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zqwap(自强不息)的博客

老知青王安平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贵阳十六中老三届知青王安平,网名自强不息。修地球时代过课,年近花甲学习电脑开始触网。信奉“人在做天在看不欺心”。

网易考拉推荐

缘【粉末春秋之三】(原创)  

2015-02-03 10:06:47|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末春秋之三)

 

当来自祖国大江南北的同学们终于在山城明珠花溪公园聚在一起,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的时候,大都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了。

“还记得当年彭老师和我们讨论最理想的职业吗?”

“当然记得!”班长旧事重提打开了同学们尘封的记忆,把大家带回四十多年前的校园,在那间熟悉的教室里,天真烂漫的少男少女踊跃发言,纷纷表达自己的憧憬和愿望,争相坦承自己渴望的职业。谁也没有料到,命运的铁扫帚不久就无情地把他们扫到农村,自愿也好被迫也罢,全都选择了之前无人问津的职业——农民!

同学们兴致勃勃地回忆当年的情景,春桃的思绪不禁飞到了一九七四年的秋天,某州民族师范学校的报到处。

 

“你为么个要读师范?”事务老师为每一个学员办理入学登记后都要盯着对方的眼睛一本正经地问。得到的答案无可挑剔:为革命;服从组织安排;献身教育事业……

只有春桃的回答与众不同:“当了几年知青,只想谋个能够自食其力的职业,不再成为父母的累赘和负担!”

事务老师不禁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只有你讲的是真话!”转业不久的他非常同情这批大多与自己同龄,命运多舛的新生。

这是一届特殊的学员,其中既有应届高中毕业生,也有复员转业军人,还有不少来自上海、贵阳和各县,已经被迫辍学长达七年之久的插队知青和回乡青年!

老实说,春桃理想的职业并不是教师。否则,两年前她就不会拒绝转点到省城近郊执教,一年前也不会婉拒公社的推荐到本地的学校做一名正式的教师了。

她想当医生,不行的话当工人也行,就是不愿意当成天吃粉笔末的孩子王。也许,是文革中亲眼目睹自己的恩师被残酷迫害的惨剧在心底留下的阴影至今让她心有余悸吧?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她傻眼了:师范学校!命运之神和她开了个玩笑,一躲再躲,还是躲不开教师这个职业。常言道事不过三,不能再躲了!再躲,就会失去这难得的求学机会,这可是她被迫辍学以来梦寐以求的啊!

她万万想不到的是,报到后的第二天,两位贵阳水利电力学校来招生的老师到师范学校找到她,很遗憾地告知:因为县招生办让师范学校抢先录用了她,使她家里辗转托请水校录用她的计划彻底破产。

春桃平静地接受了既成事实,踏踏实实开始了师范的学习生活。

“君子之交淡如水”,慈父的谆谆教导春桃始终铭记于心,既不参加班上的任何小圈子,又能和同学们和睦相处。她光明磊落,喜欢仗义执言、打抱不平;为人耿直大方,待人接物从不斤斤计较,每个月都会把剩余的饭票无偿地送给那些食量大而家庭又比较困难的男同学。她虚心好学刻苦用功,很快就得到大家的尊重和信任。

半年后春桃被同学们推选为“请愿组”唯一的女生代表。

“请愿组”的任务是想帮助“闯祸”的上海知青张贵生。

张贵生寡言少语文静而又腼腆,给人的印象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白面书生。

与其他知青学员不同的是,每到周六,他都会不辞辛苦返回几十里以外的生产队,周日晚自习之前又风尘仆仆地赶回学校,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除了他的上海老乡没有人知道,在生产队他曾经栖身的小屋里,还有一位几年来风雨同舟,与他相依为命的女同学,早在他被师范录取之前就身怀有孕了。

孩子呱呱坠地,老乡到学校报喜巧遇校长,事情无可避免地公开了。张贵生别无选择,必须返回生产队去照顾举目无亲的产妇。

根据当时的规定,在校生不准谈恋爱。张贵生非婚生子无疑是触犯天条的重罪,他将面临开除学籍的严厉处罚。

同学们,特别是知青学员们坐不住了,他们十分同情这对苦命鸳鸯。虽然不赞成他俩未婚先孕非婚生子,但觉得那毕竟是入学之前的过错。如果不是文革辍学上山下乡,本该在上海升学就业的他们又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大家认为,总不至于因此就剥夺张贵生读书的权利吧?他们自发成立“请愿组”,推选五位同学到教育局为张贵生说情。

局长出差未归,请愿组无功而返。

李校长闻讯大惊,文革尚未结束,世事险恶难料,好在事情还没有捅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为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着实捏了一把汗,同时为他们躲过一劫暗自庆幸。

李校长毕业于贵阳师范学院,早在文革之前就服从分配到湘黔边陲的这个县工作并娶妻生子。从普通教师做到校长,深知个中苦辣酸甜。他非常同情这批知青学员,决计不遗余力地保护和帮助他们。

他把请愿组的同学请到办公室促膝谈心,仔细倾听了他们的诉求和愿望。在肯定了同学们善良之举的同时,委婉地告诫他们贸然“请愿”有可能产生的恶果。最后坦诚地告诉大家,根据有关政策和规定,张贵生继续留校已无可能,但他会竭尽全力保护他,力争把对他的伤害降到最小。

李校长没有食言,最后让张贵生自动退学,没有作任何处分。(数年后,张贵生一家三口根据相关政策举家迁回上海,回到父母身边。祖孙三代骨肉团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张贵生事件不久,另一学员——复员退伍军人谭某向学校提出书面申请:谨遵父名回家完婚。学校的答复毫不含糊: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结婚和读书只能任选其一,要结婚就必须退学。谭某义无返顾离开了学校。大家虽为他扼腕叹息,却钦佩他对农村未婚妻不离不弃敢于担当的勇气。

 

“记得你好像是我们生产队最后一个离开农村的吧?”一位曾经在一起插队的同学问春桃。

“没错!我是最后一个离开,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

“你当然不悔,你赢了。哈哈哈!”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造化弄人,先走的也好,后走的也罢,虽然职业各异,好在都走过来了。大家能够高高兴兴见面,健健康康安度晚年,还分什么输赢呢?”

“哈哈哈!”周围笑声一片。乐声响起来了,同学们围着篝火跳起舞来……

2015-1-15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