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79、南辕北辙  

2012-02-20 08:32:4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9、南辕北辙

 

四十年前,我为度过饥荒跟生产队请假,到外地打工(详见拙作《足迹——飞机工》)为某单位建房时,甲方组织单位职工去听忆苦思甜报告,破天荒邀请我们这些临时工参加,工资照付。当时我们干的是点工,按实际出勤人数计发工资。大家乐得带薪休息,欢天喜地收捡工具,跟着基建科的人去了。

我暗暗纳闷:临时工享受这种待遇,甲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基建科那位和我有过一面之交的知青朋友悄悄告诉我,是让我们去充数。呵呵,原来如此,怪不得三点过才通知我们。

还没进会议室,我们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阵哄笑声。

会场不大烟客不少,室内乌烟瘴气,听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我们进场引起一阵骚动,大家很快在那些职工异样的目光中落座,刚好填满室内最后边的两排长椅。

报告继续进行。

报告者是位面有菜色骨瘦如柴的老者,室内的骚动丝毫没有打断他旁若无人的演讲。

“那时我们为地主家犁田,一天干到黑,累得要命。晚上地主老太拿这么肥(他亮出右手并拢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扬了扬)的腊肉押(押,当地方言,强迫之意——笔者注)我们吃,害我们吃没去饭。”

全场一片哗然!我和工友们忍俊不禁,笑出泪来。

主席台上,老者泰然喝水。有人走到他跟前,俯身与他耳语,老者默默点头。待场内安静一些,才重新开始报告:“我再讲讲我们寨子的事情。饿饭那一年,寨子里死了好多人。开始还有人帮忙抬出去,挖个坑埋了。到了后来,就不行了……”老者哽咽了,泪流满面。

场内安静下来。主持人一面示意旁边的人把老者搀下台,一面拿起麦克风宣布:“李老伯今天累了,报告到此结束。大家回去分组讨论。散会!”

“讨论?”有工友问临时工班长。“讨论个球!还有一个多钟头,回去接着挖沟,不是明天完不成任务!”

大家一边干活,一边议论老者的报告,说到开心处,笑得前仰后合。天哪!老者诉的是哪门子苦啊?有知情者说,老者的确是三代贫农出身,否则……

听着大家的议论,十年前的一幕不禁涌上我的心头。

 

那时我刚上六年级。学校根据上级指示组织全校师生聆听忆苦思甜报告。语文老师还要求大家必须在作文中写出听报告的心得。因此我特别认真,生怕完不成作业。

掌声中,女校长毕恭毕敬把作报告的老妈妈搀上主席台,简短介绍后便悄悄退到一旁,示意师生们静下来听报告。

“我性贾,今年四十二岁,以前是地主家长工。”贾妈妈缓缓地自我介绍,从容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旧社会,我受尽地主老财的剥削,饭,吃不饱;衣,穿不暖。地主婆动不动就骂我,说我手脚笨,笨得像猪,吃得也像猪。嫌我吃得多……嗯、嗯嗯……”她突然痛哭起来。

旁边的校长和老师一时不知所措,台下的师生敛声静气盯着台上,等待下文。

贾妈妈抽泣了一会儿,掏出手绢擦了擦沟壑纵横的脸上的泪水:“那时我帮地主家干活,一天要挑十多挑水,要洗一大盆衣服,还要帮他家做饭。

他家每天吃的都是金包银。金包银你们晓得不?就是每一颗饭都被鸡蛋包起来,黄泱泱的,油亮亮的,香的不得了!

他家给我吃的菜只有白菜和萝卜。有时白菜萝卜都没得,就只给我猪油和酱油拌饭吃……”

我一直注意听讲,生怕漏掉重要内容。听到这里却禁不住开了小差。心想鸡蛋炒饭当然可口,有猪油拌饭也不错啊。

前些日子,母亲熬(熬,贵阳方言,用猪板油或肥肉炼油。——笔者注)了一点猪油盛在一个罐头盒里,罐头盒放在紧挨大床边的高低柜上。从托儿所回到家里的四弟在床上玩耍时看见猪油,竟然一口把它全部喝了。待我们发现时,四弟胸前的衣襟全是油渍。没人责怪年幼的四弟,只见母亲背过身去抹眼泪。万幸的是,四弟居然没有拉肚子。

这一走神,肚子便呱呱叫了起来。我偷偷四下张望,只怕老师和同学看出我的心理活动。

贾妈妈还在一把鼻涕一把泪水地诉苦,我却再也静不下来听讲,老是想着猪油拌饭的香味,只盼报告早点结束回家吃饭。

 

相隔十年的两次报告,让涉世不深的我心中产生了更多的疑问。此前我们被灌输的那些东西,可信度究竟有百分之几呢?

2012-2-17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那年间,塞北江南祖国各地都搞“忆苦思甜”,我们在东北过年时为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还要吃忆苦饭。

——网易网友七分队2012-02-20 10:14

那年头,“忆苦思甜”闹的笑话太多了……

——挚友玩墨者2012-02-21 20:13

绝大的讽刺哈,之前我曾听说过有类似的“故事”,我不愿意相信它的真实度,可没曾想老友也亲自聆听过。

——老友冬雪2012-02-22 14:18

拜读全文,想起当年的“忆苦思甜”。我插队的闽北山村,如果开展“忆苦思甜”,也是起到南辕北辙的效果。贫下中农一说到饿肚子,一定要提1960年。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这一段时期是最艰苦的。

我们村属于产粮区,稻田很多,而且旱涝保收。流经村庄的是一条小溪,涨再大的水也很有限。天旱更不在话下,所谓小旱小丰收,大旱大丰收。因为完全靠山上流下的泉水灌溉。天上雨水少了,日照增加,反而有利于水稻生长。因此村里什么都缺,唯独大米不缺。农民形容某种东西很多,总是说多得像米一样。村民一日三餐吃干饭,只有知青有时煮稀饭吃,也不是因为大米不够,每个知青的口粮都非常充足。家乡的饮食习惯而已。

知青以前所受的教育,在万恶的旧社会,贫苦农民给地主当长工,忍饥挨饿。有的知青特地询问当过长工的贫下中农,贫下中农一脸困惑,反问一句:“饭吃不饱能干农活吗?”实际上,即使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日军在福建省只占领了沿海的福州和厦门。

六十年代初期造成饥荒的原因,自然是人为的因素。不过,还不像有的地方那样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村民们虽然有一段时间也饿得七荤八素,最后都平安地度过那段困难时期。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2/9/20 19:40:00

忆苦思甜本是宝,

阻说真话变热闹,

娃娃只记六零年,

当时饥饿难忘掉。

——老友龙行天下2012/9/21 8:42:00

我在生产队也遇到同样的事情,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代表跟我们知青诉苦,那可真是声泪俱下。然而说来说去他给地主老财干活,净吃炒米和粘豆包,高粱米饭就猪肉炖粉条,这在当地来说是最好的饭食。当时我们在生产队干活,吃的是苞米茬子就咸菜,这是最次的饭食。结果那位老农的忆苦思甜真乃南辕北辙,背道而驰,闹了一个大笑话而草草收场。

拜读佳作,深有感触,写得好!o(_)o 哈哈。

——挚友孙伯江2012/9/21 9:22:00

伯江过奖了。看来这样的事情全国各地都有,而所起到的作用恐怕是倡导者始料未及的吧?

——自强不息2012/9/21 14:08:00

上山下乡后我们倒是没受过〝忆苦思甜〞教育,记得上小学时,受过另一种教育,学校组织我们听一个被俘的台湾派遣特务的忆苦,印象深刻的是此人谈到台湾国民党军队流行的一句话:阿兵哥,真艰苦,要睡无查某(女人)......这算什么教育?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9/23 11:40:00

这些荒唐年代的荒唐事情,令人感慨啊!

——新浪网友滴水湖畔2013-3-22  08:56

忆苦思甜被弄巧成拙的故事很多。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3-22  11:55

我明明白白听到贫下中农说苦的是解放后,我们山区解放前不苦!千真万确!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3-23  13:59

有些令人哭笑不得,整个弄拧了。

——新浪网友淡紫2013-3-24  20:24

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忆苦思甜常有听到,所以我们的思想教育有多少是可接受的呢。

——新浪网友603室的清茶淡饭2013-3-24  21:38

逝去的知青岁月,

不能忘!

母牵挂,儿遥望,

边关路远历尽凄凉,

两地相思珠泪几行?

逝去的知青岁月,

无法忘!

星低垂,月无光,

马灯巡渠饮露餐霜,

戈壁大漠日夜垦荒。

逝去的知青岁月,

应该忘!

人已老,日无多,

细翻历史谁问短长?

前人栽树后辈乘凉。

——新浪网友a笑看失败一生2013-3-28  19:25

想起小时候就像你四弟一样偷喝家里的菜油、晚上睡觉偷吃家里生的面条被母亲发现……想起来就心酸。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8  13:32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

握手,老三届的知青朋友,我们是一代人,本人是高中67届的,您呢?喜欢您的文章,我喜欢以事实为依据的文章。

我的博文有一篇“文革中,有人敢说今不如昔”,内容应该是“南辕北辙”。

——新浪网友天敌乙乙乙2013-5-30  18:27

外出去干临时工,

为了凑数开会中,

想起小学听报告,

满心猪油拌饭丰。

——老友龙行天下2014/4/27 8:21:00

忆苦思甜报告是阶级斗争教育的重要一环,我们这一代人都曾躬逢其盛,不过有时产生的效果却与组织者的意愿背道而驰。当中学生的时候,有一次学校请一位工人师傅做忆苦报告。他说资本家给工人吃大米稀饭,配的菜是带鱼,为了夸张地形容稀饭很稀,他说带鱼能够在稀饭里面游泳。给人的感觉:虽然吃稀饭容易饿,但有带鱼当菜,伙食还凑合。插队以后倒没有听过忆苦报告,但从村民的交谈中了解到,民国时期村民生活并没有传说的那么不堪。例如生产队在春耕大忙的时候,为了赶农时提早出工,由生产队仓库出大米煮早餐,全队劳力吃大锅饭,但不提供菜肴,需自带。有年纪大的村民就回忆往事,从前到别人家帮忙插秧,东家是一定要招待猪肉的。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4/27 14:00:00

老农老友早上好!当年的“忆苦思甜”活动常常令人啼笑皆非,事实上也让人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历史真相,我想这恐怕是当局始料未及的吧。

——自强不息2014/4/28 9:35: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80、摆门子》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