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73、政审  

2012-03-29 08:37:4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3、政审

出身不能选择,但是道路可以选择。“党的阶级路线是有成份论;不唯成份,重在政治表现”——当局曾经信誓旦旦地承诺。

事实证明,那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时间回到19708月,我们插队已经将近两年。贵阳市财贸系统首次到天柱县率先针对知青招工。这对我们无疑是离开农村返回贵阳的绝好机会,谁不想早些回城呢?

我不清楚大塘大队有几个招工名额,更不知道招工人员带着名单下来,拟招人员早已确定,基层“推荐”只是掩人耳目的过场,只知道人选由大队革委会根据小队的意见进行推荐,我当时是我们小队惟一获得推荐的知青。实事求是地说,到不是我有多么优秀,只是因为家境贫寒,我不得不一直待在农村参加生产劳动,原因无它,仅仅是为了自食其力。而其他同学的频繁返筑无形中反衬了我的“积极”。

在大队革委会队部,我领到了那张令人羡慕的招工登记表,领导告诉我必须马上填好上报。

大队部设在小学里,学校已经放暑假。我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忐忑不安的拧开钢笔,开始认真填表。

学生时代曾填过无数次履历登记表,诸如籍贯、年龄、家庭出身、简历等等内容了然于胸,填起来毫不费力。我握紧钢笔努力工整地填写,生怕写错一个字。

突然,一行刺眼的文字令我不寒而栗:“直系亲属中有无杀、关、管人员?与本人是何种关系?”

这行文字犹如一桶冰水把我从头浇到脚,让方才还在冒汗的我一下子凉透心底。

家父19583月在反右运动中因言获罪,被打成反革命,并被判三年徒刑,一夜间从一个优秀的水文工程技术人员沦为身陷囹圄的阶下囚,身不由己地株连到全家。

此前填过的登记表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栏目,我一时傻了眼,不知如何下笔。

暂短的犹豫过后,我还是如实填写了内容,心想即使隐瞒恐怕也是枉然,别人一查档案不是一目了然么?但我还是不甘心地在末尾添上了一行说明:家父已于1961年刑满释放,现为留场就业人员,尽管我明白这样的声明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交登记表时,我不敢正视收表人的眼睛,也不敢回答他的道贺。因为我知道,这必定是瞎子养儿——无望了!

不出所料,交了登记表后再无下文。

此时,我被母亲急电召回贵阳。更大的打击在等待我们一家——受父亲株连,母亲也将被赶出城市,美其名曰照顾夫妻关系“下靠”。万幸的是保留工作籍,工资不变。

当邻队的三位同学欢天喜地离开农村返城工作时,我已经回到贵阳协助母亲料理搬家的事宜,没能参加同学们为他们举办的欢送会。

初中时曾经学过的古文《苛政猛于虎》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刻骨铭心的精神伤害让我不得不产生“政审猛于虎”的恐惧,哀叹自己命运多舛生不逢时。

夜不能寐,我苦苦地思索:我何罪之有?

我该怎么办?

2012-3-29初稿2013-3-7改写)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看你的回忆,最打动我的是你母亲和一家被疏散的一段,真的很让人感动,引起我内心深深的共鸣。这些不堪回首的记忆,让我明白了,那个年代我们在生活经历上居然是如此的接近!我常常给孩子们说,如果今天还是这样的话,你们别谈上什么大学,子子孙孙怕是还都在“代代红”呢。

一切都过去了,但是我们不会、也不应该忘记过去!

——老友明月依旧2012-03-31 18:12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理解万岁!谢谢老同学!

——自强不息2012-04-01 07:48

那年头,让人寒心!

——挚友玩墨者2012-04-06 09:18

直系亲属中有无杀、关、管人员?与本人是何种关系?”这是我们当年招工的最大障碍啊!

——网易网友冷眼向洋2012-05-26 15:09

凄惨的年月,株连的岁月,天地巨变

——中知网友雁入青云2012/8/28 16:18:00

现在有些单位的招工、提干等表格中仍有这样的内容。不知何时才能走出这个怪圈。

——中知网友枪神2012/8/29 7:52:00

谢谢枪神老友!时至今日,还有这种荒唐的门槛限制,足见文革遗毒是多么地根深蒂固!13年前,我送儿子到贵阳医学院报到,看到入学登记表中居然还有“家庭出身”栏目,儿子问我该怎样填写,“工人!”那一刻我五味杂陈,不禁想起当年就为了这个头衔,放弃了教师的行当。真的是往事如烟啊!

——自强不息2012/8/29 8:49:00

一张招工登记表,

几行坦白被扔掉,

不但儿子丢希望,

母亲也被影响到。

——老友龙行天下2012/8/29 8:06:00

文革期间科学技术人员无端遭到迫害,株连家人的荒唐事太多了,不胜枚举。直到如今,还不是如此。

我很理解您当时的心情,肯定非常不是滋味儿。

——老友孙伯江2012/8/29 9:24:00

理解万岁!谢谢伯江兄弟!当年我的很多同学对我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非常同情,其中大多是红五类子女,他们不仅没有因为当局荒唐的阶级路线政策而戴有色眼镜看我,而且还给以我精神和物质上的极大帮助,让逆境中的我倍感欣慰。

再次谢谢您!祝您周末愉快!

——自强不息2012/8/31 8:55:00

一张小小的表格,一行简单的文字,当时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8/30 18:10:00

寥寥数语,就一针见血地揭示了荒唐岁月反人道的痼疾。

衷心感谢老兄的理解!

——自强不息2012/8/31 8:58:00

一张让人羡慕却又无缘的《招工登记表》,一段令人心酸心疼的记忆。这种人生、人格上的歧视,我们尝够了,让人不由得翻阅故纸,去诅咒那封建时代的株连九族的卑劣行径。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9-4 10:35:39

看到招工登记表上的那一行令人憎恶的字眼,可以感受你当时的痛彻心扉。

就因为这样的字眼等因素,在那个阶级斗争时时讲的年代,卡住了多少有为青年,以致无以展翅高飞,从而抱憾终身。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9-6 00:38:51

谢谢书荟的深切理解!

曾几何时,“红色恐怖”大行其道猖獗一时。反动的“血统论”对人的戕害,在十年浩劫中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当权者人为地把无辜的人群当作假想敌,人为地制造和扩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想当然地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导演了数以万计的人间悲剧。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还幸运地活着,更幸运的是——有尊严的活着!

——自强不息2012-9-6 11:00:59

招工是一种奢望,到后来心如死灰,想都懒想得了,想也是空望。但有趣的是,我有些同学出身"",没下过乡直接成领导阶级,可改革开放后的境况我看了都觉寒心。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9-9 11:26:46

谢谢西岭兄的点评!老兄所言极是,当年那些同学虽然躲过一劫,但却成了另一种牺牲品,而今的境况的确令人心寒。

——自强不息2012-9-11 08:44:14

这就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人无常态,只有一人独大,无论是领导阶级还是另类阶级,都被玩弄于其股掌之中,悲哀啊!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9-9 17:21:45

父亲反动儿混蛋,这是当年台上所唱的歌!这反动大多是冤枉的,他们的子女继承冤枉!被压在社会最低层!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3-7  10:53

悲!反右让多少个家庭遭殃,国人哪里有言论自由,与无人道的奴隶社会有何区别,知青也是奴隶主的独创。

——新浪网友603室的清茶淡饭2013-3-7  11:25

我父亲文革前没受到批判,但因祖父曾经有点土地,成了我招工的最大障碍。

——新浪网友不老松2013-3-7  15:46

那个年代成分论厉害,老子被冤儿子更冤。都有这个经历都知道艰辛意味着人生。轮到你吃尽苦难磨难取得成绩,到时候美其名曰:可教育好子女。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3-7  21:44

历史的丑陋往往会复制,老百姓是最无望的人群。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3-13  19:40

回复 上海跃进农场三连:可怕的是,至今还有人对此讳莫如深!

谢谢好友!问好!

——自强不息2013-3-14  08:20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老兄真是多灾多难!也曾听说过不少知青的坎坷故事、也曾遭遇过政治打击,但没听说过像老兄这样命运多舛的。我们生产队里插队的知青当中有一个家庭出身大资本家的,第一年招生就被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选送上海读大学。相比之下,老兄人生真是血泪写成。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8  07:43

回复 上海周忠明:谢谢忠明兄弟的深切理解!命运不公,偏偏又落户于一个左而又左的县份。同样的家庭背景,同样插队落户,我小学时的同学(我们小学毕业后分开,他读另一所中学,在另一个县插队)依然获准进入大学深造。我只好自认倒霉的份了。

——自强不息2013-4-18  10:49

“政审猛于虎”这句话,老兄说的非常形象也很贴切。五个字道破了,由于出身给您带来的巨大的压力,以至前途一片茫然的无望,太艰难了!

——挚友孙伯江2014/3/14 15:04:00

伯江晚上好!谢谢您的深切理解!你说得对,当年我们这种被打入另册的人,真的太艰难了。令人欣慰的是,许许多多像您一样工农出身的同学并没有戴有色眼镜看待我,他们给以我真诚的理解、同情和关心,助我度过那些漫漫长夜。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善良的同学,衷心祝福他们!当然,也衷心祝福您!祝您周日快乐!

——自强不息2014/3/15 19:52:00

当年有直系亲属被关的,简直就是被戴上了紧箍咒。看了《政审》,联想到同一大队的一位知青,他父亲在五十年代初的镇反中判了长期徒刑,其实他父亲只是个文人,在旧政权文化部门任职,就成为历史反革命。因此他没有兄弟姐妹。本来他对招生招工没有抱太大希望,已做好垫底的打算。插队三年左右,省里制定了一项政策,每个家庭可以留一个子女在身边,不用上山下乡。如果是独生子女已到农村插队的,可以照顾回城。以前一般家庭子女少则三五个,多则七八个,像他这样特殊原因造成的独生子女屈指可数,他感觉时来运转,喜出望外回城当工人去了。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3/14 20:50:00

老农老友晚上好!谢谢您一如既往的理解、关心和支持!当年当局大力推行的阶级斗争路线,受到残酷迫害打击的无辜者不计其数。因此受到株连的家人更是数不胜数,我只不过是其中一员。

实际上,早在文革之前推行的上山下乡运动,针对的就是所谓家庭出身不好的中学生。哪怕你成绩再好,想升学——没门!我最近在拜读这些真正的老知青的文章——《无声的群落》,比起我们来,他们的人生道路更加坎坷,遭遇更加恐怖。

扯远了,打住。祝您周日快乐!

——自强不息2014/3/15 20:13:00

招工来了被推荐,

填写表格犯了难,

政审实在不讲理,

母亲也会受牵连。

——老友龙行天下2014/3/15 8:38:00

政审确实是压人没商量。

73年那年曾经为帮助队里一名知青顺利上成其家长期盼的学校,借当时在队里担任队办小学食堂管理员兼教师的身份,趁暑假跑到旗里为他周旋,与前来招生的那所大学工宣队代表打成了一片,颇受对方亲睐。他甚至主动想要帮我也一起办理招生手续。我当时已经知道自己家庭历史条件不灵,就直接拒绝了,事后,这位代表告诉我说看到我的档案了,说到我家庭情况,他用了“复杂”这个词,并说他真的对帮我无能为力了。后来,在75年筹备全内蒙古自治区知青先代会期间,我为配合宣传需要,到内蒙古电台录音,当时的电台相关负责人喜欢极了我的声音,我自知没戏,还是拒绝,后来她还是找到我的档案看了,也只能叹气,再也不提招我的事了,只是嘱咐我再发现有朗诵好的一定要推荐给她。

——老友龙行天下2014/3/15 8:47:00

龙版晚上好!想不到你我都是一颗藤上的苦瓜啊!紧紧地拥抱您!保重!保重!

——自强不息2014/3/15 20:22:00

在那个“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人是分三六九等的。等级的划分依据就是出身,所谓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和“不唯成分论”只不过是政治歧视的遮羞布。一个“政审”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一生,而多少人才就这样被扼杀了。说“政审猛于虎”一点不为过。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4/3/15 20:24:00

看见“政审”这两个字依然触目惊心,勾起我苦涩、辛酸以致心痛的回忆!你还填过招工表被政审过,虽然结局是沉重的一击,而我从来就没有希望过也就不存在失望了。知青办主任说:等全公社知青都走光了她再说。那是一种置人于死地的绝望啊!

等就等吧,不是还有知青没走吗?我倒真想知道全公社知青都走光了剩我一个人时,我最终的结局会怎样?熬着吧!谁让自己是“右派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女儿呢?咬紧牙关坚持住吧!只要自己不抛弃自己!

——中知网友叶飘零2014/3/27 15:15:00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话大抵是不错的,可我始终弄不明白的是,为何偏偏就有那么些人会对“右派”等所谓阶级敌人及子女怀有无厘头的深仇大恨?当历史终于还受害者清白的时候,真不知那些助纣为虐的施害者作何感想?

——自强不息2014/4/18 15:43: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74、申诉》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