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81、电影  

2012-02-14 08:30:0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1、电影

 

在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知青年代,看电影成了我们近乎奢侈的精神大餐。即使是特殊岁月获准上映的那些老掉牙的片子,大家也会趋之若鹜绝不放弃。

由于地处深山交通不便,加之缺电,电影队的伙计们煞是辛苦。除了放映机、拷贝等家什,还得带上小型发电机和必需的柴油。最要命的是山路崎岖,所有东西全靠肩挑人扛。

因此,乡亲们一年到头难得看上一次电影。有电影队光临,乡亲们就会像过节样高兴。只要不是农忙,队里也会破例早些收工,让大伙回家做饭以便天黑前赶到大队部(大塘小学所在地)看电影。每到那时,四面八方的乡亲们总是扶老携幼,早早来到学校的操场占位子。

天还没有黑尽,操场上的放影机已经架好,操场边的柴油发电机突突的响起来,放映员正在调试机子。高音喇叭响起来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声顿时回荡在山野里。路上的乡亲们听到喇叭声,就会赶紧加快步伐。

我坐在林老师(我的好友)早就为我准备好的办公椅上,望着操场边的银幕和银幕下跑来跑去顽童,思绪一下子回到很久很久以前,儿时有关电影的记忆突然在脑海中一一涌现出来。

 

读幼儿园时,从外县来访的表姨妈请我们全家看《秋翁遇仙记》,那是记忆中和父母看电影从头至尾唯一没有打磕睡的一次。而且对那电影特感兴趣,对百花仙姑让地上的残花重回枝头的情节印象尤为深刻。

 

上小学一年级,学校包场到贵阳电影院看《激战前夜》。座位以年级高低的顺序排列,我们班坐在第一排。电影的内容那时似懂非懂,留在印象中最深的只是脖子仰得酸痛。

 

到了小学二年级,父亲蒙冤身陷囹圄,家道中落。为给母亲省钱,我曾经一度拒绝和同学们一起看电影。每当学校组织观看电影,我便独自在校园里玩耍,自得其乐。

记得教我们数学的丁老师看了《宝葫芦的秘密》回来,指着在花园里玩耍的我对其他老师说:“你们看他长得多么像电影中的那个男孩子啊!”听得我一头雾水,不明就里。

 

虽然不看学校里需要买票的电影,但只要得知啥地方放映露天电影,我还是会和二弟跑去观看。

记得我们家附近的搬运公司院内放电影,我们没钱去买那5分一张的门票,兄弟俩便绕道跑到搬运公司后面围墙外的高地上,趴在那里远远观看。

坡地上还有年纪与我们差不多的一些孩子,我们看到的银幕就像现在八九十厘米的电视机那么大。距离虽远,电影里的对话却非常清晰。大家静悄悄地在那儿默不出声,只有一个比我们稍大一点的男孩不时发些议论。

那天看的是《羌笛颂》,当我全神贯注正在为牺牲的红军战士伤心时,只听那位大男孩在旁边说:“假的!电影里演的都是假的!不信你们下次看他又会活过来……”

他的话把我从剧情中拉回到坡地上,看看身边的弟弟和那些不相识的小伙伴,突然就觉得那电影不再那么好看了。

 

母亲不愧是优秀教师,我的自闭被她察觉后,她不动声色,暗暗为改变我的抑郁症使劲。见我喜欢看书,就特意为我订了适合我阅读的《少年文艺》(我进初中后改订《解放军文艺》)。

有时她会不经意似的给我电影票,让我去看电影。而且经常是一些新上映的片子。比如《柳毅传书》、《青春之歌》等等。

后来,母亲不等学校组织看电影,干脆每月定期让我和二弟到电影院买票看自己喜欢的影片。母亲的努力使我终于走出了自我封闭的抑郁状态。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慈母的良苦用心。

 

初中一年级,和全校同学去看《小兵张嘎》。班长陈芳和我是同桌,她分给我的电影票位子相当不错,262号,正中间。

那天因为有事耽搁,我进场时电影已经开演。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把我带到座位上,坐在我身边的班长小声埋怨:“咋个才来啊?”背后立刻传来我班男生的一阵窃窃私语和讥笑。

适应了电影院里的光线,我才发现自己独自一人坐在女同学中间。那些男生肯定是电影开演前就调换了座位,事到如今我也毫无办法,只得硬着头皮看完电影,赶紧飞也似地逃离座位。

 

那时我最喜欢的是反特故事片,和同学们谈论起来总是津津乐道如数家珍:《古刹钟声》、《羊城暗哨》、《铁道卫士》、《秘密图纸》、《冰山上的来客》……

 

“社员同志们注意了!社员同志们注意了!”大队支书在喇叭里的喊声让我回过神来,林老师一家这时才挤进场,过来坐在我的旁边。

只听大队支书继续在喇叭里说:“今天放映队的同志们不辞辛苦来我们大塘头放电影,我代表全体社员对他们表示感谢!现在开始放电影。”

四周立刻传来一阵欢呼声。电影开演,照例先映《新闻简报》。待到正片开演,场内响起一片掌声。

这天放映的是《地雷战》。虽然此前看过N遍,我依然饶有兴趣地坐在那里,一边和林老师拉家常。

那时的农村放映员除了本职工作,还要负责对观众进行讲解:“儿(日)本鬼子被地雷嚇倒了,代(大)路不走走讷(小)路,走着走着照样被炸……”

放一段讲一段,也真难为这些伙计了。

突然,音响出了状况,银幕上只见爆炸火光没有爆炸声,只见人嘴动听不到声音。观众一阵骚动,放映员随口胡弄道:“这部片子少有讲话。”有的年轻人看过片子,立刻大声喊起来:“大伙莫听他的鬼话,他摆(摆,当地方言,意为欺骗——笔者注)大伙呢!”

放映员看瞒不过去,只好停了机子检修,鼓捣半响,总算有了声音,却又不断地卡片断片,放放停停,停停放放,直到夜深了才总算把影片放完。

“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林老师说。

“我估计是胶片(拷贝)超期服役,老化了。”

“是啊是啊!这片子这几年都没有歇过气呢!”那位年长一些的放映员听了我的议论补充道。

 

那晚我丝毫没有看电影的兴奋,甚至没有放映机故障迭出的遗憾。萦绕在心头的,始终是那些有关电影的美好回忆。

2012-2-12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唉,当年在山区要看一部电影居然那么费劲,现在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到电影了吧?相比之下,我们下乡所在地就比你们强的太多啦。好文章!欣赏!

——网易网友七分队2012-02-14 10:20

当年能经常进电影院看电影是件让人向往和高兴的事,记得小时候每周父母都会带我们进电影院或戏院,这让周围邻居们好生羡慕。文革中因许多影片被封杀,好几年没看电影。后来刚解放了一批影片时,在乡下只要听说哪儿有电影,步行十多里路去看电影是经常的事啊。

——老友冬雪2012-02-14 21:54

谢谢点评!如你所言,当年只要有电影看,跑一二十里是常事。有关电影的记忆还有很多很多,限于篇幅,我只选取有代表的几个小片段。而其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当年慈母对我心理创伤的精心治疗。常言道,养儿才知父母恩!的确如此啊!

——自强不息2012-02-15 08:07

我才发现自己独自一人坐在女同学中间。那些男生肯定是电影开演前就调换了座位,事到如今我也毫无办法,只得硬着头皮看完电影,赶紧飞也似地逃离座位。

我说,老兄, 求之不得的美事,你跑嘛?o(_)o 哈哈。

在当时那年月,咱们这代人的心灵绝对纯洁,不像现在的孩子们懂得那么多。

——挚友孙伯江2012/5/23 17:18:00

伯江您好!您说得对,当年咱这一代人的确纯洁得可爱,用现代人的眼光看简直就是傻得不能再傻的二百五了!哈哈哈!

谢谢您的调侃!迟复为歉!

——自强不息2012/5/25 13:58:00

乡间电影特稀罕,

想起幼时也新鲜,

野外银幕张开处,

自有欢乐在其间。

——老友龙行天下2012/5/24 8:29:00

"母亲不愧是优秀教师,我的自闭被她察觉后,她不动声色,暗暗为改变我的抑郁症使劲。见我喜欢看书,就特意为我订了适合我阅读的《少年文艺》(我进初中后改订《解放军文艺》)。

有时她会不经意似的给我电影票,让我去看电影。而且经常是一些新上映的片子。比如《柳毅传书》、《青春之歌》等等。

后来,母亲不等学校组织看电影,干脆每月定期让我和二弟到电影院买票看自己喜欢的影片。母亲的努力使我终于走出了自我封闭的抑郁状态。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慈母的良苦用心。"

一段感人的描述,让我们看到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2/5/24 22:31:00

在农村得看一场电影那就像过年一样,大家不管片子多老,多要去观看,这也是青年男女交往的好时机。我插队那里是山区,晚上不管在哪个队放电影,那些青年男女必定要去,大家一路打着火把前行,非常壮观。

——中知网友 枪神2012/5/24 22:45:00

枪神您好!诚哉斯言!越是偏僻的乡村,看电影越是稀罕。

在那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年代,看电影的确像过年。

谢谢您的理解和精彩点评!顺祝周末愉快!

——自强不息2012/5/25 14:11:00

自强不息老弟那里还算不错,电影到大队放映。我们要走一个多小时,到公社看。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5/27 12:43:00

呵,自强兄的文章总是能引起我们对那个年代的种种回忆,特别记得那时乡村放电影的事情,远近的农民都来了,那是乡村难得的夜晚相聚和精神享受。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5-29 13:09:02

乡村文化生活贫乏,有一场电影看当然是好事一桩。特别是山寨的苖族青年男女,必定盛装而出,电影放咉场也是他们恋爱会友的好机会好场所呀。你看那消失在山野中的点点照明的手电筒灯光,就会明白接下来会发生的故事。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6-8 10:31:39

那时山村的放电影时刻就像过节,但要说影片就的确没有好看的。不是有这样的顺口溜吗:中国的新闻简报,朝鲜的又哭  又笑,越南的飞机大炮,阿尔巴尼亚的莫名其妙!倒是趁此机会放松放松,热闹热闹,才是真实的生活。西岭望雪君的这段话“ 你看那消失在山野中的点点照明的手电筒灯光,就会明白接下来会发生的故事”,的确有很深的内涵,诗情画意哦!不过,汉族集居区还很封建,不像苗民那么开放。在金鱼口,男女青年之中连自由恋爱都被视为伤风败俗。记得五队陈先来的姐姐,一个皮肤白皙、眉清目秀、腼腆而甜美的村姑形象(活脱一个陶玉玲),仅仅只是与一中学老师谈恋爱,就被臭得抬不起头,见人矮三分,很可怜见的。她大概是被舆论压垮了,从不与人说话,只是默默地出工,类似于四类分子。我很同情她,很想和她说话,鼓励鼓励她,让她知道自己没错,可她只是一味地躲避。而躲避之后,我又感觉到她远远的、忽闪忽闪的目光在追寻着我。曾经有一两次,我们的目光短暂对视。从她的目光中,我看到了凄婉与苦涩,读懂了她的信任与羞涩。灾难深重的姑娘啊,你如愿了吗?你一生可好?当年的知青“小胖子”还记得你,但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2012-6-8 13:07:36

呵呵大鼎兄,看到您如此精彩的跟帖,想必老兄当年还有更精彩的故事吧?可否晒出来让兄弟分享呢?谢谢您了!祝您开心快乐每一天!迟复为歉!

 ——自强不息2012-6-11 11:03:51 

看电影引起的回忆是美好的,虽然也免不了那个年代的苦涩,但留给自强最难忘的还是母亲的关爱。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2/6/10 21:58:00

当知青时,村里放映电影确实是一道精神大餐。看了你的佳作,想起当年电影队进村的情景。全村乡亲欢天喜地,仿佛过节一样,那天也可以提早收工。看过电影后的两三天,村民还在议论电影中的情节。有一次放映的《新闻简报》里面有日本相扑运动员比赛的场景。第二天,贫下中农在田里劳动时,热烈讨论参加比赛的日本人是男是女。知青说,所有相扑运动员都是男人。很多村民不相信。因为他们看到银幕上,相扑运动员上身赤裸,胸部肥大,好像女人一样。他们认为眼见为实。也有村民赞同知青的说法,理由是女人不能打赤膊。最后,这场大辩论以不分胜负收场。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2/10/25 21:19:00

当年下乡的电影,的确是撬开了农村百姓心灵的缝隙!

——老友龙行天下2012/10/27 8:41:00

农村里好像都是放映队来放电影的,我们农场也是,可以从幕布前后同时观看。那时文化娱乐生活实在太贫乏,什么电影什么书籍,只要有都会看。文化革命真的革了文化的命。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3-26  12:34

下放在农村,看一场电影很不容易的,人多我们就在背面看,这样可以不拥挤,还能坐在地上看。遇到有风的时候,电影的幕布会飘动起来,人物也会随风飘动,就那都很开心的。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3-26  22:28

不记得插队期间是否看过电影,只记得76年老人家逝世,放映队巡回放映过一场政治任务电影,就像老兄文中所描述的那样,用汽油发电机“砰砰砰”一边发电、一边放映的。不过小时候倒是经常晚间混进小学操场看露天电影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9  08:35

山乡电影放映难,

不由想起幼时玩,

慈母支持看电影,

不少记忆仍新鲜。

——老友龙行天下2014/4/30 8:00:00

当年的乡村露天电影虽然没有好莱坞大片,却能给全村乡亲带来两天兴奋。第一天翘首以待电影放映,第二天在田间地头对电影情节各抒己见。记得有一次放映的《新闻简报》中有日本相扑比赛,这两个半裸的东洋大胖子,令村民大开眼界。第二天热烈讨论选手的性别,有人认为是女人,因为看上去挺胸凸肚、头梳发髻。有人反对,理由是只有男人才能上身赤裸。最终第一种意见获得大多数认同,毕竟村民讲究眼见为实。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5/1 15:50:00

老农老友的点评恰如其分,活生生再现了当年农村的状况和乡亲们让人忍俊不禁的争论。谢谢您,我的老朋友!祝您和您的家人幸福安康!节日快乐!

——自强不息2014/5/1 17:18: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82、秋收佚事》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