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16、立夏  

2012-05-07 11:57:3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立夏

一九六九年五月六日,立夏。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天亮时才停下来。这可是好兆头,早些天就听桂花佬念叨:“立夏不下(雨),犁耙高挂。”细问得知:倘若干旱持续到立夏,山上那些无水源的望天田继续无水耕犁,耽误农时,稻秧插不下去就惨了。

此前,尽管我们曾经在课堂上蜻蜓点水般接触过农历节气的知识,甚至为应付考试还能背诵二十四节气歌谣,但对它们与气候和农业生产之间的关系却不甚了了,倒是下乡之后从乡亲们不经意间念叨的农谚中补上了这一课。

那些读起来朗朗上口的农谚浅显易懂,比如“清明要明(晴);谷雨要淋(雨)”就分别指两个节气最理想的气象,反之,当年十有八九非涝即旱,那是靠天吃饭的乡亲们最怵的事情了。

我们虽然初来乍到,毕竟也成了农民中的一员,对这些与生计休戚相关的农谚自然而然留心起来,想忘掉都难了。

这天适逢湖南赶场(那里每逢农历五、十赶场),队里没给妇女和知青派活,其余的男劳力包括老人们全部分头上山,抢犁那些分散在各处的望天田(干坡田、旱田)。

早饭后,同学们照例相邀到湖南赶场,我假托身体不适,实则是囊中羞涩借故没有同往。本想趁此机会静静看书,可独处陋室却心烦意乱坐立不安,索性放下书本,抄起柴刀上山去寻枞膏。(枞膏:松油柴,即包含松脂油的松树疙瘩。可用来引火,亦可用来照明——笔者注)

半道上我与世枚的大爷不期而遇。老人肩扛犁具,赶着大黄牯正往牛掌云(地名)方向走去。见我孤身上山甚是诧异:“老王,何至不去赶场?”

“我走茅房(腹泻)呢。”

“那你还上山做么的?”

“找枞膏。”我退到小路旁,让大黄牯和老人过去。刚拉开距离,老人突然转身停下来:“你想学仰田(仰田:当地方言,即犁田——笔者注)么?”

“仰田?”我猝不及防,一时语塞,“我——”

“想学仰田,要舍得撒些分子啊!”他紧紧盯着我。

“我,我还要走茅房呢!”我避开他犀利的目光,赶紧逃之夭夭。

我明白他的好意是劝我不要计较得失,跟他去学犁田。如果换个人邀我,我肯定会毫不犹豫欣然前往,绝不会计较没有工分进账。闲着也是闲着,早些学会吃饭的本领何乐不为?令我纠结的是,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其他人邀我呢?

我绝不敢领他的情,实在是惧怕他头上那顶无形的帽子——四类分子!

我暗自庆幸与他邂逅无人知晓,庆幸自己及时借故脱身,决计此事不向任何人透露半句,以免祸起萧墙。

让我纳闷的是,对我们的“再教育”,何以只有世枚的大爷这么热心?而我深受“家庭出身”之累,对他唯恐避之不远,哪里还敢贸然往前凑哟?

不过,除了那顶因为曾经参加土匪而被戴上的帽子,世枚的大爷可是地地道道的贫农。

2012-5-5(立夏)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我下乡的那个地方,四十岁以上的男人几乎都当过土匪

——挚友玩墨者2012-05-07 15:21

        好么,你们那儿的阶级斗争还挺邪乎。可想而知,当时您的思想压力有多大。我插队的地方没有这么吓人,很平淡。

                                                            ——挚友孙伯江2012/5/16 11:48:00

        看来自强不息老弟插队的地方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太紧了,我们则相对宽松。

                                                            ——中知网友山光水色2012/5/16 21:59:00

        下乡仍然不舒心,阶级斗争弦太紧,明明老农热心教,却怕政治说不清。

                                                            ——老友龙行天下2012/5/17 8:26:00

        立夏的故事是讲述了一件发生在立夏当天的一次偶遇。世枚的大爷(四类分子)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关心着这些要在农村立足却没有任何立足本领的知青,而比四类分子好不了多少的知青们却中毒太深,拒绝了人家的好意……

这种事只可能发生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那些标榜信奉唯物主义的阶梯(不忍心用阶级二字,因为那会触动很多人的敏感神经)政策的制定者们不知劣了那根筋,当划分阶级的唯一根据——财产都被剥夺而消失之后,还要人为地在人群中制造等级森严的人类阶梯。知青们也真可怜,在自己被蹂躏的同时,还要助纣为虐地伤害更可怜的人们。悲哀啊。

                                                               ——湖南知青网友大鼎罐2012-5-16 17:28

        这个四类份子一定不坏,人家去赶场休闲,他却赶牛耕田,可敬之人。

                                                          ——湖南知青网友西岭望雪 2012-5-18 06:38

        节气是与农活息息相关的,立夏日仰的田,是供插秧用的。还记得那时农民时常将那些节气的顺口便说出来了。比如如果到了夏至还未插完秧的话,农民就会说:夏至栽田不用薅,人上田基禾打苞。回克嘁餐半日饭,扛起斛桶就来敲(会同话读“kao”)

                                                          ——湖南知青网友书荟2012-5-19 00:43

        来到农村才懂得那些书本上的东西都是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这也算是接受再教育时的点滴收获吧!哈!那个年代把人们都搞得谨小慎微真得很无奈!因为稍不留神就会祸从天降,谁也不敢大意呀!理解万岁!只有走过来的人才会彻悟深刻!

                                                        ——中知网友塔松2013/5/24 16:21:00

        诚哉斯言,只有从那个特殊年代过来的人,才会理解人人自危如履薄冰的无奈——被迫戴上精神枷锁的政治贱民更是如此!——自强不息回复塔松2013/5/27 15:38:00

    农谚之中明季节,靠天吃饭真作难,有人想教农活计,为怕影响躲一边。

                                                         ——老友龙行天下2013/5/25 8:41:00

        四类分子主动教知青犁田,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四类分子属于阶级敌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不过也有例外,我所在的生产队,没有地主,只有一个富农。他是干农活的高手,劳动效率全队劳力无人能比。靠克勤克俭,勤劳致富,结果在土改评为富农,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戴上四类分子帽子后,夹着尾巴做人,谨言慎行,任劳任怨。只有在公社干部眼中,他是阶级敌人。而全队乡亲都把他看成阶级兄弟。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3/5/25 16:17:00

        谢谢老友的精彩点评!事实上,拙作中的这位老农干活的确是一把好手,队长在安排生产时常常采纳他的建议。此外,他的辈分高,队里也没有人难为他。

                                                    ——自强不息回复麻纱老农2013/5/27 15:56:00

        遇见四类分子说句话都提心吊胆,惟恐别人知道。由此可见,你们那儿的阶级斗争搞得非常激烈,而深入人心。我们那儿没有这种情况,知青跟四类分子和他们的子女,见面说话很平常。

                                                       ——挚友孙伯江2013/5/26 16:07:00

        伯江您好!当年我插队的天柱县是所谓的红旗县,那杆红旗恰恰是因而获得,彼时彼地的政治生态环境就可想而知了。

                                       ——自强不息回复挚友孙伯江2013/5/27 16:02:00

        文化大革命时下厂劳动,车间有个钳工是右派,每天他都是一个人干活,没人和他说话。也许是可怜他,我常常偷偷的看他,还试图和他说话,但他很冷淡,在那劳动了一个月,他一直只是埋头干活,不说一句话。那年月农村、城市的坏分子处境是一样的。大家为了避嫌,都会躲的远远的。

                                                      ——中知网友苦辣酸甜2013/5/26 17:42:00

        右派,往往都是技术拔尖、业务精湛的优秀知识分子。他们莫名其妙落入阳谋的陷阱,遭遇不公正的待遇,报国无门身陷囹圄。即使侥幸逃过牢狱之灾,在社会上也是如履薄冰,不得不谨小慎微。我想这位钳工师傅的冷淡除了自保,也是在保护天真善良的您吧?

                                                      ——自强不息回复苦辣酸甜2013/5/27 16:20:00

     立夏当天没下雨,众人赶场他留起,上山遇到一四类,热情相邀不敢去。

——老友龙行天下2015/3/16 8:38:00 

        那年月里,本就出身不好的自强兄,肯定不敢沾惹四类分子。我所在的村里这方面不那么左,我们知青常和那些子弟们来往。

——老友闯北走南2015/3/16 9:10:00

        老友说得对,那时我的确对所谓的阶级敌人唯恐避之不远,哪里还敢往前凑啊?尽管心里明白人家是一片好意,彼时彼地却不敢领他的情,更不敢与他对视。那种踌躇复杂的心态至今记忆犹新,足见当年的政治生态环境是何等恶劣。

——自强不息2015/3/17 9:06: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17、插秧》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