的作息时间必须一日三餐才能补充必需的体能消耗。

无法可想,晌午我只好用自留地里的黄瓜做汤充饥。为增加汤汁的稠度,每次加一汤匙(粮站供应的)面粉搅在里面。当然,那是秋收前的事了。

秋收后,尽管分到的粮食仅够吃半年,但我并没有亏待自己的肚子,先吃饱再说。幸运的是,区委吴书记在我断粮前特批返销粮及时为我解决了难题。(详见拙作《断粮之前》)

让我真正尝到无米之炊,是因故滞留白市樟木林场一周的日子,那是几年后的事情了。当时林场里早先的那批同学已全部抽走,孔妈母子俩也都回了贵阳。林场只有随民工团从湘黔铁路会战回来的知青李友生一人和其他本地老职工。

李友生低我两届,是我二弟小学时的同学,和我很熟。他修铁路前在与大塘同样偏僻的白岭大队落户,回来时那里的其他同学已经走完,上级将他调到樟木林场以示关怀。

本来我秋收后打算邀请李友生和小青到大塘玩几天,不巧天公不作美,连续的雨天和骤涨的江水让我们不得不待在李友生的房间等待雨停水退。

这里原先的知青调离后,林场的食堂就已经解散。本地职工都是附近的乡民,吃饭问题全部自行解决。李友生初来乍到,林场的头头对他毫无交情可言,口粮一直由其控制发放,据他讲是不出工就甭想领到粮食。今天看来,当时头头可能是出于对他的保护——避免串门的同学消耗他有限的口粮影响他的生计——而出此下策。

不管怎样,反正我们在那里时他确实是到了粒米全无的地步。好在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大堆新近分到的红薯,否则我们就只好冒生病的危险顶着风雨到小青的驻地去了。

李友生个子大,饭量也大,这在民工团里是出了名的。曾经有工友和他打赌,赌他一次吃掉十个大馒头,吃后接着闪腰(即往后翻下,用手、脚支撑身体),他居然赢得了馒头和众人的掌声。听到他的故事我暗暗为他后怕,如果撑破了肠胃或者“闪”断了肠子,落下残疾或出现不测,该怎样面对家人?

整整一个星期,我们吃的都是蒸红薯、煮红薯。直吃得肚里脹鼓脹气,弟兄仨竞相放屁。

“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小青不乏幽默地调侃:“据我考证,吃的东西越好越油腻,产生的碳酸气越臭。”

“这么说我们放的是卫生屁喽?”我也凑趣。

“岂止卫生屁?出的‘恭’也是卫生的呢!”

 “哈哈哈!瞧你俩酸文假醋的模样,你们要是能够去读书该有多好啊!”李友生的话一下击中我们的软肋,他似乎也自知失言,接着补充道:“也怪那些招生的有眼无珠。”

我实在不愿接这个沉重的话题,也知道李友生的好意,故意把话题拉了回来:“小青说的一点没错,不信你到茅房看看,连苍蝇蚊子都没有一只哩!”

夜里,弟兄仨挤住一床,举行了临睡前的精神聚餐:什么大南门的肠旺面、狗不理的灌汤包、小十字的牛肉粉、四季春的碗耳糕……直把贵阳早些年的小吃数了过遍。不仅无法安然入睡,反而勾起肚里的馋虫,只觉得胃酸一阵一阵往上涌。

一周之后,我们回到大塘。我煮了一鼎罐新米饭,哥儿仨吃得那个香啊,比那虚无缥缈的精神聚餐不知要爽多少倍,而此前的无米之炊更是深深留在心底了。

2011-9-30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我在罗甸时,曾经吃了一个月的包谷,之后,终于有了大米。也是鼎罐煮的,那个香啊,难以抗拒——不想吃菜,就光吃白饭。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米饭的香!

——挚友玩墨者2011-10-10 21:15

是啊,那个年代是个饿饭的年代。黎平没有杂粮,但有时也会无米之炊,几乎知青都尝过饿饭的滋味。那个年代吃什么都香哈。我记得我们是用铁锅柴火煮饭,每天的锅巴成了抢手货。大家抢着吃。

——老友冬雪2011-10-11 21:21

看了这篇文章,我感到很庆幸。我在内蒙古插队时,每年每个知青650斤口粮。另外还有100斤自留地的粮食。我们从来不会因为没粮吃而犯愁。我们的口粮有玉米,高粱,谷子。一年只有20斤麦子。

——挚友孙伯江2011/12/1 16:06:00

我的感觉,插队时比困难时期好多了,困难时期真的饿坏了,有些吃的东西简直不是人吃的!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12/1 19:55:00

楼主描述的情景。我也经历过:插队时。农村按人口,一人分330斤粮食。由于很少见到油水。五个大小伙子。到六月份。就把一年的口粮吃光了。最艰难的时候。圆白菜白水煮土豆。放点盐,就是一顿饭。

孙老弟的境遇。简直是在天堂。不挨饿。太幸福了。

——中知网友梧桐树2011/12/1 20:53:00

下乡时知青粮食不够现象很普遍,虽然也想点办法,但是缺口太大,于是借粮就成了度粮荒的不二手段。好在当时队里考虑知青无亲无故的又在长身体阶段,所以青黄不接时总会借粮给知青。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1/12/1 21:23:00

樟木林场住一周,

只因下雨老天留,

三个知青没饭吃,

顿顿红薯早吃够。

——老友龙行天下2011/12/2 8:25:00

往事如昨,难忘的那个年代。

——中知网友天山雄鹰2011/12/2 10:39:00

唉!那个沉重的年代啊,许许多多至今人们无法想象的困难几乎都被我们这一代人“独享”了!简直是“饮水思源”啊!

——中知网友黄蓓2011/12/2 19:38:00

缺口粮的日子真难过,有红薯的和有土豆的,不管好吃不好吃,好歹可以垫饥,垫饥以后还可以放“卫生屁”,而我当时插队的地方只产水稻,一年辛苦下来,工分再高也只能分到不到400斤的稻谷。农村分配口粮一般首先是确定按照基本人口,每人多少先定下来,这叫做基本口粮,按照基本口粮,劳动力和哪怕是才出生的孩子都是一样的(这大概也是中国的农村为什么不容易推行计划生育的原因之一,;然后再根据工分值确定每个工分能分多少,这叫做工分粮。,我们知青因为出勤率低些(偷懒是一方面,起码每年总想回家一次啊),工分不可能比当地人高,我们就只能分到和孩子一样的基本粮以及比别人少的工分粮。下过乡的都知道,稻子轧成米只有7折的出率,靠着不到300斤的大米我们要度过1年的光景是很困难的。那我们是怎么度过春荒的啊?好在当时大家粮食都不够吃,如果只有我们不够吃那很难办,到大家口粮都没有的时候,政府总不能看着大家饿死啊,这时候,"预借粮”的指标就下来了(政府先借给农民,以后再还),有了“预借粮”,总算能糊过难熬的春天,混到麦收了。至于“预借粮”以后怎么还的问题,那是烦不过来的事情。债多不愁,说不定哪年,政府一个“减免”指标下来,“预借粮”又可以从头再来了。

——中知网友江子2011/12/6 12:44:00

江子朋友您好!感谢您的关注和跟帖!您介绍的情况和西南各省的情况相差无几。我曾经在拙作《断粮之前》有过如下描述:“当时的粮食分配制度是以生产队为单位,分配比例是“人七劳三”。具体说就是总产量扣除必须上缴的公粮和上级摊派的“余粮”,留足来年春播必须的种子,余下的粮食70%按全队人口均分(我想这正是当年农村毫无节制竞相生育的原因吧),30%按全队总工日平均分配。”

(详见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04575324808/

——自强不息2011/12/6 14:33:00

当年下农区插队的许多知识青年,都程度不同地遇到过“吃不饱”的人生第一大问题。

各地具体情况不同,也真难为咱们的知青兄弟姐妹们是怎么混过来的了!

——老友龙行天下2011/12/7 8:14:00

回忆是辛酸的,也包含着友情的甜蜜。

——网易网友上帝所赐的生命2012-08-24 14:24

知青大多有过断米的经历,都是非常艰难。但我们在农村没有遇到过断粮的经历,而且一直都不缺粮。不知你们在那“无米之炊”的几天里,是怎样用“精神胜利法”来“战胜饥饿的?真的不容易!

好在苦去甘来,不会再有那样的日子了。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1-12-31 23:59:21

在农村断粮的日子很多,瓜菜代,半年粮。红苕,土豆,荞麦,南瓜等都当过粮。日子苦啊!年年期盼救济返销粮。自治州的条件在全省算最差的了。现在分田到户后情况大为改观,家家的粮食吃不完,说来说去还是体制的问题。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1-1 22:49:05

有如此经历也不失为人生一大财富啊!

——湖南知青网友橘子洲头2014-3-12 19:29:17

你下放比我所在的地方苦多了,我们那时粮食基本还够不用饿肚子,只是没有什么油水和菜吃,长期是萝卜苔子开花了还在吃,味道苦得要命。

——湖南知青网友蓝箭2014-3-13 10:41:03

无米之炊弄疯几个大男人。其实当地农民也不愿意接受知青,因为他们自己也不够吃的。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3-18  16:32

好友大驾光临,请上座!敬茶!

好友所言不虚,的确如此!当年的农村大多地区人多地少,农民自顾不暇,还要上缴公粮、“余粮”,苦不堪言。然而大势所趋,他们虽不情愿又能够怎样呢?诚如我们被自愿下乡一般,乡亲们也不得不被自愿欢迎我们啊。

——自强不息2013-3-18  16:48

难忘那曾经的年代,幸喜不会重来...........

——新浪网友幸运的无名指2013-3-19  05:53

前往林场看友人,

无米之炊一周存,

顿顿都是红薯饭,

精神会餐饿更狠。

——老友龙行天下2014/4/26 8:10:00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天天吃红薯充饥。按照现在的观点,常吃红薯有利于健康,不过当年人们吃红薯,不是为了养生,而是为了求生。我们也有过精神聚餐,有一位知青的父亲,在民国时期是百年老店的老板,祖传的餐馆创立于清代,他对传统闽菜是如数家珍。另一位知青书法甚好,把各式菜名用粉笔写在住房的板壁上,洋洋洒洒蔚为大观,占据首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佛跳墙。我们大队虽然大米不缺,但肉食很少,弄得大家垂涎欲滴。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4/25 20:18:00

老农老友早上好!您描述的精神大餐栩栩如生,让人仿佛身临其境。可惜当年没有条件,否则将板壁上那些菜谱拍摄下来,就是知青生活的珍贵文物了。哈哈哈!祝您双休日快乐!

——自强不息2014/4/26 8:18: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79、南辕北辙》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