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74、申诉  

2012-03-30 08:30:2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4、申诉

 

再次回到农村,乡亲们流露出深深的同情,尤其是我的房东桂花佬和他的儿子泽坤哥,虽然当我的面他们从没有安慰的语言,但在生活上和生产上却给以我更多、更加细心的照顾和帮助。我曾无意中听到他们父子俩的议论:“老王伢子人不错,就可惜成分高了!”

“成分高”在农村指的是出身“地、富、反、坏、右”家庭的人员的成分。我们小队里只有世枚的大爷是“坏分子”,那是因为解放他前当过土匪。可是队里的人非但从不难为他,生产上的事情还常常听从他的意见,给人的感觉仿佛很多时候都由他说了算。不知是因为他的辈分高(他属于桂花佬的长辈)还是因为他的年纪大,队里的男女老少对他都毕恭毕敬。只有我对他是唯恐避之不远,因为我本身就背着沉重的家庭出身的思想包袱,哪里还敢引火烧身呢?

在此后的招工、招生中,尽管小队、大队和公社依然不遗余力一次又一次地推荐我,但除了让我一次又一次经历希望——失望——再希望——再失望的折磨外,全都毫无结果。我清楚地知道,乡亲们对我实在是爱莫能助了。当大塘大队的其他同学全部返城后,我处于极度绝望的崩溃边缘。

彻夜失眠,我想了许多许多。不是说党的阶级路线是“有成分论;不惟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么”?报上还说95%以上地富反坏右家庭出身的子女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父亲既然已经刑满就业,就不再是“反革命分子”,就应该从敌我矛盾转化为人民内部矛盾,我也就不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了。我必须向有关部门说明这一点,否则要熬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呢?

我一跃而起,披衣在油灯下奋笔疾书:

尊敬的领导:您好!我是贵阳知青某某某……

申辩信写了满满两页,信写好后,我却不知道该寄给哪个部门。

考虑再三,我决定一式两份,分别寄给天柱县知青办和天柱县委组织部。于是连夜认真誊写了两份,并于赶场天亲自到白市邮寄。

到了白市,我首先将申诉信给挚友小青看了,得到他的首肯后一起到白市邮电所投寄。不巧邮电所惟一的工作人员老欧不在,我们只得在柜台前等他回来买邮票。在那儿等着买邮票的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同学,令我始料不及的是,他们看到了我手中信封上的地址——天柱县知青办,并在日后把这封信与别人陷害我的告密信件联系起来,让我莫名其妙的背上一口天大的黑锅。(详见拙作《告密与陷害》。网址: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032683650491/

把信件投进邮筒,我如释重负,仿佛看见了一线希望。

然而申诉信如泥牛入海,音讯杳无。

接下来便是年复一年的漫长等待。

2012-3-30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那时的举动好单纯好幼稚。我确实也有过你当时的“想不通”,也有过要为自己“辩解”的冲动,只是并无行动罢了。

——老友冬雪2012-04-14 21:59

只因出身成份高,

不论哪里都不招,

只好写了申诉信,

泥牛入海无息消。

——老友龙行天下2012/9/5 10:38:00

“唯成分论或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这话模棱两可,你怎么理解都可以,这就是所谓的哲学。

当时老兄的思想压力很大,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也不会有切身的体会,只是表面的理解而已。老兄的坚强令人佩服!

——挚友孙伯江2012/9/5 15:56:00

谢谢伯江!其实只有荒唐的年代才会产生荒唐的逻辑和荒唐的评判标准。

谢谢您的深刻理解!紧握您的手!

——自强不息2012/9/6 10:20:00

楼主的为人与名字一样,的确自强不息。

——中知网友牧人12012/9/5 21:12:00

上山下乡,不管你成份好不好、身体是否有问题,统统走。

招工、招生,却讲究起成份和身体来了。

同我一批参加招工体检的一位朋友,只因血压有些偏高,就被刷下来了。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9/7 0:37:00

唉,自强不息兄怀着善良的本性,认为总有讲天理之处,岂知天下没有白乌鸦之地,申诉信泥牛入海的结果可以想见。李庆霖的那封信是因为最后到了“天子”手中,才得以伸张的。

庆幸的是如今永远丢掉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包袱,不再套上那沉重的精神枷锁。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9-13 00:27:06

谢谢书荟的理解!诚哉斯言!当年是无处讲理无处鸣冤!好在终于熬到今天,一切强加于我们这类人的“罪名”均已化为乌有,我们有幸健在世间,我以为有义务把曾经发生的事情真相告诉后人。

谢谢您的关注和点评留玉!祝您金秋快乐!迟复为歉!

——自强不息2012-9-18 11:17:20

“不是说党的阶级路线是“有成分论;不惟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么”?报上还说95%以上地富反坏右家庭出身的子女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兄弟,所谓“阶级”一词就是几个疯子杜撰出来的。其目的,就是要将人们人为地划分为三、六、九等,人为地制造出高贵者与卑贱者,在人群中散布对立与仇恨,以便于他的掌控与愚弄。这一招的确阴毒,也的确高明:让高贵者感恩戴德,让卑贱者唯唯诺诺,而他自己就可坐收渔翁之利,安享太平。所谓“阶级路线”,实质就是阶级压迫,还要被压者永做顺民直至其肉体的消亡。那三个“有”、“不”、“重”的分句,其实质就是阶级荼毒之后的麻醉剂,是看似廉价其实却昂贵得无以复加的投降书与卖身契。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9-13 23:52:04

理想与现实是有距离的,你的申诉简直是与虎谋皮,甚至将招来杀身之祸,在那晦暗暴力的年月里,这样做危险!!!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2012-9-27 07:11:42

谢谢西岭兄的理解!彼时彼地,的确是万般无奈之举。明知不可为而不甘忍气吞声罢了。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今天揭开伤疤示人,只想给后人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仅此而已。

——自强不息2012-9-27 15:35:20

那个年月真是炼狱呀!!!

——新浪网友管见愚话2013-3-8 18:05

成份——那个时代有人曾经必须背负的沉重的十字架!

——新浪网友惊鸿一略2013-3-9  11:03

山区缺劳力,没有阶级斗争的那根弦。只要我们表现好,并无歧视。让我们五内俱崩的是那过不了的政审关。再则,成分不好的父母自己在社会没有地位,他是没有能力给儿女开后门的。所以当年黑五类子女迟迟没法回城!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3-10  07:33

那个年月,不幸的事,常伴随着年轻人,无知带来野蛮。问好!

——新浪网友民警2013-3-11  14:19

左派总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的,那时我们太单纯了。

——新浪网友心随志远2013-3-11  20:46

申诉?申诉能有用吗?当年的政治气氛容不得人们申诉。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3-13  19:44

当时你申诉的想法并不错,只是现在回过头来看,申诉会有用吗?那个宁左勿右的年代、那个极左路线的年代!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4-18  07:55

回复 上海周忠明:彼时彼地,那不过是一种无力的抗争罢了。除此之外,我又能怎样呢?谢谢忠明!问好!

——自强不息2013-4-18  10:53

那时我们都太幼稚,上边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万般无奈中的自强想到了申诉,只是自强还不知道,“政审”这道藩篱没有人会为一个人微言轻的知青去打破的。鲁迅先生说过: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正像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变成了路。改动一下用到这里:希望本为所谓有也无所谓无,失望多了也便没有了希望。这,正是我们当时的真实写照。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4/3/15 21:01:00

知我者,千版老兄也!我当年曾经和挚友小孔讨论并且达成共识:没有希望就无所谓失望!坦率地说,心底里其实是深深的绝望啊!

——自强不息2014/3/15 21:34:00

出身重压气难喘,

写信申诉待局前,

有人看到知青办,

产生怀疑诬告间。

——老友龙行天下2014/3/16 8:20:00

向知青办组织部写信申诉,也是无奈之举。不过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有关部门的经办人大概对这类的信件不屑一顾,所以总是石沉大海。

——中知网友麻沙老农2014/3/16 10:05:00

老农老友中午好!谢谢您的理解。你说得对,那时的经办人对此类信件的确不屑一顾,即使偶尔碰上良知未泯的人——也不过是普通的办事人员——除了将同情埋在心底,他(她)又能够怎样呢?

我当年曾经邂逅县委组织部的某位秘书并与他有过简短的交谈,得知我的姓名后他直言相告,我的申诉信他看过,但却无能为力爱莫能助。这是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年轻人,时隔多年,我已经记不清他的姓氏,但却清楚记得他那意味深长的叹息……                          无论如何,我还是感谢他。直觉告诉我,他的同情不是虚伪的。

——自强不息2014/3/16 13:00:00

"真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

——中知网友苦辣酸甜2014/3/16 10:33:00

当年你经历了痛苦的折磨,失去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然而大队和公社依然不遗余力一次又一次地推荐你,说明你的表现超群得到一致认可,你遇到了难得的大队公社好干部,虽然全都毫无结果。

今又回首,磨难已一去不复返,真情依旧在心中,这就是蹉跎岁月里凝结起来的深情厚谊。几十年过去了,依然魂牵梦萦那曾经的第二故乡,乡情难了,牵挂不尽。

——中知网友叶飘零2014/3/31 17:11: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75、学殇》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