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85、还债  

2012-05-02 11:37:2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5、还

 

到白市赶场后返回生产队。刚下到江边码头,忽然对岸有人高声对我喊话,说公社通知,要我务必赶到县知青办接受招生面试,喊话的是我们的大队革委会主任。

白市距县城30公里。虽然我身上还不到一元钱,但绝不肯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一边往回走一边紧张寻思对策。正好碰到舒篾匠从街上下来,赶紧向他借了二元钱得以成行。

舒篾匠是我们队新近来的“财神”。年纪与我相仿却有近十年的工龄,篾活功夫十分了得。一把篾刀,一台简易剥篾机和一根乌黑油亮的篾尺就是他的全部装备。凭借这些装备和娴熟的编织手艺,他常年走乡串寨,专挑穷乡僻壤盛产楠竹的村寨落脚干活,在给生产队增加(出卖楠竹的)现金收入的同时,也给队里的乡亲们提供了挣钱的机会——篾编的成品(晒谷席)得靠人送到白市供销社交售。

送一床晒席的工钱是七毛钱。通常我每次为他送两床(估计重量在七十五斤左右),倒也不十分吃力。从县里面试回来,为了尽快还债,我一次担了三床。

每一次需要交售的晒席都由舒篾匠亲自捆绑,那是地地道道的技术活。如果弄不好半道上松散脱落,那就无法将其送到几十里山路外的供销社了。

捆好的晒席担子像一个大写的A,中间一横就是扁担。担着它不比挑担子可以忽悠忽悠的晃荡那样轻松,只觉得死沉死沉地压得肩膀生痛。特别是一次担三床,重量增加50%又不对称,走起路来更是辛苦不已。

但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难我都必须咬牙挺住。累了,就将晒席斜靠在路边的树干上歇歇;渴了,捧一捧山中的泉水润润喉咙。

临近中午,我才走出深山来到江边。还剩最后的五六里了,江边的小路比山里平坦得多,我把晒席靠在路边坎上长长地松了口气,身上的衣衫全被汗水湿透了。

一伙赶场的乡亲从后面走来,有人老远和我打招呼:“老王,你今天这么早啊?”人到跟前我才看清,是邻队的青年泽松。小伙子今天空手赶场,穿戴整齐干干净净,我猜他八成是去相亲。谁知他见我一身臭汗的狼狈像立刻对我说:“我帮你担。”不等我回答他就将晒席担上肩,快步朝前走去。我一溜小跑才跟上他连声道谢。

泽松一直帮我担到街上。我过意不去,拽着他执意请他在街边吃了碗米粉才放他离开。

我和泽松虽无深交,但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伸出的援手我至今不敢忘怀,多好的乡亲啊!

2011-11-1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借了人家两元钱,

只能靠着干活还,

路中走得一身汗,

邻队乡亲帮上前。

——老友龙行天下2014/5/9 7:54:00

 

为了还2元钱的债,辛苦挑晒席。在集体所有制年代,工分簿上的数字要到年终才能变成真金白银,平时只能缩减开支。有的村民家中只剩下两项开支:盐和煤油,大米青菜可以自己种,盐非买不可,煤油为了夜晚照明。最低的需求有时还囊中羞涩、捉襟见肘。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5/9 12:22:00

 

付出辛苦劳动挣钱还债,显而易见,老兄是个守诚信的实在人,敬佩!

——挚友孙伯江2014/5/11 8:14: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86、信笺》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