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106、吃嘛嘛香  

2013-06-28 15:26:3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6、吃嘛嘛香

 

现如今常听人抱怨,没食欲没胃口,吃什么都不香。咱也不例外,究其原因,除了年纪不饶人、食品安全日渐堪忧之外,我想恐怕当数久违饥饿的滋味莫属了吧?

记得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曾经在《汤姆·索亚历险记》中说过:饥饿是最好的佐料。

诚哉斯言!知青时代的我们,饥饿如影随形。套用一句流行的广告语:真的是“吃嘛嘛香!”

且不说我独处一隅,青黄不接时瓜菜充饥的留守时光,就说生活相对稳定的代课日子吧。身为知青,我自然享受不到商品粮油的供应。好在上级用返销粮的指标为我解决了后顾之忧,每月28元的代课费也让我有了生活的底气。不必再为砍柴烧火费劲,也不用为挑水做饭劳神,一日两餐,自有学校的炊事员代劳。

炊事员看上去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大很多,丈夫是公务员,独子在这所学校念小学。那个年代的独生子女户可不多,难免引起旁人的微词甚至猜测议论。然而夫妻二人不为所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不知何故,无论男女老幼,师生们都称她服务员,不像别的地方根据彼此年龄差异选择婶、嬢、嫂、姐之类的亲昵称谓。看得出来,师生们对服务员尊敬有加,甚至有些敬而远之的味道。听林老师介绍,服务员是正式职工,用今天的话说,那可是拥有编制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啊。

在食堂搭伙的人不多,除了初中班的全部住校生,还有家庭不在附近村寨的老师,总共将近四十人。服务员负责食堂的一日二餐,包括为全校师生提供开水。伙食账务则由事务老师兼管。

记得那时的伙食标准是每天一角钱。学生们交的大米和蔬菜则按市价计算,多退少补。

服务员尽职尽责,对人绝对公平公正。绝不会师生有别,也不因亲疏远近而厚此薄彼,每一份米饭都逐一过称;菜肴一分四盆。就餐时无论师生都以先来后到为序,十人共享的一盆菜放到厨房前的空地上,大家围着菜盆蹲在地上就餐。盆中菜少汤多,不见半点油腥,师生倒也文质彬彬互相谦让下饭足矣。只是那定量的米饭就像二师兄偷食人参果时抱怨的一般,还没品出味来就翻着筋斗地滚下肚了。

学校一日两餐的时间分别是上午十点和下午五点。与生产队不同的是,午间没有饷午(饭)可吃,晚餐时间太早。本来半斤米的定量就只能混个半饱,加之日复一日清汤寡水更让肠胃雪上加霜,不等就寝早就饥肠辘辘头昏脑涨了,清口水直往上涌却无计可施。说来惭愧,那时总盼周末跟林老师回家混个肚圆。

后来堂婶从信中得知我的情况,托人从凯里带给我几斤干面条,我和林老师在晚间便有了加餐的东西。

那年头吃面条可没条件像如今这样讲究,除了味精、粗盐,西红柿就是最好的佐料了。做法及其简单:一锅烩。连汤带水能够填饱肚子就OK

面条尚未煮熟,筷子碰撞锅沿的声音便引来隔壁的同事,个个自带碗筷不请自来,饿狼一般盯着那半锅面条。

这儿似乎有不成文的规定:隔山打羊见者有份,谁也甭想吃独食。当然,这种打秋风的机会少之又少,我代课期间就从未蹭到过其他老师的“美食”。这也难怪,在那物质匮乏粮食奇缺的年代,大家都很困难,的确无餐可加。

僧多粥少,加水呗。每人都分一碗羹,吃得那个香啊,皆大喜欢。

如果说加餐有些躲躲闪闪,蹭餐有些忐忑不安的话,打平伙就心安理得各得其所了。

打平伙是当地的俗称,指人均分摊支出的聚餐活动。人员可多可少,自由参与,相当于今天的AA制。

打平伙的特点是有酒有菜。酒是普通的白酒,菜则必定是鸡鸭鱼肉之类的大菜。换句话说,吃的绝对称得上大餐。不管谁发起打平伙,大家都乐于参与。只要有人能够买到好东西,为大伙提供大快朵颐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代课期间,我曾经两次参与打平伙。用同事们的话说,口福不浅。

一次是清水江边的渔翁捕到十几斤重的大鲤鱼,被学校路过的老师碰上,称了好几斤,当晚大家在学校饱餐一顿。听说即使土生土长的江东父老乡亲,能够见到这么大的鲤鱼的人也屈指可数,更别说有机会一饱口福了。

另一次则更加幸运,有位老师居然在清水江边买到一条“水底杨”(音)。据说这种鱼极为罕见珍贵,极难捕捞。学校里的老师大多久闻其名未谋其面,更甭说尝鲜了。同事们眉飞色舞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给我留下及其深刻的印象。

距今四十年的这次打平伙的细节已经忘记,但那呈乳白色的鱼汤、细腻可口无与伦比的鲜美味儿却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了。

我想,那是我此生唯一享用过的最美鱼宴吧?更何况,那是在吃嘛嘛香的年代呢!

   

    后记:“水底杨”我在网上没有查到。但据当年看到的模样估计是鲶鱼之类的品种,不同的是该鱼浑身呈白色。与网上介绍清水江鲶鱼类的情况有些相似。至于名称,也许是地域的差异叫法不同吧。

2013-6-28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饥不择食;饥饿是最好的佐料。你们那里不知比我们苦了多少!

    上海人称“打平伙”为“劈硬柴”,劈开了硬柴就比较均匀了,也很形象。

——新浪网友在陋巷2013-6-28  22:04

 

    清苦的生活,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却是纯真的。

——新浪网友csxcsx2013-6-29  08:59

 

    插队时真是吃嘛嘛香,再看看现在的独生子女、"小皇帝",啊啊.......
    祝老弟周末快乐!吃嘛嘛香!

——新浪网友sanguangshuise2013-6-29  11:42

 

    是啊,那时真是吃嘛嘛香呢。 拜读佳作!拜访好友问好!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7-3  07:46

 

    饥饿是食欲的助推剂,现在的孩子,没有了饥饿的感受,哪里来狼吞虎咽的疯狂

——新浪网友孤独一杯酒2013-7-4  12:30

 

    我一直在想我们那时的食品为什么这么好吃?有滋有味的。那鳝丝烧好后滑嫩嫩的,不像现在鳝丝怎么加工都是硬邦邦的、那时马路边的臭豆腐金黄金黄的,用一根稻草芯穿起来浇上辣酱,很美很美。问了一些同事说,那时你们没有吃所以任何事物都是香的。对此言我一直将信将疑,我认为这只是其一。现在想来,其实现在的食物质量难以恭维,所以什么都不好吃,且具有不可预知的危险性。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7-6  10:18

 

老知青王安平 回复 上海跃进农场三连:诚哉斯言!食品安全现在已经到了谈食色变的程度,此话虽然有些夸张,但不能不说,谈到食品,的确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恐怖。
谢谢好友点评留玉!顺祝新周快乐!(2013-7-8  08:19)


    回想蹉跎岁月的生活,咱们都很年轻,每天素食填肚,经常饥肠辘辘,真是吃嘛嘛香。现在想吃嘛有嘛,但是咱们都老了,再也没有当年的胃口了。老兄多多保重,安享晚年。

——挚友孙伯江2014-10-8 17:47:28

 

    谢谢伯江关注!今天的年轻人听我们谈当年的往事常常觉得不可思议,从没尝过饥饿的滋味的他们通常以为我们说的是天方夜谭呢。那时考虑的是吃什么,如今斟酌的是怎么吃;那时吃是为了生存,而今吃是为了健康。呵呵,真的是今非昔比啊!

——自强不息2014-10-9 15:05:14

 

        每天吃两餐,自然容易肚子饿,而且天天蹲在地上吃饭,是不是习惯如此。据说有的地方人们喜欢蹲,即使有凳子,也要蹲在凳子上。我们村里有一次来了一个湖南辣妹子,不知是哪个县,自我感觉良好,自诩是毛主席家乡的人。村里一位村民对湖南妹子一见钟情,湖南妹子回乡以后,依然对她朝思暮想,决心不远千里去湖南提亲。队长因为见多识广,作为高参一同前往保驾护航、出谋划策。回来后,队长对湖南妹子家乡一天只吃两餐的生活习惯耿耿于怀。他说早上起床后没饭吃,实在不习惯。我们村里只有知青有时煮稀饭吃,村民每天三餐都是吃大米干饭,因此大家质疑早上没吃饭怎么有力气干活。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2014-10-8 19:50:30 

 

    老农下午好!真羡慕你们那儿不缺粮。先回答您的疑问:蹲在地上吃饭并不是习惯,而是学校房屋有限设施简陋,除了一间厨房没有专用的食堂餐厅。此外,我插队的地区人多地少,乡亲们全年有一半以上时间以稀饭充饥,加之缺乏油水,人人面有菜色,苦不堪言。令人费解的是,即便如此,每年除了上缴公粮还要强行摊派“余粮”!真不知道靠稀饭度日的乡亲们哪里来的余粮?

——自强不息2014-10-9 15:21:18 

 

知青都在长身体,
缺油少菜饿不起,
幸亏还能打平伙,
难忘两次吃鲜鱼。

——老友龙行天下2014-10-9 08:26:41 

 

各地情形差异大,
老农去的地方佳,
一天三顿大米饭,
此乡应是鱼米家。

——老友龙行天下2014-10-9 08:29:33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107、夜访枫木岭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36333019162/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