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94、夜半魅影  

2013-04-27 15:27:1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夜半魅影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半夜,桂花佬家的那条黑犬猛然咬起来。狂吠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本能地翻身下床。脑海中立刻出现不久之前发生的一幕,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天下午,我和桂花佬的儿子泽坤哥从湖南赶场归来,走到驻地附近,猛然发现小路旁的板栗树上藏着一个人——一个荷枪实弹的基干民兵。望着我俩诧异的模样,他低声告诉我们:公社武装部下达通缉令,湖南那边有人从牢里跑了出来,他奉命守住这条小路。叮嘱我们晚上关好房门,无事尽量不要外出。之后示意我们莫声张,赶快回家。边说边警惕地盯着小路的尽头。我顿时恍然大悟,难怪方才在学校门口(主干道)也看到民兵执勤。很显然,毗邻湖南的贵州境内已经对越狱犯张网以待了。

 此刻通缉令是否撤消不得而知,怎么办?我紧张地思考对策,一边往外查看:院内空无一人,如洗的月光洒在地上。左边坎上的板栗树下,那条黑犬正冲着山下狂吠。这时坤哥从上屋出来唤住了黑犬,然后径直走到我的房前敲门:“老王,老王!”我赶紧开门迎了出去:“泽坤哥,出么个事了?”“你听!”他指着山下的方向。我努力分辨,只有山风拂过竹林发出一阵阵的哗哗声,“没啥啊!”“莫作声!听!”

此时,我终于听到远远传来一刀刀砍伐竹子的声音。半夜三更,哪个这样胆大妄为敢来盗伐生产队里的竹子呢?这片竹林附近只有我们居住,我们当然有保护它的义务。

“我俩去看看!”泽坤哥扬了扬手中的柴刀提议。“好!”我返身取出手电筒和柴刀跟他出去,自告奋勇地冲到了前边。此时黑犬停止了咆哮,静静地为我们开路。

借着月光,我俩顺着小路很快下到桂花树下,再往左就拐下了竹林间的小道。我们尽量放轻脚步避免弄出声响,悄悄向目标靠近。伐竹声越来越大,密密的竹林边两个鬼鬼祟祟的伐竹者丝毫没有察觉我们已到近前。

“站住!”我突然大吼一声,同时摁亮了手电筒直射对方的眼睛,黑犬顿时也凶狠地吠起来。对方猝不及防,手中的砍刀立刻掉到地上。

“是你们两个呀?!”泽坤哥不无遗憾地说。此时我也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原来是邻队的盆桶匠(专职制作木盆木桶之类家具的工匠,笔者注)师徒二人。

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盗伐竹子者竟然是地地道道的贫下中农。

……

2013-4-27 15:08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那时的地富反坏被踩在脚底下, 哪敢造次偷竹子?

——网易网友七宝人2013-04-27 16:00

 

谢谢朋友关注点评留玉!彼时我们被灌输的是只有阶级敌人才会干这种事情,我们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啊!

——自强不息2013-04-27 16:17

 

一个人的素质和他的出身不搭边哈!

——老友冬雪2013-04-28 12:50

 

很正常的事情,呵呵。

——老友明月依旧2013-04-30 17:34

 

那会儿只有贫下中农才敢盗呢。地富反坏乖乖的还怕挨斗呢。哪敢做坏事?

——新浪网友科坛逆女2013-5-6  11:13

 

那是农民有点手艺也施展不开,生活一样贫穷,专业是无奈之举。问好!

——新浪网友csxcsx 2013-5-7  09:50

 

那年头,穷得没辙了。我后来在农场工作时也抓住过半夜偷粮食的,也是著名的穷困户——不过,偷盗总还是违法的。
民兵半夜捉逃犯,在我们那里,倒是经常半夜里查户口,严防“苏修”特务。我也参加过不少次(当地边防站最信任上海知青),或是背着步枪一家家敲开门核对户口、或是在黑龙江岸边雪地里趴着监视路口。记得有一次我们两名知青半夜里背着枪不知趣地敲开公社武装部长的家门查户口,被年轻气盛的部长好一阵呵斥,气急败坏地责问我们凭什么查他户口,我的同伴(武装民兵排长)将步枪用力在地面上顿了顿,“凭什么,枪杆子!”呵呵……

——新浪网友上海周忠明2013-5-8  08:53

 


有意思啊。要是盗伐的人真是“黑五类”,那就真是阶级斗争了。没想到却是“红五类”,怎么处理?

——新浪网友成林2013-5-10  14:38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成林:正如朋友们分析的那样,彼时彼地,被“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的“黑五类”哪里敢盗窃啊?
至于处理,截下竹子,放行!当然是不了了之。
谢谢您的关注和点评!(2013-5-10  17:02)


成份好的盗窍集体财产,那叫好人犯错误;
出身不好的人盗窃集体财产,那叫"阶级斗争新动向"
同样的情况,我们也遇到过。

——新浪网友sanguangshuise2013-5-10  23:17

 

为了农友的聚会,好久没来了。农村的夜晚很是吓人,你们也够胆大的。记得我也走过一次夜路,且走在大堤上,月光暗淡,向大堤两边的树木看去只能见到树顶。硬着头皮走着,见一只叫唤的小猫就抓在手上,若遇不测就作武器之用。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5-15  18:33

 

那年代的通缉犯十人有八人是好人。只有贫下中农才有胆滥砍盗伐。

——新浪网友白景新2013-5-31  11:22

 

贫下中农干坏事,常有。
那个年代论出身不讲法!

新浪网友天敌乙乙乙2013-6-6  19:00

 

半夜三更砍竹子,好像做贼一样。我们村的村民上山砍一些杉木或毛竹倒是光明正大,无需批准,更无需花钱。因为公社化以后,山上的一切资源归于集体,似乎人人有份。实际上,我们村山上资源不多,只有马尾松,杉树和毛竹俱无。马尾松既不能盖房也不能做家具。邻近的一个大队山高林密,村民都是到那里砍伐。土地承包后,山林也分到户。像山上资源丰富的村子,简直就像分到摇钱树,而我们村的村民就只有靠在田里辛勤劳作了。

——中知网友麻沙老农2014/5/28 12:28:00

 

老农老友早上好!拙作写的的真人真事。那两个盗窃竹子的人不是我们队的人,否则大可不必半夜三更去冒险了,须知山里蛇多,弄不好被蛇咬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时我们那里的经济核算是以生产队为单位,包括山林财产。而竹、木都是生产队主要的经济收入。尽管如此,也没有遭到肆无忌惮的毁灭性的砍伐。2011年我回去看望乡亲们,虽然已经实行土地承包制,但植被依然不减当年,万幸万幸。而据我所知,其他地方有的农村土地承包制后滥砍乱伐的现象触目惊心。呵呵,扯远了,打住。祝您周末快乐!

——自强不息2014/5/30 9:40:00

 

阶级斗争风声紧,

夜半狗吠被惊醒,

看到有人偷竹子,

却是队里骨干行。

——老友龙行天下2014/5/29 7:56:00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95、谷头子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347113535433/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