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97、初上讲台  

2013-05-16 11:22:3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7、初上讲台

 

上任之前,我很阿Q地安慰自己:既然命运和我开了个玩笑不容我当学生,那我就先尝试做做先生吧。尽管那“先生”的前面还有个“代”字,但肯定比修地球强百倍。

当然,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毕竟只有初中文化,能否真正胜任初中的语文教学工作呢?

平心而论,初中三年我确实没有白混,文革前已经顺利通过了毕业考试,“复课闹革命”时还被数学老师请上讲台参加“教改”,体验过“先生”的滋味,尽管如此,这一切与正二八经当先生毕竟是两码事,说破大天,我也不过是老三届里66届的初中生啊。

夜深了,月光穿过窗棂间的格子洒在堆满作业本的办公桌上,身边的林老师已然入睡。校园内一片寂静,远处隐约传来阵阵蛙鸣,间或夹杂一两声狗吠。

我毫无睡意,默默打腹稿,设计明天第一节课的开场白,却一遍又一遍地推翻预案。突然,九年前班主任赵老师告诉我们她第一次走上讲台的情形竟如电影画面般出现在脑海里:那是她在师大毕业前的首次实习,激动、羞涩、紧张而有些慌乱,甚至临阵怯场。幸运的是,她的合作者——贵阳女中某班的姑娘们善解人意非常配合,很快就让她克服了心理障碍迅速进人角色。更让她喜出望外的是,不仅顺利完成了实习任务,居然还取得了很好的成绩,须知听课的除了该班的学生,还有她的导师、同学和女中的教师。

我面临的情况与赵老师的实习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我要面对的学生与贵阳女中的同学们更没有可比性。但是,第一次以“先生”的身份走上讲台前的那种忐忑我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明天,等待我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终于,我独自站到了初中班的讲台上。

林老师把我介绍给同学们后就匆匆离开了——六年级的孩子们还等着他。小学部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富余的人。

五十多双惊奇的眼睛盯着我上下打量,不知是对我的行头——的确良鱼肚白的衬衣和瓦灰色的西裤——感兴趣,还是对我上唇黑黑的胡须好奇。那一刻真的像赵老师描述的那样,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狂跳不已,之前设计的种种开场白一句也想不起来。

“不就是一大群乡下娃儿么?怕什么?”我突然冒出大不敬的想法,努力给自己打气,瞬间就镇静下来。

 “我的情况林老师刚才说过了,我不再啰嗦。从今天起,我就要和你们一起学习语文了,我不会讲酸汤话(当地方言,笔者注。),不晓得我的话大家听不听得懂?”

“你讲快了我们听不懂。”

“好!我尽量讲慢一点。”我一面扫视大家一面放慢语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今天先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有人插嘴、“么个叫约法三章?”

“就是订规矩,定好规矩后大家都要遵守。大家注意听,你们如果认为我说的不对,可以大胆讲出来,我们再商量好不好?”没人应答,同学们一脸茫然窃窃私语。

我只好重复一遍,略略提高声音:“好不好?”“好!”

“第一,上课时你们可以随时提问,不过最好先举手。第二,欢迎大家给我挑错,不管是讲错还是写错,都请你们毫不留情地指出来,我都会谢谢你们!”看到同学们惊讶的目光,我补充道:“能者为师,只要说得对你们也可以当老师。”

“我们当老师?!”不少学生的嘴唇顿时变成了O型。

“是的,当老师。古人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如果不行,我们可以请教其他老师,还可以请教字典。”

“字典?我们没有字典啊!”

“王老师,哪里有字典卖?你可不可以帮我买?”

这着实将了我一军。那年月字典可稀罕得很,书店里除了红宝书和部分马列著作,哪里看得到字典的踪影?我手头的《新华字典》(1971年版)还是好友小斌从省城寄给我的,彼时贵阳也是一书难求,我哪里有本事为学生买字典呢?

我只好如实相告,然后承诺:“你们需要用字典时随时都可以到我这里查阅。”

“最后一个要求,我不勉强你们认真听课,但上课时绝不能影响别人。希望你们珍惜学习生活,真正学点东西才能对得起爹妈,才能对得起你们自己!好,下面开始上课。在讲新课之前,今天先复习前面的内容。”

复习进行得比较顺利,被提问的学生基本能够回答相关的问题。通过与他们的互动和交流,我从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同学们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甚至令人失望。这也难怪,这批孩子入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学校处于瘫痪状态,除了读语录和老三篇,老师们纵然学富五车,也无施展本领的机会,眼睁睁看着孩子们白白浪费光阴却无可奈何。

我暗自庆幸第一节课还算顺利,正在认真板书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打闹声。返身只见教室左侧中部靠窗的两个男孩正扭在一起互相抓扯,我顿时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住手!上来!”

肇事者停止抓扯怔怔地盯着我不知所措。

“上来!”我提高声音。二人极不情愿地离开座位走过来。我让他们分别站在黑板的两边,他俩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互相对望后莫名其妙地傻笑起来,教室里一阵骚动。那一刻我愤怒之极,厉声责令他俩转过身去面壁思过。

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复习继续进行,我之前的好心情却被始料未及的突发事件毁掉了。

下课后,同学们围了上来,幸灾乐祸地看我如何处置肇事者。那两个学生怯生生地低声告饶:“老师,我们错了。”我不想过多纠缠,撂下一句“下不为例”就离开了教室。

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少底气,如果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除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雷声大雨点小地吓唬他们一下,我又能够怎样呢?

我有些沮丧:也许,代课生涯也与我的命运一样,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吧?

2013-5-16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同感,同感。我也当过代课老师……你的第一堂课应该还算顺利。

玩墨者2013-05-16 22:41

 

应该感谢那些岁月的所有经历,铸就了丰富多彩的人生!

冬雪2013-05-19 23:18

 

人生中有的经历是难以忘怀的。祝福老友!

明月依旧2013-06-04 15:05

 

我从小就是学生干部,三道杠,少先大队的学习委员,上中学后当连长。我上讲台给下一届学生讲数学课,我觉得毕老师讲的好,我知道要点在哪里,可惜后来下乡了。其实我挺愿意当教师的,至今我与小学老师、中学老师都保持着联系。祝好——光荣的人民教师。

——新浪网友shenjianglong4562015-01-12 23:35

 

万事开头难呀!

——新浪网友宁静致远2013-5-16  14:02

 

写出来就是勇气和成就,加油。人生本非一帆风顺,挫折难免,不妨且行且欣赏。

——新浪网友觞消余韵2013-5-16  20:20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觞消余韵:谢谢您,年轻的朋友!没有想到您这个年龄段的朋友会对知青历史感兴趣。您说“写出来就是勇气和成就”,我不知道您是怎样理解“成就”的,我以为有必要谈谈我写回忆录的初衷,如果你真的感兴趣的话,我的说明就不会多余:
年过花甲,退而不休。回首往事,那一串曾经的足迹清晰可见,虽然平淡如水,有些事却刻骨铭心,于是就有了记录的欲望,但愿手中的拙笔真实地再现那段历史。
以上是我在某知青网站发表拙作时《前言》里的一段话。作为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之一,我以为有必要告诉世人真相:知青历史并非像某些影视剧描述的那样浪漫那样美妙。我们能够承受苦难,但我们绝不赞美苦难!(2013-5-17  08:20)

 

成就是指经过内心挣扎后把它写出来,这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记忆和回忆了。很多人写回忆录,但多是回忆自己的人生轨迹,与博主想写的历史不同。我想博主应该是我爷爷辈的了,对历史的见解肯定比我这个毛头小子更深刻。苦难,于我跟一帆风顺没什么差别,如果一定要说差别的话,就是它们代表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不同的人生路,无论历史给你什么舞台,你都得扮演自己的主角,对吗?

——新浪网友觞消余韵2013-5-17  09:10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觞消余韵:谢谢您坦陈您的观点,您太客气了。
关于“苦难”,不同经历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以为没有对错之分。如果您对四十五年前发生的那场运动以及我们这些人对苦难的理解感兴趣的话,建议您到我的博友“滴水湖畔”的博客看看,那里不仅有系统的论述,还有年青网友(谢仲举)的精彩评论,我想您也许会从中得到一些启迪。
再次感谢您!顺祝周末愉快!(2013-5-17  14:26)

 

 难忘的知青岁月!

——新浪网友海凝2013-5-17  09:15

 

初次拜访,问候老知青!
    
我下乡12年,也当过民办老师,代课老师,老师的老师,感触颇深!
    
我的博文也都是原创,都是讲述自己的事情,都是对自己平淡人生做个自我盘点和留恋,既无纵论世界之能,又无拯救众生之才,更无教人向道之瘾。所以,我这里不分这派那圈,
    
我这里的特点是:没有空洞的彰显或争辩,没有虚假的客套或世俗,既不狂捧亦不暴贬。来者都是客,有才即为师,有德皆为友!博友给我的点评,基本上没有那种空洞的漫谈,
    
包括我的回复,都是一对一的平等交流 ,相互启迪,相互警示,重在交友,欢迎常来常往,
   
祝好!!

——新浪网友老眼镜2013-5-17  09:48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老眼镜:谢谢知青朋友来访!认识您很高兴,非常赞同您的观点。
顺祝周末愉快!(2013-5-17  10:04)

 

你的开场白很好,只有把学生当人学生也会把老师当人。我返城后也当过老师,而且是当系统中职工的老师。我说是就书论是,所以听者基本不与我捣乱。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5-17  10:53

 

欣赏!致敬!传递正能量!

——新浪网友独孤无名2013-5-17  12:12

 

我没当过老师,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当学生了,听老师讲课特别受益。有时候听课的学生里就属我岁数大,大家都笑我不需要升职又不可能加薪还听什么。呵呵...

——新浪网友宁静致远2013-5-17  12:16

 

不会一帆风顺,但是很真诚!
赞一个!

——新浪网友老兔子2013-5-17  12:24

 

我下乡的队没有大队干部,所以老师轮不到我。有力无处使。蹉跎地度过整整六年。
拜访朋友问好!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5-17  15:29

 

知青中当代课教师的很多,有些后来真的成为老师,学生时基础好,当个小学老师没问题。

——新浪网友不老松2013-5-17  16:36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不老松:谢谢朋友光临寒舍!曾经有知青网友调侃:代课人生有如“粉末人生”,更有知青朋友感叹:知青中曾经有过“粉末人生”经历的人真多。正如老兄所言,我的不少同学后来都从事了教育工作。谢谢老兄关注理解、点评留玉!祝您周末快乐!(2013-5-17  16:50)

 

真的太有意思了,我只是67届初中生,当时也去当了老师也是代的。每月6元钱。但我一点也没有胆怯,因为我教的是小学3-4年级的语文和数学。其实就是后来的民办教师。看到光着脚学生真的很难过。他们的家庭条件都很差。那是我们自身都无法达到温饱,没有一点点能力可以去帮助他们。

——新浪网友海阔天空2013-5-17  23:49

 

那时不少的知青到农村后,都在村里的学校当老师,我们被老乡认为是有学问的人,其实初中还没有毕业。

——新浪网友csxcsx2013-5-19  08:44

 

你的第一课还是成功的,把自己与学生的定位表明,虽然学生表现茫然但这不是一下子能改变的,在农村当老师很难也很苦,你能做到如此已是不错的了。

——新浪网友603室的清茶淡饭2013-5-19  19:36


文革中1969年,学校的老师全脱产去搞“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我给70届的学弟学妹们上课,叫数学和英语。有时,课堂纪律很差,我没有办法,教课也是糊弄。那个年代,没人重视教育。
佩服你的认真。

——新浪网友天敌乙乙乙2013-6-6  09:43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天敌乙乙乙:文革的罪恶罄竹难书,荒唐的革命果真要了文化的命,让中华民族的历史倒退了若干年。你我平民百姓草根阶层彼时彼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2013-6-6  14:14)

 

鼓起勇气上讲台,
约法三章说明开,
讲课遇到调皮鬼,
除了罚站也不再。

——老友龙行天下2014-8-16 08:11:58

 

初中毕业生教初中,是当年教育战线的真实情况。我们公社有的小学民办教师,小学都没毕业。更重要的是真才实学和实践经验。陈景润厦大毕业后,分配北京中学任教,因为不善教书育人,被校方打发回家养病,其实就是辞退,在福州摆小人书摊,租一本书赚一两分钱。后来被厦大校长召回到图书馆资料室,从此理头研究数论,终于人尽其才。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8-16 16:16:16 

 

老农老友早上好!据我所知,当年在农村代课的知青不少,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农村师资力量的薄弱甚至稀缺,偏远落后的地方尤为如此。实话实说,很多时候知青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

——自强不息2014-8-18 09:16:21

 

我没有这种生活和工作经历,但是这篇文章写得非常生动,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写得好,敬佩!老兄多多保重!

——挚友孙伯江2014-8-17 16:11:43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98、测验惊魂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0478274634/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