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57、送别  

2012-02-07 14:20:1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7、送别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下乡第二年底,部分幸运的同学开始被抽调回城。当他们欢天喜地踏上归途时,为他们送行的留守同学免不了黯然神伤。

 

我们大队另一个知青点的7个同学因为分队被拆开,3个上海籍的同学(其中只有陈仲梅与我同班)留在八队,四个贵阳籍的同学(有三个和我同班)分到九队。

197010月,九队有三人同时被贵阳市财贸系统招走,只剩我的同班同学小宝。当时我因故回家,没能为返城的同学送行。回到生产队才得知他们已经离去,就专程到九队看望独自留守的小宝。小宝房东的儿子林泽垠悄悄告诉我:“老刘他们三个走后,老高独自在屋里哭了一夜。”

我非常理解小宝的心情,但却不知如何安慰他。因为在我返筑期间,和我一“家”的两位女同学也已经调到白市樟木林场,我回来之前她俩就被同时调进林场的其他同学接出大山了。虽然我们队还有两位和我分了“家”的男生,但他们也正为返城的事宜回贵阳四处活动。人去楼空,我同样必须面对独自留守农村的既成事实。

 

1971年夏天,八队的陈仲梅终于被凯里083军工系统242厂录用。此前另外两个同学已经离去,只有我和小宝去为她送行。她把自己的稻谷给我和小宝各留了30多斤,只留30来斤拿去办理粮食迁移手续。

我和小宝一人挑谷子,一人挑行李为她送行。我们绕道红团、江东上白市,因为必须到江东粮站办理粮食迁移手续。

这条路比我们平时往返白市的兰溪山要远10多里,以往只是去买返销粮才走这边。路途虽远,但却好走得多。坡度不大,山路一直平缓下行。

担子不重,我和小宝的心情却不轻松。各自想着心事默默低头赶路。我为同班最后一个女同学终于离开农村高兴,更为自己渺茫的前途暗暗担忧。

分别的时候,陈仲梅安慰我们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挥手道别,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宝收到贵州省木材加工厂的录取通知书时,小孔正好在大塘,便和我一起去为他送行。我俩沿小路下到山脚,跨过白头溪简陋的木桥往上走了十来米,发现小溪上游的坎上一条两米多长的乌梢蛇正蜿蜒爬行。我们手中无棍,赶紧四处寻找石头,随后将那条蛇活活砸死,正好拿它去为小宝践行。

到了九队,我在小宝屋外剥蛇皮时不慎将刚脱完皮的裸蛇掉到地上,便拿了个脸盆到九队的水井边舀水冲洗。

水井位于路坎下低洼处的稻田旁边,我的一举一动被四周坡地上的乡亲们看得明明白白,立刻遭来妇女们一片谩骂和声讨:“老王!剁脑壳死你的!”

“老王,挨千刀你的!”

“老王!你打龌井水,要绝代的呀!”

我并不生气,因为我晓得乡亲们从不吃蛇,并且认为蛇肮脏龌龊,对它又怕又恨。此刻我暗自好笑,虽然挨骂却并不还嘴,自知理亏,赶紧端着裸蛇一溜烟跑回小宝处。

我让小宝把砧板拿到屋外,在露天将蛇斩成小段放进鼎罐,放好水并盖上盖子,才端进厨房。此时火上的饭已经干水,小宝将鼎罐夹下来放到撑架旁焮着,腾出火来炖乌梢蛇。

趁此期间,小宝叫我把他留给我的谷子挑回了驻地。

返回小宝处,蛇已经炖好,满屋飘香。哥儿仨美美饱餐一顿,稍事休息,便挑着那简单的行李和办理粮食迁移的谷子上路了。

两副担子,哥仨轮换着休息,倒也并不费事。这让人想起三年前初次进山时的情形,尽管行李全部让乡亲们挑走,我们空手空脚跟在后面,还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而今我们肩荷担子,却走得飞快,三年来的日子并没有白混。

这次送行,因为有了小孔做伴,虽然我的心情比送陈忠梅时平静了很多,但望着那些熟悉的山间小路,依然免不了一次又一次问自己:什么时候,我才能挑上自己的行李永远离开这片土地呢?

分别的时候,小宝紧紧握着我的手,盯着我的眼睛诚恳地对我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保重保重!”

 

我也相信,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只是没有想到事隔四年之后我的面包才姗姗迟来。

返城的小宝当月就在给我的信中夹寄了20斤全国粮票,字里行间流露出浓浓的同窗之谊。

2012-1-14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1976年,同学们陆续选调都走了,整个大队65名知青,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好像离群的孤雁,心里七上八下的茫然若失,孤独感油然而生。我十分理解当年老兄心里的感受,确实很不是滋味儿。而且4年以后这才离开农村,心理上的煎熬令人难以承受!

忆昔抚今,安享晚年,幸福快乐的度过每一天!

——挚友孙伯江 2014-1-6 09:33:00

 

谢谢伯江兄弟理解!“好像离群的孤雁”比喻太贴切了,那种怅然若失的感受确实很不是滋味。天寒地冻,兄弟保重!问候桂荣!

——自强不息2014-1-8 08:28:00

 

送别同一大队的知青招工回城,而回城还遥遥无期的知青,内心是倒海翻江、五味杂陈,尤其是住一栋房子,吃一锅饭的知青。我们大队有一对知青,下乡前就是邻居,又在同一个生产队落户,如胶似漆成为情侣关系。后来,女的先被招工,男的挑着行李去送别。走在村外的小路上,男的说:回头再看一下村子,以后没有机会了。女的头也不回地说:不看!两人的关系自然也吹了。这位男知青的内心感受可想而知。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1-6 20:04:00 

 

谢谢老农老友!知青时代谈恋爱终成正果的其实少之又少,原因很多;能够相濡以沫始终如一的也不乏其人。历史就是这样,无可厚非。只有当事人最能体会那种离别的心境——即使送别的不是恋人!

——自强不息2014-1-8 08:41:00

 

知青开始大返城,

一个一个送亲人,

心中感慨无其数,

只盼早日梦成真。

——龙行天下2014-1-7 08:06: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58、梁祝音乐会》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