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21、裂痕  

2012-02-08 08:56:3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裂痕 

 

分家是痛苦的,特别是与曾经的好友分家更是如此。

表面看筱君她俩提出分家有些突然,但我心里明白,我们这个临时组建的五口之家,早在下乡的前三个月就产生裂痕了。

我和老十的交情要从分班说起。弄不清是幸运还是不幸,我读初中时竟然连续遭遇两次分班。分班的原因都是因为所在班级纪律太糟糕让校方头大,故将班级撤消并将全体同学拆散分到其它班级。

19649月,我升入初二。原就读的初一(8)班撤消,我分到初二(7)班,与老十成为同学。一年以后升初三时,该班又因同一原因撤消,我和老十及四五个同学分到初三(7)班,而这个班的前身是初二(8)班。

因此,我和老十自初二同窗一坐就是数年。特别是初三同桌共读,我俩更是形影不离,每天上学放学即使绕道也喜欢互相邀约同行。谁的口袋里哪怕只有6分钱2两粮票,也会相邀在课间溜出校外,到街对面的南明饭店分享两个烧饼。

如果有谁生病缺课,另一个必定会尽己所知为其补课,并为对方提供学习笔记。

文革串联,两人一起到重庆、北京、天津和上海逛了一圈,从未分开。

老十是老疙瘩,又是独子,按说下乡可以申请到近郊插队。但他为了不和我分开,不顾年迈父母的反对,执意和我下距离省城400多公里的天柱县。我当时隐隐担心他将来会怪罪于我,劝他不要为我远离父母。但他一意孤行,坚持与我同行。

然而,下乡不久,我们之间性格上的差异就逐渐显现出来。

实事求是地说,当年我们初入社会,单纯幼稚得近乎愚蠢。临时凑合的五口之家缺少一个有经济头脑懂得处理经济事务和操持家务的人。尽管头一年大家都有生活费和粮油供应,但群龙无首各自为政。

碍于面子大家又羞于谈钱,于是就出现在开支上自觉和不自觉的状况,大家心照不宣,也没有人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我在家中是长子,做家务事轻车熟路。老十、阿四在家中是小弟,一切由哥姐代劳,对于家务事自然唯恐避之不远。

也许我自幼命运多舛少年老成,考虑问题比他们多一些。譬如队里明确告诉我们,只供应我们最初一个月的燃料,之后由我们自行解决。我暗自为此担心,觉得必须尽快储备燃料,以备生活所需。所以早上一睁开眼想到的就是上山砍柴。而我身边的老十和阿四却鼾声如雷睡得正香。我没有惊动他俩,独自起身上山。

砍柴归来,两位女生已经做好饭菜,老十他俩还在楼上酣睡。久而久之,彼此间难免心存芥蒂,矛盾渐渐浮出水面。

此外,由于囊中羞涩,我不能每场必赶陪他俩同行,更不能陪他们返回贵阳玩耍。这一来我的留守又变成了刻意表现自己勤快反衬他俩懒惰的口实,引起他俩的不满。

其实他们根本不明白或者说不想明白我的苦衷,我的家境不允许我返回贵阳向母亲伸手,我必须得养活自己!

那时我百思不得其解,当年能够分享俩烧饼的好友,怎么一到农村就判若两人,渐行渐远了呢?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校上山下乡30周年纪念会,我们“家”的五个人只有我一人到场。次日在我班同学专门为我和另一位在外地工作的女同学组织的聚会上,我终于见到了一别二十多年的阿四,他率先向我伸出了和解的手,四目相望百感交集。据他介绍,老十远在云南工作;晓虹随同为上海籍的丈夫(也是知青)已经携子迁回上海;筱君因公到外县出差没能回来。

岁月蹉跎世事难料,四十三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然而老十至今依然音讯杳无。我曾经在云南知青网发过寻人启事,至今无果。

我们曾经的五口之家,什么时候才能团聚?我和老十之间的裂痕什么时候才能够修复呢?

我期待着。

2012-1-14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从那个年代走来,友情弥足珍贵。我大学毕业时,写过几句顺口溜给我的一位同窗:“光阴似箭、弹指三年。回首寻往事,往事已渺然。所可忆者,仅情意一片。”愿你们昔日的裂痕和不快、谈笑间灰飞烟灭。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6  16:05

    一别四十余年,当初的裂痕和不快早已灰飞烟灭令人欣慰。

——新浪网友在陋巷2013-5-9  16:38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一般知青点分家的原因都一样,这是必然的、早晚要发生的事。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切都是社会常态,正常。

——新浪网友天敌乙2013-6-9  23:51

    当年的裂痕已被岁月的流水冲刷的平淡了。
    真正的考验是如何自立于社会,对于平头百姓来说,得靠自己努力呀!

——新浪网友天敌乙2013-6-9  23:59

五人终于分了家,

很快各自分配啦,

数十年后再相聚,

只盼五友全在家。

——老友龙行天下2013/6/28 7:54:00 

        刚到农村,每个生产队的知青不管熟不熟悉,都是合伙吃饭。实际上,队里也只安排了一个锅灶、一张饭桌。时间久了,难免引发矛盾。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还闹分家,何况知青点。曾经到过邻近大队的知青住房,一进门看到一排炉灶,几位知青全部单干,自煮自吃,井水不犯河水。平时也能和睦相处,有些君子和而不同的味道。当然也有不少知青始终同吃一锅饭,直到知青陆续上调。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6/28 10:00:00

    楼主一天上了两节,两节关系密切。相互印证、互为说明。

        “我们曾经的五口之家,什么时候才能团聚?我和老十之间的裂痕什么时候才能够修复呢?

我期待着。”

    文中最后的这段话,最让我感动。四十多年过去了,在一起的感情,并不会被时间所减弱,反而越来越强。我也有同感。

    我们在兵团,所以不会有插队的那些矛盾,饭是都去食堂打,拿回来一起吃。后来,自己添了锅灶,也是大家一起买饭票,买菜、肉,不管你是吃的多,还是吃的少,每月都买一样的饭菜票,伙着吃,大家也是相安无事,一直到离开。

    我也看到插队的昆明知青(附近寨子里的)为分家闹得互不讲话,我本来与大家都很好,一分家,去寨子后,在哪里吃饭就成了问题,没办法只好这次在这家吃一顿,下次再到下一家去吃,也算搞个平衡吧,但心里总是感到不是那么舒服。

——中知网友雷午寨主2013/6/28 11:39:00

    谢谢雷版理解!拙作成文的时间是两年以前。令人欣慰的是,去年底我已经和阔别四十年的老十联系上了,彼此都在牵挂对方。虽然他远在云南,但我相信我们重逢的日子不会远了。

再次感谢您!祝您周末愉快!

——自强不息回复雷午寨主2013/6/28 17:30: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22、红扁担》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