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75、学殇  

2012-02-13 08:37:2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5、学殇

 

突然就回到了母校。

久违了,我魂牵梦萦的母校!虽然您身处市郊,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没有富丽堂皇的校舍,但您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熟悉和亲切啊!

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晨曦中,池塘边的树下总会有三三两两的人影,那是赶早的同学在那里默默用功;晚霞里,波光粼粼的池塘旁边总会尘土飞扬,那是简陋的足球场上酷爱踢球的同学们鏖战正酣。

校园里最热闹的时段恐怕要算课外活动了。教学楼前操场左侧呈田字形连在一起的四个篮球场上,球赛的哨声、观众的欢呼声呐喊声和掌声此起彼伏;靠近教学楼的乒乓球桌前,业余选手们正在捉对撕杀,难解难分……

有人说:要学习,上一中;要政治,去九中;要玩要耍在十六中!我以为那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儿不嫌母丑,何况我校的体育运动是全市中学中开展得最好的学校之一呢!

一九六三年金秋,贵州日报、贵州画报的摄影记者专程到我校对课外体育活动进行采访报道,这完全得益于学校体育教研组那帮踏上教学岗位不久生龙活虎的年轻大学生。以他们为主的学校教工篮球队在市里小有名气,几乎每天课外活动时都有校外的球队前来与他们一试高低。此外,他们甚至还与前来学校访问表演的省体女篮对垒,尽管输球虽败犹荣,对手可是地地道道的职业篮球队啊!

体育教研组的工作成绩显著,其他教研组的工作也并不逊色。各科都相继组织了趣味学习小组,专门吸纳各年级有兴趣且学习成绩拔尖的同学参加学习。那时我有幸得到数学老师的推荐,进入趣味数学小组学习,受益匪浅。

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我的作文《记一堂语文课》脱颖而出,受到语文科何毓芳老师的亲睐和推荐,成为语文教研组留存的学生范文之一,这大大提高了我写作的自信和兴趣。

我就读的初一(8)班中有许多巩固(留级)两年的“三朝元老”,他们出格的举动往往令老师头痛不已。比如多次在数学老师转身板书的瞬间跳窗而去(那时我们教室在底楼),让回过身来的老师面对四分之一的空座位目瞪口呆,更让班主任武国强老师一筹莫展。

武老师是体育教研组的骨干,这位在篮球场上叱咤风云的运动健将对班上这些厌学的“三朝元老”无可奈何。他不止一次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将跳窗逃课的部分同学抓回来,但对这些被责令站在墙根下依然桀骜不驯的顽主却无计可施,恨铁不成钢的铮铮汉子被气得几乎落泪。

顽主们只有在参加建校劳动和植树活动时最让武老师省心,不但从没一人逃跑,而且干起活来个比个倍儿棒,每次都领着全班出色的完成任务,让武老师备感欣慰。

这些同学特别讲义气,只要有人胆敢欺负本班同学,他们必定会站出来打抱不平,我曾亲眼看见初三有人欺负我班同学时被他们中的一位打翻在地。我们这些年幼个小的同学在他们的呵护下从此无人敢于小觑。

实事求是地说,初一(8)班是个团结的集体,尽管它从未受到学校的垂青。

然而好景不长,初一下学期,学校让政治教研组长夏琬兰取代武老师出任我们的班主任,试图彻底改变我们班的现状。

夏琬兰是根正苗红左得出奇的现役军官家属。上任伊始,便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搜集登记全班同学的家庭出身和背景资料,以此决定对待不同学生的不同嘴脸,毫无半点掩饰。

此人不余遗力推行极左的“阶级路线”,戴着有色眼镜评价学生,根据“家庭出身”的好坏决定对学生的好恶,我不幸成为她推行“阶级路线”的牺牲品之一。

当我有幸在同学们民主测评时高票通过,获取三好学生资格时,却生生被她“集中”删掉。

令夏琬兰始料不及的是,我们班的顽主根本不吃她那一套,不论出身好坏一律不卖她的账。以前他们仅仅逃不喜欢的课,如今干脆来个老王不会面——逃学,让她干瞪眼。

夏琬兰的班主任工作以失败告终,灰溜溜回到她的教研组。

一九六四年秋我们升上初二年级。原初一(8)班被学校撤掉,升级的同学与原初一(5)班的同学合并组成初二(7)班。班主任是和蔼可亲待人如姊的王崇安老师,整个上学期师生关系融洽,彼此相安无事。

初二下学期,王老师受学校派遣带领首批(六四届)下乡同学到市郊插队落户,我们班不幸又落到夏琬兰手中。此人故伎重演,而且变本加厉,于是班级管理又回到一年前的老样。

初二(7)班半年后彻底瓦解,全班同学除留级的以外全部打散分配到初三年级的七个班里。

我被分到初三(7)班,依然躲不开政治老师夏琬兰的歧视和刻意刁难。初三上学期期中考试时,作文和政治试题碰巧出现相同的内容:举例论述“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我的作文得到语文老师的肯定并作为范文在班上点评;而相同的论点、论据和论证在夏琬兰老师的评判下却勉强及格,此人的心智心态由此可见一斑。

这种无厘头的歧视让我对政治厌恶之极唯恐避之不远。

此时该班同学除我之外全部是共青团员和入团申请人。为了达到全班一片红的目的,团支部书记、委员及团员中我的好友轮番找我谈话,愿意做我的入团介绍人,动员我写入团申请书,均被我婉转谢绝,成为他们的遗憾。

每当课余时间老师宣布“团员和申请人留下开会”时,只有我独自收拾书包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教室扬长而去,毫无半点愧色。

出于同一原因,文革中我没有参加任何组织和派别,成为地地道道的逍遥派,成天到南明河钓鱼打发时光,直到下乡。

……

如今回到学校,一切似乎既熟悉又陌生,我居然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教室,看不到熟悉的老师,昔日的同学也都毫无踪影。

教学楼仿佛爬不到顶,好不容易进了教室却找不到座位,四周全是陌生的面孔。慌乱中总算在墙角找到个空位坐下,陌生的老师就开始在黑板上出题测验。

黑板上那一串串莫名其妙的代数式让我一下子傻了眼,宛如天书一般令我内急,狼狈不堪……

 

“老王!老王!出工了!”

有人一边高声叫喊一边用力拍打我的门,将我一下惊醒。

见我一脑门子的汗水,世枚惊奇的瞪大眼睛:“你困午觉做噩梦了么?”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惘然若失。赶紧胡乱擦把脸扛了锄头跟着他上山……

 

知青岁月,我不止一次做同一个梦,梦回母校,梦回课堂。学殇——成了我终生的遗憾!

 

2012-2-9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那年代有一批夏“老师”那样的人,他们没有爱心,不学无术,估计下场不会太好。

——网易网友七分队2012-02-13 13:16

我也做过和您的梦几乎一样的关于上学的梦,这可能是没有实现的理想在大脑中留存的信息。终生的遗憾。

——网易网友阿美2012-02-13 16:48

你的文章把我带回了初中时代,好有同感。

——老友冬雪2012-02-14 21:40

难以忘怀的中学时代,写得很生动很有生活情趣很有时代烙印。

——老知青网友云游天下2012-3-6 20:03:00

曾亲历,同感,只是虚长楼主几岁。

——老知青网友深山有道2012-3-6 21:21:00

长长的路我们一起走过,消逝的时光倒影着曾经的片段。每当唱起那首《难忘的歌》时, 心中总是有种感慨, 蹉跎岁月我们一起走过, 往事回首就在昨天。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感怀。

——老知青网友秋萍2012-3-6 21:48:00

知青岁月,我不止一次做同一个梦,梦回母校,梦回课堂。学殇——成了我终生的遗憾!

同感啊。

——老知青网友大个2012-3-6 22:50:00

我一向认为,一代知青最大的挫折不在于在农村吃了多少苦,而在于学生时代被中断了学业。这种损失是很难弥补的,即使后来有的有幸上大学,毕竟也被耽误了好多年,也如自强不息老弟所言,成了终生的遗憾。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3/8 0:33:00

午间梦回母校园,

实在难忘想当年,

同学老师全记得,

辗转反复总思念。

——老友龙行天下2012/3/8 7:52:00

“学殇”成了我终生的遗憾!老兄这句话,说出了咱们这代人的悲哀。令我感叹不已!

——挚友孙伯江2012/3/8 9:44:00

临近文革的几年,学校里已经是言必称阶级斗争了。有些老师也左得出奇,以出身划线,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实在是毁了一批有才华的学生,比如像自强不息这样的学生,在当时的气氛里不可能不感到压抑。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2/3/8 20:40:00

谢谢千管理解!

当年的确如此。如今回头看看,所谓出身不好何其荒唐。

出身只有不同,何谓好坏?更何况很多同学的父母当年蒙受的是不白之冤?

——自强不息2012/3/9 9:02:00

我们这代人最遗憾的是剥夺了我们求学权。以致后来的考大学、评职称、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和艰辛。

——中知网友小愚2012/3/9 14:50:00

知青岁月,我不止一次做同一个梦,梦回母校,梦回课堂。学殇——成了我终生的遗憾!

为了重回学校学习,回复高考后许多老三届知青付出了许许多多的努力。

——中知网友晓寒2012/3/13 12:29:00

与自强不息兄有同感,因为我们都是因为文革而被迫在少年时代便中断了本该属于我们的正常学习的美好学生时代。如果不是文革、不是下放,我想我们应该能够按部就班地读上去,只是岁月没有“如果”。读书,成了我们心中永远的“殇”。

你们同学真不错,还跟几十年前的老师祝寿,遵循了师道尊严!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3-9 18:25:43

谢谢书荟!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初一的班主任老师武国强之所以得到同学们的尊敬,与他的人品、师德有关。浩劫结束后,他调任体校当校长,但依然和当年的同学们保持联系,是一个注重感情的人。

补充一个拙作中遗漏的细节:武老师当年让我去听团课(每班仅两个名额)准备培养我入团。从这点可以断定,他从来没有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想这也是他受尊重的原因之一吧。

——自强不息2012-3-13 08:41:14

自强兄说的夏婉兰让我想起我们班主任李春娥,同样是根正苗红,同样是连长太太,同样是一幅嘴脸。令人厌恶,令人唾弃。岀于一种复杂的心情,我四十多年没有重返母校。那只是我伤心的地方。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3-11 11:37:20

谢谢西岭兄!关于这一类人,我之所以要把她写出来,只是想告诉世人历史的真相。其实,她们也是历史的牺牲品,可怜虫!扭曲人格的她们难道在整人时能够获得真正的快乐吗?也许她们直到离开这个世界时都以为自己是在执行正确路线吧?当历史否定了那种论调,她们是否明白自己是在被人当枪使?是否会对那些被她们迫害的人心怀一丝愧疚呢?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了。

让人欣慰的是,历史已经还我们的父辈以及我们清白!

——自强不息2012-3-13 08:57:15

好一篇“学殇”。一个“殇”字,很精确的表达了文革时期我们很想读书却不能读书也没有书读的伤心和无奈。我六九年进入湖南师院附中读初一,七零年三月一日就上山下乡,仅有的这一年读书时光又是学农,学工,学军,真正坐在课堂上读书的日子屈指可数,就这样仅读完初一,竟也拿到了初中毕业的文凭。每每想到当年风华正茂的大好求学时光,却不得不辍学务农,心中仍在隐隐作痛……

——湖南知青网友雨林2012-4-9 10:30:34

你的文章我都一一的拜读了,这篇“学殇”在我们的心中的确引起了许多的共鸣。正是读书长知识的年代,我们却因为种种原因,停课闹革命。根据政治的需要,又划分阶级路线,同学里面开始了你死我活的两派斗争。

文章的前部分对于学校的描写,让我们感觉又回到了那难忘的学生年代。而后面的叙述,又让我们对你的不公待遇深感无奈和同情。

看到你们为老师祝寿的合影,为你们师生的情谊而深深的感染着。

谢谢你的美文。你的一系列的文章,让我们欣赏了你细腻而流畅的文风。在品读中受益匪浅。

——湖南知青网友山泉的润2012-4-20 17:42:26

山泉的润老师您好!谢谢您的鼓励!您过奖了,有幸在会同版块与你们相逢、相识、相知非常高兴!理解万岁!谢谢您!

——自强不息2012-4-23 09:51:37

梦回母校一次次,

数学语文敬老师,

可恨也有极左派,

体育更是声名实。

——老友龙行天下2014/4/21 9:03:00

我的作文得到语文老师的肯定并作为范文在班上点评;

由此可见,老兄上中学的时候就文笔不凡,再是超强的记忆力,晚年撰写了如此精彩的好文章,由衷敬佩!

知青岁月,我不止一次做同一个梦,梦回母校,梦回课堂。学殇——成了我终生的遗憾!

我在蹉跎岁月中,也是经常做这样的梦,深有感触。

老兄多多保重!

——挚友孙伯江2014/4/21 18:03:00

伯江兄弟的缪赞让我无地自容。学殇,于我而言比起任何生活磨难都要刻骨铭心,确实是此生最大的遗憾。谢谢您的深切理解和一如既往的支持、帮助!您也要多多保重!

——自强不息2014/4/22 15:48:00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身在农村修理地球,对求学依然是魂牵梦萦。

——中知网友麻沙老农2014/4/22 8:47:00

梦断文革,梦断知青岁月,梦醒时分方知上学读书今生已与我无缘!不甘又何奈?

其实即使没有文革,照当年的趋势,我已意识到我等此类家庭的子女升学有障碍了,就如《夕阳下我们携手一起走》中的老知青们那样。

——中知网友叶飘零2014/4/22 15:51: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76、梦难圆》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