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足迹】108、挽留  

2013-07-09 07:51:0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8、挽留

 

一九七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白市区委副书记龙文的办公室。

“你歇会儿,龙书记让你等他一下,我有事就不陪你了。”年轻的区委干部为我倒了杯水对我说。

“谢谢!你请便。”我随手拿起桌上的报纸,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忐忑不安地盘算如何应对这次出乎意料的书记约谈。我猜想谈话一定与招工有关,不过由分管教育的领导点名找我谈话似乎有些不合常理,因为县知青办明确告诉我,招工单位是县轻工系统啊。

 

三天前,六月九日上午十点半,我在县知青办见到了负责招工事宜的老刘,他告诉我,县轻工系统招工,白市区分到若干名额,知青办有意推荐我,如果我同意,得立刻将推荐表带回去,让生产队到区委的各级领导签署对我个人的鉴定意见,当然,还必须加盖公章才能生效。

此时已近正午,还有九十多里路要赶,我一点不敢耽搁,匆匆在饭店用餐后就踏上了归途。

晴空万里,烈日当空,路上没有其他行人,只有我独自在公路上操正步,心想如果运气好也许能够搭车,或者扒车,再不济扒拖拉机也能够抢点时间省些气力。然而一路下来,别说汽车,就连拖拉机的影子也看不到,所有侥幸的打算统统成了泡影,只得老老实实地又一次用双腿一步一步去丈量天柱县到白市镇那30公里的距离。和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操正步关乎跃出农门的大事,步履似乎轻松了许多。

不幸的是,突如其来的腹泻让我苦不堪言,不得不时不时地在公路旁找隐蔽的地方解决内急,行进的速度自然就大大打了折扣。

到白市渡过清水江,本可以直奔大塘,那样可以少走弯路节省些时间。但是,上午离校时我只请了一天假,明天的工作还无人安排,林老师等好友不知我的去向必定会为我担心,于情于理我都不该让朋友们着急。绕路就绕路呗,不就多十来里么。

回到学校,林老师和桂花佬的女婿通烈老师得知我还要赶回生产队,担心我半道摸黑发生意外,执意派我班学生阿康陪我回去。其实,我有什么好怕的呢?但我不好辜负二位的好意,便和阿康一起离开了学校。

回到知青点,天完全黑了。桂花佬一家正准备开饭,见我回来,非常热情地邀我俩共进晚餐。

得知我此行的原因,老人由衷地为我高兴:“我早就说过,你是龙遇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迟早你会离开这里的。”

我底气不足地叹了口气:“还不知道这次走得成走不成呢?

走得成走得成!我看你印堂发亮,好兆头好兆头!肯定走得成!老人宽慰我后又叮嘱:“你走后一定要来行(xíng)我啊!”

“行”是当地方言“行家”的简称,意思是走亲戚。我明白,老人早就把我看成自己的家人了。

金岸大娘聞声出来:“老王,你要走了?我就像嫁闺女一样舍不得你呢!也没么个东西打发(这里指没有赠品给我——笔者注。)你,你莫忘了我啊!”

“大娘你快莫这样讲,你这几年对我的关照我还没报答你呢,我哪里会忘记您呢?谢谢您!谢谢您!”我动情地说。

六年半了,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这些并不富裕的乡亲们不仅接纳了我们,并且用他们的淳朴、善良包容了我们的幼稚和无知,不求回报地给予我们种种帮助。在和他们朝夕相处同甘共苦的日子里,我和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特别是当同伴们相继离去,我独自留守的最后几年里,他们如长辈般对我的体贴和呵护;如兄嫂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更让我深受感动。那些难忘的情形此时此刻就像电影镜头一一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多么好的乡亲们啊!忘记他们,我还是人吗?

夜深了,我思绪万千。望着身旁熟睡的阿康,我草草写下了当天的日记:

“太疲倦了。十二小时跑了九十里,幸而腹泻已经止住。阿康已经睡熟了,灯下只听我的笔在纸上沙沙作响。明天一早还得往回跑,真是一个恶毒的玩笑。耽误了一天的功课,也无法给急盼着的朋友回信。还有多少事要做啊!”

次日,我终于按时将盖满大印的推荐表交给了老刘,并按他的要求写了一份申请书。

接下来便是等待。没想到最先等到的竟是龙副书记的约谈。

 

“小王,你来啦!”龙副书记一进门就笑眯眯地握住我的手盯着我:“我听说轻工局招工,你准备去?”

我对他的单刀直入有些意外,但依然不卑不亢地看着他:“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老师,应该留下来搞教育工作,我晓得你的情况。”

“晓得我的情况?”初次谋面,我莫名其妙。

龙书记看出了我的疑惑,直言相告,不久前他带队参与了在江东小学举办的白市学区教学观摩会,看到了我和通烈老师合作完成的“批林批孔”专栏,从学校领导层了解了我代课的情况以及对我的评价和认可,认为我适合当教师。

随后他话锋一转:“你知道轻工局招工的是哪些单位吗?”我老实承认:“不知道。”

“是建筑队、皮鞋厂、五金厂、伞厂……”他微微摇头,“全是集体单位!工作累,工资低!我真的以为你干那些工作可惜了。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暂时回大塘小学当民办老师,我用党籍保证,一有指标我就把你转成公办老师。你相信我,我一定说到做到!”

回大塘?我本能的反应是否定!我已经在那深山老林待了多年,形影相吊孤苦伶仃,实在不愿回去重新忍受往日的精神折磨。转成公办老师的承诺倒是非常诱人,但历年惨遭“政审”打击的我彻底没了底气,转正天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万一到时翻我底牌重算旧账,我找谁哭去?工作累,再累累不过修理地球吧?工资低,再低低不过工分值啊!

我去意已决,半点听不进龙书记推心置腹苦口婆心的忠告。当然,我不好意思当面回绝他的挽留,答应回去好好考虑再给他答复。

 

事后得知,彼时招工的单位远不止县里的轻工系统,还有凯里挂丁纸厂等外地国营企业,而且那些单位都是冲着贵阳和上海知青而来。县里为了照顾本地职工的子女,抢先安排我们这一批贵阳和上海的知青,把其他企业的招工人员晾在招待所里。被蒙在鼓里的我们对此一无所知,而我本人屡遭政治歧视和迫害(据我所知,其他人的家庭背景比我也好不到那儿去。),此时无异于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任人摆布写下申请书“自愿”应聘就成了顺理成章别无选择的事情了。

2013-7-7 15:58

网友精彩跟帖分享

原来如此。“我自愿”,呵呵三个字定了你的终生。问候。

——新浪网友我心想事2013-7-9  10:41

 

什么年代都有卑鄙的事!

——新浪网友深院无人2013-7-9  22:43

 

往往好心人办坏事,有很多好事就耽误在他们手里,不是吗?拜访朋友!

——新浪网友白景新2013-7-10  11:15

 

招工,对于黑五类来说每招一次,就会给我们心里划一道伤口。
拜访知青好友问好!

——新浪网友雁归烟霞2013-7-11  06:11

 

逝去的知青岁月,
不能忘!
母牵挂,儿遥望,
边关路远历尽凄凉,
两地相思珠泪几行?
逝去的知青岁月,
无法忘!
星低垂,月无光,
马灯巡渠饮露餐霜,
戈壁大漠日夜垦荒。
逝去的知青岁月,
应该忘!
人已老,日无多,
细翻历史谁问短长?
前人栽树后辈乘凉。

——新浪网友笑看失败一生2013-7-12  10:36

 

文章开头我就已经预料到挽留的原因。为什么不和龙书记谈谈条件:立即转正?呵呵,知青没那个魄力,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新浪网友铁字4052013-7-12  14:34

 

这一等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招工?不过,塞翁失马,也许会有更好的等着呢。

——新浪网友上海跃进农场三连2013-7-20  17:17


招工猫腻也不少,
当地保护作微调,
信息掩饰不透底,
满足子弟先挑好。

——老友龙行天下2014-10-21 08:23:42

 

    以前媒体宣传为了帮助贫下中农解决生活困难,国家提供返销粮给他们。看了以上文章才了解到,原来羊毛出在羊身上,基本温饱都不能解决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余粮可卖?我们村子是产粮区,卖余粮是应该的。不过,插队几年,有关部门下达征购的余粮数量逐年增加,村民也颇有怨言。因为要完成这些不断增加的征购粮,只有增加双季稻的亩数。在公社化之前,我们村是不种双季稻的,公社化之后,农民也丧失了种田的自主权,种双季稻劳动量成倍增加,还需要采购化肥农药,增产不增收。而每斤稻谷收购价9分钱,永恒不变,村民最大的愿望是能提高粮食价格。只能铤而走险,进行黑市交易。我们这里上山伐木的,烧砖瓦的,采集松香的,打铁的等等,都是外省农村来的流动人口。他们完全靠黑市大米生存,因此也算双赢。
        
是当教师还是招工回城,当年我们公社的一位知青也面对这样的选择题。这位知青原来就是民师,那一年县教育局组织考试,成绩优异的民师当年就可以转为正式教师。这位知青考了全县第一名,转为正式教师毫无悬念。碰巧招工也开始了,是福州的企业招工,虽然是集体单位,对朝思暮想返乡的知青却有极大的吸引力,最后他去当了一名集体工。

——中知网友麻纱老农 2014-10-23 19:09:52 

 

    你还是挺有主见的,宁肯去个不好的单位,也不在那里。

——中知网友苦辣酸甜2014-10-23 20:28:01

谢谢朋友分享!请看下篇《109、作弊》

http://lzqwap.blog.163.com/blog/static/1621430132010468834926/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