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41、冤枉  

2011-10-24 14:33:4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冤枉

三十九年前,即一九七二年春天,挚友小孔到大塘帮我挑红苕到湖南会同县的郎江镇去卖。确切地讲,我们那时挑去卖的是红苕种。

郎江距离大塘二十多里,全是山路,不过比到白市近得多,路也没有贵州境内陡峭崎岖。此外,我选择到湖南赶场的重要原因是苕种在郎江的价格要比白市高得多(估计是彼处的地质情况不利于储藏苕种吧);另一个原因是那里正好要举办“商品贸易交流会”,可供选购的物资比平日肯定要丰富些。

毫不夸张地说,知青中能够有苕种出售的人并不多。而我之所以有苕种卖,完全得益于头年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挖掘的苕洞(地窖)成功地储存了当年分到的红苕。

桂花佬告诉我,苕种的价格比红苕要高出将近一倍。但是季节不等人,只有在春种的黄金期出售才能获得好利润。小孔得知这一情况,二话没说就欣然到大塘帮我。

那天兄弟俩起了个大早,兴冲冲各自挑了八十来斤红苕就了上路。一路有说有笑,我仿佛觉得肩上的担子不再那么沉重,路途也没有往日那么遥远了。

郎江依山傍水,是一座美丽的湘西小镇。江边小镇外的小路正是红苕种的交易市场,路旁已经有不少山民聚在一起讨价还价。我们找到一个空隙刚把担子放下,立刻就有几个湖南乡民围了上来。他们一边仔细查看我们箩筐里的红苕,一边奇怪地打量我和小孔。那神色明明白白把心中的疑问写在脸上:你们怎么会有苕种卖?

其中一位紧紧盯住我的眼睛:“你们从哪里来?”

“大塘,”我坦然地和他对视并补充道:“贵州的大塘!”

“大塘头?知道知道!”

“老王,你也来卖苕啊?”恰巧有位我们大队的老乡挑着红苕路过这里和我打招呼。那些湖南人听罢仿佛放心了许多,七嘴八舌地开始和我们侃价。

最后我以每斤一角三分的价格与其中的两位买主成交,价格属于中等偏上,与苕种质量吻合,双方都比较满意。

挑着空箩筐急急忙忙地走进郎江,我首先带小孔直奔小饭店,那里的米粉不错,分量足且猪肉哨子较多,味道也还不错。每次到郎江赶场我都必定在彼处用餐,今天挚友受累,我更得好好犒劳他。

可能是因为举办“商品贸易交流会”的缘故吧,场上的人特别多,很多商品销售点都排起了长蛇般的队伍,小饭店的售票窗口也不例外。

我老老实实地排队,把扁担和箩筐交给小孔让他先到饭店里找位置休息。他还未离去,在我们身后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口哨声——“唧唧唧!唧唧唧!注意扒子手!”;“唧唧唧!注意扒子手!”

转身望去,一位身着旧军装戴红袖箍的中年男子站在不远处的场坝中间,右手握着喇叭形的简易话筒,左手捏着口哨正用赤裸裸的仇恨眼光盯着我们,周围一阵骚动,乡民们警惕的眼光顿时齐刷刷向我们射来。我莫名其妙的和小孔交换一下眼色,无可奈何地示意他赶紧离开。

那一刻我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屈辱、愤怒让人憋得透不过气来。最恼火的是根本没机会向人诉说和分辨,心想这红袖箍也忒没眼神了吧!世上哪有挑着箩筐去行窃的扒手啊?转念一想,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随他去吧。

话虽如此,那天的肉哨粉我却没有品出一点往日的猪肉香味。

用完餐,我们再次挑着箩筐到场坝上准备购物。可恼的是,不管走到哪里,身后就会出现红袖箍的身影,同时一次又一次响起那刺耳的口哨声和警告声,看来红袖箍是和我俩较上劲了。万般无奈,我们匆匆称了些糕点买了瓶葡萄酒,赶紧逃也似地离开那是非之地。

夜晚,兄弟俩在煤油灯下一边就着糕点喝葡萄酒,一边对白天的遭遇愤愤不平:明知被怀疑、被冤枉、被侮辱却无处鸣冤,无处申辩,无处反击,那是多么窝囊多么恼火多么无奈和纠结的事情啊!

“可能是上一场有越共(当年贵阳人对扒手的蔑称——笔者注)洗劫郎江吧?”小孔推测。

“这些人真可恶,农民的生活够凄惨的了,他们怎么下得了手呢?还让你我受这莫名其妙的冤枉气!”我平生第一次遭人白眼和冤枉,万分委屈却无可奈何。

小孔的推测没错。次日桂花佬告诉我,头一场郎江的确有贵州去的扒手光顾,据说被窃的人很多而且很惨。

这就难怪那个红袖箍用仇恨的眼神、刺耳的口哨和喇叭声把朗江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尽管他搞错了目标。

2011-10-23


网友精彩评论分享

被无端怀疑那滋味真不好受,当时知青经常被一些人当作怀疑对象,我曾被售票员怀疑没买票。但我们问心无愧!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1/11/21 21:03:00

欢乐赶场卖苕种,

却被怀疑到处轰,

原来前场真有贼,

两个小伙吃亏中。

——老友龙行天下2011/11/22 8:24:00 

    自强不息和小孔被人当做“越共”着实让人郁闷,一肚子的火气却不知朝谁撒。想想也算是无巧不成书,自强和小孔为了红苕卖个好价钱从贵州到湖南去卖,可巧上一场这里的农民被来自贵州的“越共”给偷惨了,更主要的是当时的知青很少有苕种去卖,这里的农民并不知道那苕种是自强费九牛二虎之力挖苕洞储存的,所以被人当贼防的确难以避免了。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1/11/22 21:54:00

 

    “明知被怀疑、被冤枉、被侮辱却无处鸣冤,无处申辩,无处反击,那是多么窝囊多么恼火多么无奈和纠结的事情啊!”

    老兄这几句话,把当时的心情描绘的淋漓至尽,真乃画龙点睛之笔,精彩!

——挚友孙伯江2011/11/23 18:26:00

    不过话说回来在那个年代,有些知青为生活所困确实也做了一些有损名声的事情,所以一些地方的农村对知青有着一股防患之心也算正常吧。但是谁遭到怀疑肯定不舒服。

——中知网友枪神2011/11/23 20:10:00

 

离开贵州进湖南,

只为多挣两个钱,

遭到怀疑被盯追,

原来前场有积案。

——老友龙行天下2013/10/31 8:45:00 

    去集市上卖红苕,被当成嫌疑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当年在农村集市上,最重要的两种农产品不能交易:大米和食油。只能暗地里买卖。还记得一日三餐必备的油用完了,只有去找熟人进行黑市交易。我们这里种植油菜,再用传统的榨油方法,把油菜籽榨成菜籽油。每斤菜籽油2元钱,当然比平价油贵得多。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10/31 9:06:00

       那个带红袖箍的混蛋,真是可恶。我当知青的时候,要是遇上这种事,非得把那小子引领到人少的地方,狠狠地教训他一顿,然后迅速撤离。

——挚友孙伯江2013/10/31 10:17:00

    伯江兄弟此言差矣!可恶的不是“红袖箍”,而是那些将魔掌伸向乡亲们的扒手!我向来对“饥寒起盗心”之徒嗤之以鼻,无论何时何地我以为对这些“三只手”都绝不应该宽容。谢谢您一如既往的关注和支持!天气渐冷,兄弟保重!

——自强不息回复孙伯江2013-10-31 

      一口气终于从一楼爬到419楼。自强不息楼主娓娓道来自身插队的历程,真是一本人生沉甸甸的书辑。难得的好文章。以前对贵州知青了解甚少,只听过(看过)上海知青网的许昭晖、何月琴(上海贵州知青)断断续续讲过。许昭辉讲诉贵州插队经历不细,印象比较深的是他置身香港后又如何澳大利亚创业发展的历程。

——中知网友逗你玩2013-10-30 11:33:00

       衷心感谢朋友费时费力关注拙作,自强隔屏向您深深鞠躬致谢!谢谢您的理解和鼓励!谢谢您的支持!祝您和您的家人幸福安康!吉祥如意!祝您天天开心!健康长寿!

——自强不息回复逗你玩2013/10/31 16:49:00

       不用客气,你能写出自己那段心路历程奉献给大家,应该谢谢你才对。多数知青虽然都有相同的历史背景,上山下乡、军垦,但每个人的经历、文化、志向又有差异,能写出、写好自己的是少数。

      看你冤枉一节,在那左得不能再左,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不足为怪。那时大城市里知青回家探亲都被盯梢,当作另类。

——中知网友逗你玩2013/11/1 8:24:00

前往湖南做生意,

生意谈成被怀疑,

原来上次遇小偷,

这次把他当成敌。

——老友龙行天下2015/7/22 9:08:00

       这种冤枉可真让人压抑,不明说但指向明确,无从辩解又无可奈何。

——中知网友闯北走南2015/7/22 20:17: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42、告牛》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