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110、归途  

2012-08-09 16:43:1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0、归途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八日九点过钟。

客车缓缓开出,驶离白市临时停靠点——岔路口。

我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总算是踏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归途。为了这一天,我苦苦熬过了漫长的六年零七个半月,那可是两千七百五十六个日日夜夜啊!

车后,还有一二十个没有挤上客车的乘客无助地望着渐行渐远的客车,其中有人在向我挥手,那是和我同时接到调令的同学Z。我探身车外,大声让他放心,一定会照看好他的行李,要他设法尽快赶到县里报到。

那时天柱到白市的班车每天仅一趟。上午8点准时发车,9点钟左右才能到达白市,30公里竟然要花一个小时,足见交通极不方便的程度了。

岔路口往左转一公里处是白市制材厂;往右的便道可通半坡上的区卫生院和公社大楼;沿公路前行500米则是白市老街。客车临时停靠点设在这里,大约是兼顾四面八方的乘客吧。

那年月虽然没有交警监督管理,驾驶员遵纪守法和自律的意识却很强,客车定员限载40人,司乘人员绝不违章多带一个旅客,每天一趟的班车自然远远无法满足客流量。

临时停靠点没有固定的售票处,上县城的车票全由随车的售票员发售。于是,每一次不等县里来的乘客下完,客车门口就被急于上车的青壮年挤得水泄不通,老弱妇孺只有站在一旁干着急的份了。

本来我和Z凭体力硬挤上车完全没有问题,可我们得先将行李放到车顶上,而那些争先恐后爬上车顶装农副产品和行李的乡亲绝不比车门前的乘客斯文。待我把行李绑好回到地面,客车里的座位已所剩无几,从车门挤进去已无可能,我急中生智快步绕到车头左侧,向蹲在那里抽烟的驾驶员求助:“师傅,我是贵阳知青,刚抽到县里工作,今天要赶到县里报到——”

话未说完,他猛地起身拉开驾驶室的边门:“上去吧。”

我一边道谢一边赶紧上车,得到最末一个座位。

好悬啊!如果不是这位善良的师傅鼎力相助,此刻我只能和Z一起站在岔路口望车兴叹了。更麻烦的是,我们的行李还绑在车顶上,根本来不及往下卸。

我暗自庆幸在关键时刻得到贵人相助,对萍水相逢的驾驶员充满了感激之情。

客车刚驶近靠公路的地样大队,一头水牛突然出现在公路中央优哉游哉的踱步,它回过头望望驶近的客车,毫不理睬频频摁响的喇叭,对牧童挥舞的牛鞭也无动于衷,依然不慌不忙在路中间慢行。

驾驶员只好把客车停下来。牧童见状快步上前扯住牛鼻绳往路旁拽,那牛发了犟脾气反而站在路中央一动不动,让人啼笑皆非。

此时,路边小学的钟声响了。校园里顿时传出孩子们下课后的欢呼声。那熟悉的声音一下把我带回清晨与江东小学师生依依惜别的场景,带回那些与他们朝夕相处的代课岁月……

牧童终于在路人的帮助下把犟牛赶到了路边,客车重新启动,向县城驶去。

回望车后渐渐远去的村寨、炊烟、山峦,我又一次默默地向那些淳朴的乡亲们和熟悉的山山水水道别:

再见了,乡亲们!

再见了,大塘、兰溪山、白市!

再见了,我的知青岁月!

2012-8-9

【原创】足迹(88)归途 - lzqwap(自强不息) -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原创】足迹(88)归途 - lzqwap(自强不息) -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我是七五年八月十八号回来的,看来当时招工的也讲究一个八字呢。
我比你晚回一个月呢。
看到这里为你出口长气。
拜访知青好友问好!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7-12  08:34

 

真不容易呀!终于走上了归途。“回望车后渐渐远去的村寨、炊烟、山峦,我又一次默默地向那些淳朴的乡亲们和熟悉的山山水水道别。”离开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吧?

——新浪网友七分队2013-7-12  10:39

 

知青的牌子能打响。一方面是广大人民群众对知青的同情,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知青确实是好样的,在当地留有较好的印象。

——新浪网友铁字4052013-7-12  14:17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铁字405:谢谢大姐关注点评留玉!不管怎么说,能够离开农村终究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也只有知青朋友能够理解那种五味杂陈的感受。(2013-7-12  15:32)

 

知青这个代名词当时让所有善良的人们所尊重,因为知青能吃苦耐劳,曾经的企业都是由返城的知青支撑着。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7-20  17:32

    

   看到大塘的照片,山上树木竹子是郁郁葱葱,生态环境不错。插队6年,离开时,不知个人财产增加多少。当年我到山村插队,一个箱子,一个铺盖卷,一根扁担就能把全部家当轻松挑走。离开时,还是一个箱子,一个铺盖卷,依然如故。生产队有些工分收入要到年终才能兑现。我们村离乘坐班车的地方有10公里,来的时候是村民帮助挑行李进村,离开的时候是生产队长亲自帮助挑行李,此情此景历历在目。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11-5 19:06:24

 

    老农您好!离开农村时我把所有的农具和生活用具全部留给了房东,带走的行李和六年前带来的一样——一床铺盖卷,一口小箱子,不过多了一根楠竹扁担和一对箩筐。当年接我们进山的乡亲们也是人手一副箩筐扁担,想那时我们空手跟随他们进山还气喘吁吁,待到自己独自出山时肩担这区区行李已是健步如飞,除了六年多练就的功夫外,自然是归心似箭的心理反应了。顺便说一下,那口小箱子我至今依然保存着,四十六年前它陪伴我熬过了知青岁月,七十多年前还陪伴家母度过了学生时代。

——自强不息2014-11-6 10:58:55 

 

    我插队四年,我插队的地方离公社70余里,全是山路,当时是冬天,山路上结着冰。去的时候,大队来了一个干部外加几个农民来公社帮我们挑行李进山,我们徒手一步一个跟斗进的山。四年后我走的时候,行李全部留给了当地的农户,空手走出大山。当地农民送了很多礼品——冬笋、糍粑、烟熏禾花鱼、烟熏肉......,我一样没要,因为我实在不忍心意从他们口中夺这些他们只有在过年或者来客人的时候才能享受的物资。农民们把我送出村口,直到看不见了,我才擦干眼泪扭头大步走向归途。

——中知网友枪神 2014-11-6 00:20:51

 

    枪神您好!我离开农村时只把行李以外的农具和生活用品留给了房东,因为以我的经济状况无力从新置办一套行李,而我到县里工作那是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啊。说来不怕您笑话,我到县里后连床上的草席、煤油灯(当年县城常常停电)等物件都不得不重新购置。幸好之前代课还不至于囊中羞涩,得以从容应对罢了。

——自强不息2014-11-6 11:14:30 

 

    我的回城算是一种意外,也是一个必然。
       1975年,和我同一批下乡的50余名知青中的最后一名战友也通过推荐上大学的机会离开了生产队。这时的我算是放下了一个心思。
    当初来的时候,我们这批知青中有很多人都是身体不好什么的,没被第一批下乡的组织者批准的。是我借用自己学校革委会委员的身份,从学校的军管负责人、校革委会副主任手里磨出了一张参加内蒙古知青安置工作会议的介绍信,又取巧到当时的市学生管理机构“呼三司中学红代会”那里换得了一张更加“权威”的介绍信,兴致勃勃地参加了当年(1968年年初)的“内蒙古自治区知识青年安置工作会议”。其原因有二,一是为了弄到一批下乡指标,二是为了见见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已经下乡了的那些先驱者战友们。
会上,我见到了77年秋天从北京第一批到内蒙古牧区插队落户的以曲折为代表的十名知识青年的代表王静植(),当年11月份也是从北京到也是牧区的东乌珠穆沁旗插队的知识青年代表(名字忘了,一个非常英俊的小伙子),还有我们呼和浩特市首批到牧区插队的代表托娅(女,蒙古族)
    听他们讲到了草原的艰苦,更讲到了牧民的纯朴、憨厚与热情。我的下乡决心更大了。死活缠着内蒙古安置办公室的领导同意我们也到远离呼和浩特市的锡林郭勒大草原去插队。当时批了100个名额,后来到下乡时由于报名人数太多,各地要知青的热情也高,增加到了150名。分为西乌旗40名,东乌旗60名,东苏旗50名。我就在前往西乌旗的40名中(下乡时的实际人数达到了49名,再加上不久后其中一位同学的妹妹带了个伴儿自己跑来加入,总人数达到51)
    这样的一种背景下,到了知青开始陆续考虑回城的时候,我作为发起者总不能自己先跑掉吧。于是一个个地送,直到75年全送完了(这里包括选调到了旗里或公社工作的情况。反正都算是安排了)
    送走队里最后一个战友,我开始考虑自己的路了。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不适宜什么体力劳动。早晚都得离开生产队去城里过的。但总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去。
这时候,后来下乡到队里的知青们来找我“评理”了,让我说说他们当中该谁先被推荐回城。
    这下子我才意识到:这些后来的知青们干脆觉得我就应该是开始安排他们离队了!我自己似乎已经超出了被考虑的范围了!
    加上这一年我连续几次外出参加了一些知青方面的会议,总是忙于受委托写一些稿件什么的,也没有机会去寻找回城的具体途径。
    当然,在这期间的自治区知青代表大会上,几位知青发起建议成立知识青年自己的大学的建议我也参与了,对它抱的希望很大。觉得那才是自己的最好选择。但当时锡盟知青办不同意内蒙知青办用借调的方式让我先去参加筹备工作,怕最后我还会再回到生产队去。于是我就又回到队里去了。后半年没了什么音讯,这个念头就又淡漠下来了。
1      976年初,公社书记找我谈了一次话,说是准备安排我到公社搞“畜牧科研”,我卢这也就算是了,于是也就再不作其他打算了。
    接着,公社派我到宝昌去学习什么“土壤化验”,一周的学习班,我去晚了,只参加了最后两天的培训,领了一个搞化验用的小箱子就回程了。
    路过锡林浩特的时候,我习惯性地到盟知青办去看看。结果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去年提议中的“内蒙古知识青年大学”(当时不知道全名是叫“内蒙古知识青年共产主义大学”)就要成立了,已经决定让我去担任学员兼工作人员。叫我立刻前往呼和浩特的自治区知青办报到。
    就这样,我匆匆忙忙地回到公社,向公社领导汇报了这个情况,由于当时只讲到“学制一年,社来社去”,所以没人和我争这个名额。很顺利地就得到了批准。再急忙跑回队里,没见到队领导,只遇到一个队领导班子的成员,把情况向他讲了一下,反正一年就回来嘛,也没作其他打算,收拾了两个小旅行包,一包是换洗的衣物,一包是那八本马列选集和四卷毛选。向还在队里的几个小知青打了个招呼,当天就到公路边上拦了一辆去锡林浩特的班车走了。再从那里一路不停地赶到了呼和浩特。
    到内蒙知青办报到后,还有时间回了一趟家,弄了一套行李。然后就跟着车到了学校选定的地方----乌兰察布盟的凉城县岱海青年农场。
    那一年的经历,我已经在拙著《开拓,在这版沃土》中给予了记载。
    那届学生毕业后,学校又招收了一届一年制的长训班,还是四个专业。我担任了政治理论专业的班主任兼课任老师。这个班没办够一年,由于大批知青返城大势的形成而自动破产,提前解散了。
    接着,学校又办了几期“《毛主席五卷》学习班”,学期一般都是一个月左右。我又在其中担任了一门课程。
    就在这段时间内,学校决定为我办理正式调动手续。由于我在授课,学校派了专人到我下乡的地方,把户口什么的办回来了,还拉回了剩余的、被不知何人瓜分后余留下来的可怜的家底。
于是,我就这样成为了“城里人”。

——老友龙行天下2014-11-6 07:53:26

 

    龙版您好!当年回城的路千差万别,但像您这样尽力考虑和帮助同伴们先走的人还真不多见。十分敬佩您的为人!向您致敬!

——自强不息2014-11-6 11:30:32 

 

    其实挺正常!下去时我可是带队的,要是先走了,那些家长们会戳我的脊梁骨的哟!呵呵!

 ——老友龙行天下2014-11-7 08:13:14 


    龙版您好!您的行为之所以让我感动,是因为您的正直和善良。无须讳言,当年领头的也好带队的也罢,不怕戳脊梁骨的人多了去了,他们中不乏沽名钓誉之辈,也不乏卑鄙龌龊之徒,不说也罢。立冬了,望您保重!

——自强不息2014-11-7 17:11:30 


看到自强终于踏上归途,总算是放下心来。沿着它一路走来的足迹,能感觉到他的艰难与自强,顶着出身的政治压力,风里雨里都没有停下来歇歇脚,没有自强不息的精神是做不到的。

——中知网友千帆过2014-11-6 22:41:52 


    谢谢千版一如既往的关注、理解与支持!很荣幸能够在中知网与您相遇、相识、相知、相伴。衷心祝您和您的家人幸福安康!开心快乐!

——自强不息2014-11-7 17:01:43 

 


谢谢朋友关注!请看《后记》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273181250699/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