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陪护札记(15)旅途  

2012-05-21 09:21:21|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途

 

火车驶出市区后明显加速。

我的座位靠窗,邻座是位中年女士。对面窗边的胖女孩开车前就戴着耳机听音乐,间或有节奏地动动头部,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她身旁的女孩比她年长很多,一直在打电话。

邻座女士友好地冲我一笑:“请问,什么时候能够到达K市?”

1030分左右。”对面的胖女孩抢先回答。

“会不会晚点?”女士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吧,”我不太肯定,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曾经遭遇晚点两个多小时的情况,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大清早的干吗去破坏别人愉快旅行的兴致呢:“今天发车只晚10分钟,也许能够抢回时间吧。”

“你们都到K市?”女士又问。

胖女孩摘下耳机笑着点头:“这节车厢的人大部分都在K市下车。”她旁边的女孩也关掉手机:“我去(K市)郎得上寨,您去哪儿?”

“西江千户苗寨。你来自——”

“北京!”女孩很自豪地回答,“您一个人吗?”

“不,我们一家子也从北京过来。”女士往过道那边扬扬头,“那边还有我先生和孩子。两个孩子就要到美国念书去了,我们陪她们出来旅游,就算是送给她们的礼物吧。”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怎么,你一个人出行?干吗不邀几个同伴,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啊。”

“人多了得相互关照挺麻烦,我这次到贵州拍片,只有自助游最方便,想拍多久都不会影响别人,也不容易分心。”

“呵呵,你爱摄影!发表还是发到网上?”

“不不,我只是放到自己的空间里和朋友交流,不公开的。”

“这几天气候不错,一定很开心吧?都去过哪儿?”

“还行!昨天刚从黄果树(瀑布)回来,那儿人太多了。”

“我们昨天也在那儿,人确实多,天星桥上拥挤不堪,那些执勤的武警战士也不管管,我真害怕出事。”

听她俩对话,我不由得想到老伴以往旅游归来的总结:“节假日最不适合外出旅游,与其说是观景,还不如说是看人,真是花钱买罪受。”

此时女士正在抱怨打车的烦恼:“贵阳的士司机怎么那样呢?老是唬着脸,就像谁都借他白米还他糠似的,说话一点儿也不客气。我们打车,计程器显示46块钱,他硬要收50,怎么能这样呢?”

“这还算好的呢,我听说还有单身女孩打车被抢呢。”北京女孩道。

K市也不安静!我们晚上待在学校根本不敢出来,你们在K市可要当心啊!”胖女孩接过话头提醒两位旅伴。

“你在K市念书?你哪儿人啊?”北京女孩有些诧异。

“重庆。”胖女孩腼腆地笑笑。北京女孩似乎没有注意到胖女孩的窘态,继续问她:“重庆有很多学校啊,你怎么会考K市的学校呢?”胖女孩不置可否地笑笑,重新戴上耳机继续听她的音乐。女士很及时地换了话题扭头问我:“您也到K市旅游?”

“不,我回家。”“回家?您哪儿人?”“贵阳。”“呵呵!不好意思,刚才我们说贵阳的坏话。”“没关系,你们说的都是事实嘛。”“也是啊,都说出租车是城市的窗口,贵阳怎么就没有人管一管呢?”

我无言以对。女士又问:“您是贵阳人,怎么家在K市?”

“我离开贵阳40多年了,知青。”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嗨!我干吗要告诉陌生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呢。谁知那女士很感兴趣:“知青?你们当时是不是……”

“欸?”她语速特快,我没听清楚,她又重新说了一遍:“当时是不是特兴奋自愿争着下去?”

“自愿?不!是被自愿。”我淡淡一笑,轻声纠正她的说法,并且把“被”字咬得很重。

女士收起了笑容,对北京女孩说:“他们这批人最倒霉,啥都赶上了。”随后又问我:“你现在干啥?”

“退休多年了。”我答非所问,不想把实情和盘托出。

“你大概是教师吧?”女士继续猜测。

“我是教过书。”我含糊其辞地回答。北京女孩也附和道:“一看他就是知识分子。”

“当年你们对革命,对共产主义特崇拜吧?”女士又问。我一下子警觉起来,心想即便如今言论相对自由,最好还是别与萍水相逢的旅伴讨论政治问题,但缄默不语太不礼貌也有失风度,便平静地回答:“那时特懵懂。”

“懵懂?!”女士和北京女孩都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你去过千户苗寨吗?”女士话锋一转。

“没去过。”她一定怀疑我在撒谎,远在天南地北的旅客都特意要到赫赫有名的千户苗寨一游,近在咫尺的本地居民却没到过那里,换谁也不会相信。我当然也没有必要向她解释个中缘由,不过对没能够满足她的咨询(估计她是想事先了解一下千户苗寨的慨况)愿望还是有些不安。

好在北京女孩立刻就给我解了围,她向那位女士介绍千户苗寨的有关情况,虽然还没去过那里,但她的确算得上自助游的高手,出发前就做足了功课,对计划旅游的路线、景点情况了解得非常清楚,甚至说起当地的风土人情也头头是道,真让我这个本土老翁自愧弗如汗颜不已。

北京女孩很健谈知识面也很广,听说女士一家准备赴拉萨旅游,立刻就提出建议:“你们最好别乘飞机去,坐火车可以可以慢慢适应海拔高度的逐渐变化,减轻高原反应有可能引起的不适。”接着又建议他们到了成都后准备相关的保健药品,直说得她的老乡心悦诚服连连点头称谢。

她们越聊越投机,竟聊起了信仰:“现在的人思想特别混乱,都不知道信什么好了,就干脆什么都不信,只相信自己。不过我信佛。”女士直言不讳。

“我也信佛。但是我发现各地寺院和庙宇不太清净,鱼龙混杂。”女孩冲口而出。

“是这样!现在很多假僧人混迹江湖,动辄就狠狠宰香客,搞得一般老百姓都敬不起香了,真不知断掉多少普通人的善根,真是罪过啊罪过!”女士叹息道。

“我就奇怪了,名山大川本来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名胜古迹是祖先留给人们的遗产,地方政府凭什么圈地收钱?按说你适当收点维修费管理费也就罢了,凭什么越收越高拼命敛财?”北京女孩愤愤不平。

“这几年旅游景点的门票的确涨得离谱,不过人们还是趋之若鹜,到处是人挤人,哎!真苦了那些带小孩的游客了。”女士话锋一转:“像你这样也挺好,趁现在无牵无挂,把该游的地方游遍,以后恐怕就没这么自由了!”

“哎!”女孩一声叹息,“其实我现在有些后悔没听我妈的话,早些结婚生子……”

“结婚这事很奇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然规律。人到一定的年龄就应该顺其自然,稀里糊涂就进(入婚姻状态)去了。如果超过了那个时段,人会越来越清醒,考虑的东西越来越多,越考虑越害怕,最后会有恐惧感。”

女士对当今婚姻现状的剖析不无道理,当然,造成年轻人家庭不稳离婚率不断上升和畏惧婚姻以致剩男剩女越来越多的原因远不止这点,但不能不说这也是目前年轻人婚姻出现两极端的原因之一吧?

“请问你们那时婚后会不会……”女孩突然问我。

“对不起!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我抱歉地笑笑。

“我的意思是说,婚后如果看到比老婆更好的女人,你们这一代人会不会见异思迁?”

“至少我不会,”我盯住她的眼睛很认真地回答,“人必须讲道德啊!”我说的是心里话,我当然无权代表“我们这一代”,但我们这一代人95%以上对家庭的责任心有目共睹确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那代人真的是一根筋!”女孩对女士说“我真的很害怕,现在的人要像他们那一代人我就放心了。”

……

“到K市的旅客准备下车了!”列车员高声提醒乘客。

我抬腕看表,火车准点进站。

2012-5-21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